零点中文 > 我是如何被迫成为反派的 > 261.1番外(4)

  京野言捡到了一只无家可归可怜兮兮的太宰治。

  姑且算是故友吧,本来他是没打算把人带回家的,但是对方虽然嘴上说着:“没关系,我住哪里都可以。”看向他的时候眼睛里却写满了落寞。

  京野言曾经见过这个样子的太宰治,在还在港口黑手党的时候。

  他看起来像是急切的渴望抓住什么,却发现什么都抓不住,最后只剩下绝望。

  面前的男人比起当初少了几分稚嫩,多的是让人快要喘不过气来的无望。

  那是种已经明白自己什么都做不了,只能在放任自己沉入黑暗更深处的心如死灰。

  平行世界的太宰治虽然还活着,但给京野言的感觉却像是已经死去了一样,以至于心里多少有点不忍。

  太宰身上发生什么了?怎么会这么悲伤?谁让他难过了?

  只要想到这个表情出现在太宰治的脸上,京野言就觉得心里一阵一阵的疼,没办法放着不管。

  最后只能把人捡回家了,如果是这个世界的话,这个当首领的太宰治确实没有其他地方可去。

  路上给中也打了个电话,告诉他钥匙已经找到了,询问了一下本世界太宰的情况。

  “他半路就不知道跑到哪里去了。”

  京野言挂了电话之后,又给太宰打了个电话,一阵忙音,没有接通。

  “没事吧......”

  两人之间的某种特殊联系让京野言能察觉到对方应该没出什么事,但是不知道什么时候,这种联系开始变得模糊不清,像是有个罩子隔绝了两人。

  因为另一边没有异样,而且京野言自己多少也有了点推断,所以他一点都不着急。

  转身从衣柜里翻出了一套新衣服,敲了敲浴室的门。

  里面的动静安静了一下,脚步声逐渐接近,浴室的门被打开,湿热的气息铺面而来。

  京野言眨了下眼睛,僵硬的把手里的衣服递过去,一个音节一顿机械的说:“新的。”

  被缭绕的水汽环绕的男人微微一笑:“谢谢。”接过衣服之后,他并没有回去,反而靠在门框边上看起来很。随意的邀请:“要不要一起?家里的浴缸很大哦。”

  !!!

  京野言下意识的后退了一步,后知后觉的红了脸,不知道是不是错觉,空气好像变得稀薄起来了。

  一时间,脑中一大串话飘过。

  ——日本人把泡澡作为加深家庭感情,维系良好健康关系的方式,岛国以前为了节约水资源一家都用同一浴缸的水,这种习惯一直都保持到现在!

  对,这位首领宰应该没有特殊的意思,也、也许是想培养一下兄弟情?

  “不了,谢谢,现在有点事,一会洗也可以。”京野言木木的说。

  首领宰的眼神突然变得意味深长,喉间发出一声意味不明的轻笑:“这样啊。”

  好在虽然那种突如其来的极富侵略性的感觉还没有消失,对方却没有坚持,仿佛真的只是随口询问而已。

  等浴室门重新关上,京野言提着的一口气才松了下来。

  刚刚的这个宰潜意识里让他察觉到了危险,总觉得真的应了他的邀约会发生什么不得了的事。

  说不上糟糕,总之就是觉得很不妙。

  不过因为其实也没太弄懂刚刚发生了什么,那种会令他窘迫的感觉很快就消退了。

  等首领宰穿着不太合身的衣服出来出来,京野言还能淡定的拿着吹风机给他吹头发。

  稍微靠近一些就让人觉得充满压迫力的男人这种时候显得格外乖巧。

  仿佛他不是生活在杀戮和血腥当中的黑手党首领一样。

  即便如此,京野言也不会把他和这个世界的太宰治混淆,只要看一眼就知道,这是两个不同的人。

  “说起来,你的世界里,我还在你身边吗?”京野言好奇的问。

  如果是平行世界的话,那个世界的自己一定也在想办法接近太宰治,然后得到那个超羞耻考题的答案,不过这个太宰......感觉会难度飙升。

  “没有。”男人的声音染上了几分嘶哑。

  “果然离开了吗?”

  “不是,没有你的存在,”首领宰轻轻的说,“哪里都没有,我尝试着找过,但是就是没有。”

  “你是独数于这个世界的,独数于这个世界的太宰治的。”男人低沉的声音带着说不出的旖旎暧昧。

  京野言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了,耳朵热的不像话。

  “咳咳,这跟太宰没有关系吧。”

  对方似乎含糊的笑了一下,抓住了拨弄着他头发的手,转过身来,语调不徐不疾的说:“真的跟他没关系吗?”

  “呃......”

  “那么,我把你带走也没关系吧,带到我的世界去,”首领宰的声音黏黏糊糊的蜜糖一般,却愈发危险,“没办法嘛,阿言~太宰治有两个,可是你只有一个呢。”

  察觉到不妙的京野言本能的后退,却被对方用力一带,并未对首领宰多做防备的他一下子就向前倒了下去。

  扑在对方怀里,淡淡的冷香让他的意识变得模糊起来。

  这个味道......好像在哪里闻过......

  他恍惚的记起今天早上在这间屋房子里就有这种味道,虽然很淡,但他绝不会认错。

  在知道钥匙在首领宰的手上之后,他就没有多问,因为这本来就是这个人的东西,拿回自己的东西天经地义,而且......这是太宰治,警惕被消磨到了最低。

  即便是现在,身体逐渐失去控制,倒在男人的怀里,京野言仍然莫名的感到安心,潜意识里觉得太宰治不会伤害他——不管是哪个太宰治。

  心里生不出半分戒备。

  看来对方有备而来,从钥匙失踪开始就已经踏入了首领宰的网中。

  但是京野言一点也不生气,甚至觉得放纵一下也没什么不好。

  所以他用最后一点力起拍了拍男人的背。

  首领宰的身体僵了一下,声音里模糊的带上了哭腔:“对我这么好可不行,总是放纵我的话,说不定会越来越过分。”

  京野言分辨不出他这句话中的“我”到底是另一个太宰还是他自己,只是安慰的回抱着他。

  “同一个世界不能存在两个相同的人,我能留在这个世界的代价......你应该察觉到了吧,这个世界的太宰治不见了。”

  京野言当然知道,他处理过时政和溯行军,本身就经常穿梭横纵两个世界线,所以很快就发觉到这一点。

  “不过那个世界和这个世界的关系是没有那么简单的。”首领宰没有继续这个话题,他用力的闭上眼睛,声音轻柔:“你不需要知道那些,睡吧,等你醒来,就不会再记得他了,你会成为......我的。”

  听到这话,京野言勉强的挣动了一下,想告诉首领宰:以他和太宰的关系,任何手段都是没用的,因为他们的命运已经紧紧的交织在一起,再也无法分离。

  这个意思就是无论走到多远的地方,命运都会促使他们回到彼此身边,一个死亡另一个也不会活下去,毕竟一个是王一个是宰辅嘛。

  不过首领宰似乎是把他的动作认成拒绝和抵抗,环在他腰间的手用力的收紧了一下。

  京野言感觉腰都快被他勒断了,心里无奈的想:太宰到底什么时候回来啊。

  差点要彻底失去意识的时候,他清晰的感受到了另一个存在,从心脏的一端延伸向另一端。

  封闭的房间内忽然卷起细风,四周的空间倒错,露出细密的裂缝。

  空间被生生撕裂开,一道修长的身影从缝隙中走了出来,冰冷的看着怀抱着京野言的首领宰。

  看着和自己一模一样的脸,首领宰眼瞳微缩,难以置信的说:“不可能,你怎么会......!”

  太宰治眯起眼睛,皮笑肉不笑的说:“抢走别人的宝物,是会遭报应的哦。”

  本来差点要睡过去的京野言这会完全不困了,自家宰辅的到来让他的精神瞬间好了很多,因为宰辅不在而承受着各种恶意善意、数不清的窃窃私语而快要头疼到爆炸的京野言终于不用再被这个混乱debuff影响了。

  其实就是妖界的管理员权限所带来的副作用,需要宰辅自带的清气压制。

  京野言缓缓直起身,轻柔却不失坚定的推开了首领宰。

  在十二国,被麒麟选中成为王的凡人会登仙籍,从此超脱于六道轮回之外,获得永恒的生命和青春,直至王失道,也就是说,王和宰辅都是仙人之体。

  京野言其实没那么容易中招,不过一是宰辅去了别的世界让他很头疼(物理上的),二也是他自己放纵的原因。

  但是他总不能失去自己的宰辅。

  首领宰明明不想让他离开,却没有过多阻拦,他的表情显出灰白的颜色,像是一个雕塑一样,没有一丝生气。

  京野言一看到他这个表情心里就疼的要命,被黑着脸的太宰治拉到了自己的身后,太宰治警告的看了他一眼,京野言讪讪的摸了下鼻子。

  唉,那不也是你吗,干嘛要下死手呢。

  忍了又忍,没忍住,隔着太宰治对首领宰说:“我看得到,你的身边有很多制约,你好像被困住了。”

  唉,又一个缠绕了庞大因果和命运的人。

  首领宰没什么表情的看着他,无声的笑了:“你果然是爱着他的吧。”

  带着寒意的目光刺在他身上,太宰治瞬间笑的如沐春风:“是啊,阿言一直爱着我,只爱我。”

  “?”

  这两个宰怎么回事,怎么还带揭人家老底的?

  京野言十分顺口的接上:“即使是死亡也不能将我们分离。”

  只让他一个人去黄泉女神那打工?不可能的,下辈子也别想。

  首领宰怔怔的看着他,连太宰治也回过头来看他,那目光让京野言浑身别扭,他清了清嗓子,说:“你要怎么办?”

  本以为首领宰会回到自己的世界,结果他的身体却开始消失。

  一点一点,在眼前分解。

  首领宰抬起消失了一半的手,平静的微笑:“彻底消失吧。”

  “为什么?”

  “因为在他的世界,他已经死了,”太宰治声音轻的宛如叹息,“在为织田作安排好结局之后,毫无留恋的从港口黑手党的楼顶跳下去了。”

  京野言呆住了,这一句话每个字他都认识,但是合在一起......是什么意思来着?

  太宰治用力的闭了下眼睛,眸色发暗,再开口就带上了几分哑色:“织田作在既定的结局上是必死的,要改变这个结局,不是每个人都会像我这么幸运。”

  承认这句话就意味着要承认在其他的世界里,也许,织田作已经死了。

  这个消息对京野言来说也如同惊雷在脑海中炸开。

  “但是......”

  看着两个沉默下来的太宰治,京野言有点懵,然而习惯于高速运转的大脑快速的得出了一个结论。

  “开启管理者权限。”他的声音冷静的过分。

  【管理者权限目录打开中......】

  太宰治拉住他的手,攥在手心里,似有所感的不安的说:“阿言,你要做什么?”

  京野言安抚的对他笑笑,然后看向已经快消失殆尽的首领宰,自嘲的笑了一下,“没想到我的管理者权限竟然会用在这样的地方。”

  “你要做什么?”首领宰定定的看着京野言。

  “你知道人类最强大的地方是什么吗?”京野言没有指望对方能够回答,而是自顾自的说:“是可能性。”

  “那是远比神明和命运更加强大的东西,即使是最强大的神明,也要在人类无限的可能性面前拜服。”

  他的面色平静,眸光深邃而坚定:“没有任何东西能剥夺人类的可能性。”

  即使最后仍然走向了最差的结局也好,京野言要将拥有走向无限未来的可能性还给他。

  【管理者权限判断,超出区域结算范围,向当前区域管理者申请权限......当前区域管理者[空白]交由系统托管,系统托管中......权限许可开放......】

  首领宰身体的消失停住了,整个空间暗了下来,仿佛有一只巨大的钟表,滴滴答答的转动着。

  咔哒一声,永不停歇的钟表停了下来,然后分针开始逆向行走,一圈又一圈,身边的时间似是跟着流转了一轮又一轮,他们看到了花落到花开,见证了嫩芽收拢重新埋入土地,在某一刻,像是要倒流到宇宙的伊始一般的时间停下了,时间又开始重新向前,眨眼间就已跨过万年岁月。

  一缕细风缓缓落下,房间内的三人仿佛没有丝毫的变化,除了已经消失大半的首领宰的身体凝实了起来。

  下一秒,三人目光停驻的半空,一股奇特的能量从中间倏然炸开,三人同时被掀翻到了墙上,立马爬起来盯着凝成光点的半空,四周的光像是都被这个光点吸收,在光点的衬托下整个世界都暗了下来。

  忽然,光点拉成细线,一本不断翻动的发着光的空白书出现在半空。

  传说中,写在上面的一切就会化为现实的万能的——“书”。

  书中有着无数选择下的平行世界,而在书外,只有一个真实世界,书中的平行世界——即唯一存在的真实世界的万千倒影。

  虽然说是无数可能性,但其实只是在一个真实世界已然存在的选择上进行选择,有些事情无法更改,比如,不管怎样都会死亡的织田作之助。

  可是,有一天,一个不存在于无数平行世界的可能性里的人,一个只出现在这个唯一的真实世界里的人出现了,另一个脱离于“书”与唯一现实的可能性的世界线成立了。

  得到过书,且得到了真实的自己的记忆,首领宰对于“书”的出现毫不意外。

  因为京野言做的,就是解放存在于“书”中的无数平行世界,将真正无限的可能性归还。

  看起来什么都没改变的世界,存在于星轨上的方向已然发生了巨大的变化。

  比如,也许“京野言”这个存在,将会遵从平行世界效应,出现在每一个平行世界里。

  “书”悬浮在空中,三人互相看了彼此一眼,都谨慎的没有行动。

  京野言对这玩意没兴趣,横滨里多少风风雨雨都与这有关,他想了想,觉得还是毁掉比较好,结果他刚想动,书化作了一道光一头扎进他的眉心。

  那道无比耀眼的光消失了。

  京野言顿感额头一凉,尚且不完整的神格里多了个什么东西。

  “我好像也该走了。”首领宰看着自己逐渐透明化的身体,但是这次并不是消失,而是回到他自己的世界,他们都能感觉到。

  将无限可能性还给平行世界的意思就是——一切都将重新开始,但不是简单的将一切都归零,大概和回到选择性节点的意思差不多,当然实际上要比这复杂一千倍。

  首领宰大概是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环绕在细微的光点中,整个人放松的微笑起来,“还会再见吗?”

  京野言耸了下肩,“确实有这种可能性。”

  “那就好。”余音尚未消失,那道身影却已经不见了。

  京野言看着他消失的地方,心里有些怅然。

  那个认识此时在这里的他的首领宰再也不会出现了,无论是宇宙的哪个角落都不会再有这样一个人。

  也许有一天会有同样的可能性出现,但到那时,都与他无关了。

  一道身影扑到京野言身上,脸颊蹭着他的头发,“我不喜欢阿言想着别人的样子,完全不想看到!”

  “啊啊~知道了。”京野言无奈的说。

  “那么,我们跑吧。”

  “诶?”

  太宰治好笑的说:“刚才那么大动静,阿言不会觉得没有人发现吧,恐怕到了明天,全世界都知道‘书’在你的房子里现身了。”

  京野言愣了一下,瞬间被绝望吞没,“不会吧!”

  这什么人间疾苦!

  “所以我们只能开始逃亡了。”

  京野言面无表情推开他的脸,“开什么玩笑,他们敢来,就一个都别想回去。”

  “是是~都听阿言的,”太宰治继续扑在他身上搂搂抱抱,“说起来,阿言刚才是不是承认爱着我来着?”

  凶狠的气势瞬间熄灭,京野言咽了下口水:“没有。”

  【章节未完,当前页面不支持此浏览器,请更换其他浏览器打开本页面即可正常阅读】

看过《我是如何被迫成为反派的》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