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中文 > 掠春光 > 第三百五十八话 相送

第三百五十八话 相送


  细雪飘了整夜,翌日清晨,竟是放了晴。

  只是这样的晴天,感觉似是比昨夜下雪还要冷上两分,街道之上,平日里早早儿摆摊做买卖的小贩们,不知何故出来得比平日里晚了些,推着满车家伙事儿,急吼吼地往繁华热闹的地方赶。

  由陆霆陆大将军领衔的大军由南大街出发,浩浩汤汤地向着刚开的城门而去。分明天刚放亮,道路两边已是聚了不少百姓,送吃食送东西者有之,殷殷叮嘱者有之,振奋鼓舞者也有之,声浪浩大,群情激昂。

  陆星垂一身盔甲端坐于马上,紧跟在陆霆身后。瞧着仿佛目不斜视,实则却是早早儿地将周遭打量了一个遍。

  人是真的多,方才他还被两个姑娘扯住塞了手帕,含羞带怯地叮嘱他一定要平安归来。那手帕被他转手就递到了阿修手里,目光便捎带着又转悠了一圈。

  这么多人里,还真就没有季樱的影子。

  让她别来,她还真就不来,平日里耳朵硬得要命,一拧起来谁的劝都听不进去,这会子倒是很听他的话了?

  “那个……”

  阿修有点为难地看了看手里还带着香气的手帕,身子稍稍往陆星垂这边斜了斜:“公子别看了,我都替你瞧过了,三姑娘真没在,咱俩的眼神还能出错?我估计吧……三姑娘十有八九是还没醒。”

  陆星垂一听这话就笑了。

  他这长随的说法倒是很靠谱的,季家那三丫头,的的确确是个又贪吃又贪睡的货。尤其这么冷的天气,她只怕起床都困难,更别说出门了。

  况且,以她那性子,不来送,其实也很正常。

  就慢行了这么几步的工夫,陆霆已经远远地走到了前头去,陆星垂转头对阿修扔下一句“快些”,打马跟了上去。

  大军齐齐整整气势如虹,出了北城门,行在最前头的人,渐渐瞧不清了。

  城中,就建在北城门边的一家小酒楼,二楼窗口,阿妙立在季樱身后,轻轻碰了碰她的肩膀:“回去吧,也瞧不见了在,这里风大,太冷了。”

  “哎。”

  季樱回头对她一笑,答应了一声,又往那大军的方向瞧了眼,便乖乖地跟着她往楼下去。

  正遇见往楼上走的酒楼掌柜。

  “咦,姑娘,这是要走了?”

  那掌柜的与季樱打了个照面,笑呵呵地问。

  一大清早,天还没全亮,酒楼才刚刚打开门,这姑娘便领着丫鬟来了,说是想要借二楼的窗户一用。大抵是不愿白占人的便宜,还问他酒楼早上做不做生意,卖不卖吃食。

  他们这是酒楼,又不是早点摊子,这会子连灶火都没生呢,哪里来的吃食?

  再说了,也不过就是借个窗口站上一会儿罢了,这点子事,谁好意思多计较?

  掌柜的人很和气,二话没说便将季樱让上了楼,怕她冷,还给送了热茶来,心里忖度她多半是来送军中的情郎。这会子见她要走,忙伸长了脖子往窗外瞧,果见大军已是走出了老远去。

  “多谢您,给您添麻烦了。”

  季樱对他笑得温和:“您人这样好,酒楼生意也必定兴隆。”

  说罢,与他告辞,下了楼,走到门外站在马车边,对阿妙道:“咱们回去收拾行李。”

  阿妙一怔:“您……”

  却也没问出来,点点头:“好。”

  ……

  早间在南大街送走了陆星垂,阿偃便慌慌地往季樱住的客栈赶,将将跑到门口,却见桑玉正把大大小小的行李往车上搬。

  “诶?”

  阿偃挠挠头,扭头见季樱从楼上下来,忙问:“季三姑娘,您这是……”

  “搬回我爹那儿去住。”季樱对他笑笑。

  “您决定啦?”

  阿偃心下一喜,随即狠狠拍了拍大腿:“喙,这敢情儿好,我们公子临走前,最担心的便是您住在客栈不安全,耳提面命叫我一定照应周到,您肯回去,我这颗心,就放下一半了!那……公子既让我跟着您,我便同您一起也住在季二爷那儿,您看成不?也好替我省省这两条腿——不瞒您说,大将军府离这客栈还真是挺远的,这要是每天跑上几趟,可够累人的!”

  “你公子知道你这么躲懒吗?”

  季樱半真半假地笑话他,紧接着点头:“你自是同我一块儿搬过去,只是我父亲这人日子过得随便,住的院子地方也不大,虽说安置个你不在话下,但万万比不得将军府宽敞舒坦,你可别嫌弃才好。”

  “您这话说的,我是那等嫌贫爱富的人?再者说了,季二爷又不是买不起宅子,他就是不愿张罗罢了,我有什么好嫌弃的?我这会子便随您回去,等您安顿妥当了,我再回将军府收拾行李就是了!”

  话毕,人已是麻麻利利地跳上车头,紧挨着坐在桑玉身旁。

  马车一路稳稳当当进了胡同,到了季溶的四合小院门前也没停,见门大开着,桑玉便听季樱吩咐,大大咧咧地直接闯了进去。

  【章节未完,当前页面不支持此浏览器,请更换其他浏览器打开本页面即可正常阅读】

看过《掠春光》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