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21章

  傅老爷子呼天喊地的要多夸张有多夸张,惹得纪桃桃嘴角直抽抽。

  “爷爷,您能不能别老是踩着傅渊森夸我,您这样会引发我们夫妻矛盾的呀,而且,您明明就是以傅渊森为荣的嘛,干嘛在我面前把他贬的一文不值,您这样有些虚伪了噢!”

  此话一出,傅老爷子的笑脸顿时僵住了。

  纪秋生他们也都替纪桃桃捏了把汗,最后还是宋老幺最先反应过来冲到傅老爷子身边道:“老爷子,地上滑,您走慢点,我们这次从山上带了好多我们自己种的菜和野味,晚点我们做给您吃。”

  他一边说着一边把傅老爷子往屋里搀扶。

  趁纪桃桃不注意,他低声道:“老爷子,桃桃这会心情不好,说话有些冲,您别和她计较,我们都哄她一路了也没见效。”

  “她为什么不高兴?是遇见什么事了吗?”傅老爷子压低声音问。

  宋老幺叹气道:“一言难尽。”

  “您跟我说说。”傅老爷子催促道。

  宋老幺道:“我还是跟您说说陈清行的事吧,您难道就不好奇他在我们那边过着什么样的日子?”

  “不好奇。”

  陈清行再重要能有他的孙媳妇重要?

  他扭头看向宋老幺:“不能说?”

  “您说呢?”宋老幺反问道。

  无论事情重要与否,没经过纪桃桃的允许,他都不敢随便往外说呀,要知道很多时候很多问题就是由一个个的看似不重要的小事情组成的。傅老爷子知道他的规矩也就没为难他。

  “那你盯着她点,需要我帮助就开口。”

  “放心,我们跟谁客气都不会跟您客气!”

  宋老幺搀扶着傅老爷子站在正屋屋檐下后就去帮纪秋生他们的忙了。

  这两天纪夏珍和陈永华也得走。

  他们离开厂子太久确实也不放心,不过之后两人会频繁往返在s城和京都之间,一来纪桃桃是他们厂子里的服装设计师,他们需要和她沟通制衣上的细节,二来两人也要着手联系新厂房的事。

  这里面的很多菜都是给他们准备的。他们要带到S城那边去的。

  除此以外,这两天他们还会采购一起京都特产,到时候一同带走。

  之后几天,他们都在不停的买买买,为了省钱两人没买飞机票,买的火车卧铺,大包小包的东西堆了半个床铺,这也是他们执意要买火车票的原因。

  “姐,你们到家以后给我们来个电话,省的我们惦记,路上你和姐夫注意安全,下次这些东西还是别这么麻烦了。”

  “没事,我们常年都是这样,一早就习惯了。”

  “一会火车就要开了,你们赶紧下去吧。”

  火车上人多,纪夏珍怕纪桃桃被人挤到,连忙轰赶着她。

  “大哥,你和二哥赶紧护送着妹妹下火车,别让人把她挤到了,之前就说不用你送,你非得送,万一你磕到碰到,傅哥该怨我们呢!”

  “我哪有你说的这么脆弱!”

  “你不脆弱,我脆弱,你最厉害了,你现在可以下火车了吗?一会火车该开了。”

  在纪夏珍不停的催赶下,纪桃桃只好随纪秋生他们离开。

  他们走后,纪夏珍和陈永华也松了口气。

  两人一早就习惯了火车的颠簸也习惯了低调行事,唯恐引起小偷的注意,但纪桃桃和纪秋生他们一看就不是普通人,导致他们刚走同车厢的人便开始询问他们的情况。

  “同志,刚才那三人是你们兄妹啊?你们这,和他们看着也不太像啊。”住在他们对面中铺的中年女人问。

  她的眼神带着一些挑剔。

  倒真不是她狗眼看人低,而是纪夏珍和陈永华确实穿的非常破烂,两人又都大包小包的扛着。

  和穿着光鲜亮丽的纪桃桃他们几人相比确实相差甚远。

  “你们这次来京都是专门来探亲的吗?”坐他们对面的一个中年男人问。

  “小妹结婚,我们是过来参加她婚礼的,这不这些东西都是她给我们准备的,原本她是想让我们直接走邮局寄回去的,但我们没舍得花那个钱,农村人嘛,力气和时间最不值钱了!”

  陈永华嘿嘿一笑,一脸乡下老实人的模样。

  纪夏珍安静的坐在他身边没吭声。

  “看来你们小妹嫁的不错呀,她男人是做什么,她又是做什么呢?”中年女人忽然就来了兴致,她侧着身子,手枕着脑袋问。

  陈永华道:“她是大学生也是高考状元,至于她男人做什么,我们还真不知道,反正挺了不得呢,最关键是他对我们小妹好,要不然,我们可舍不得这么早就将小妹让出嫁!”

  “就刚才那个小丫头,她是高考状元,你别是糊弄我们的吧?”中年女人不可置信道。

  陈永华好笑道:“这我有什么可骗你的,实不相瞒,我们还有两个弟弟,他们一个是高考状元,一个是榜眼,如今他们三姐弟都在华清上大学,原本我们家这口子是应该跟他们一起去上学的,哪知道,我们这口子一心只想赚钱帮家里减轻负担,死活不肯去读书,这不这次来京都他们再三叮嘱我们两口子回去以后务必报个夜校班继续深造,说是知识改变命运,一个人无论什么时候都不能停止读书,否则就是自我设限的困兽之斗。”

  【章节未完,当前页面不支持此浏览器,请更换其他浏览器打开本页面即可正常阅读】

看过《重回八零:锦鲤她只想下乡种田》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