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中文 > 重生过去震八方 > 第四章 活着的动力

第四章 活着的动力


  不要以为住着公社就都是吃商品粮的,错了,清河公社现在住的人,百分之九十九都是农民。

  因为现在的清河公社,只有一家毛纺厂,而毛纺厂里的职工,都住在职工大院。

  除了这些职工,还有很少一部分在公社上班的人才是领工资,吃商品粮,剩下的基本上是吃大锅饭。

  大街上人很少,甚至都没有看到几个人,也是,现在是三年困难时期,除了上班的,大家都尽量减少外出。

  因为活动是要消耗热量的,让人更容易饿,还是躺在家里不出门好一些,再说了,睡着了也就不饿了。

  现在这个季节,地里已经没有活了,地里的庄稼也就刚长出来,离收割还有好几个月。

  方圆不明白,为什么有那么多人逃荒到帝都来,因为他知道,就算是帝都这里,日子也不好过,只能说比别的地方强了一点点。

  街道很冷清,也没有什么店铺,方圆走了快一公里,就看到一家供销社在开门。

  方圆没有进去,这倒不是说他不想,而是不能,他现在从外表上看,完全就是一个小要饭花子。

  破旧的衣服上到处都是补丁,这还不重要,重要的是,衣服脏兮兮的,好像几个月没有洗过一样。

  不要说别人,方圆自己都认为他是一个要饭花子,不过这正是他想要的,因为只有这样他才能很好的活下去。

  如果他要穿的干干净净,还能不引起别人的注意,估计到那个时候,无论他怎么隐藏,都会无济于事。

  虽然没有进去,但方圆也知道,供销社里卖的东西很少,除了一些粮食,估计也就一些生活用品。

  比如烟酒糖茶,油盐酱醋这些,可就算是这些东西,买的人也很少。

  因为买这些东西都需要票,没有票根本就不会卖给你,如果是在城里,可能还好一些,但这里是清河。

  继续往前走,方圆又看到了菜站,菜站里的菜就只有三种,萝卜、白菜和辣疙瘩,也就是咸菜。

  也是,这个季节也只有这些,就算是有一些别的菜,也不会出现在这里,估计在城里可能有别的菜。

  菜站过去没有几步,就是肉站,肉站里只有一名中年人坐在那抽烟,而顾客一个都没有。

  而肉案上,也只有一块差不多快风干的猪肉,最重要的是,这块猪肉不超过三斤。

  一直走到街东头,方圆再没有发现一家店铺,本来方圆打算在外面转一天的,可是看到这种情况,他就直接回去了。

  第一是真没有什么好转的。第二是他已经转过来了,当然,还有一些地方没去,不过已经没有必要,因为他已经知道这是什么地方。

  他现在的当务之急,是把他的窝给弄好,把后顾之忧给解除,到时候再看看需要做点什么。

  回去以后,方圆四周看了看,发现没有人,这才把菜窖打开,然后进去。

  接下来半个月,方圆就干了很多事,首先就是在菜窖里搭了一个灶台。

  本来是不需要的,因为他没有锅,只有几个饭盒,可是如果不搭灶台的话,就没有办法把烟排出去。

  因为他顺着菜窖挖了一条烟道,然后外面又用泥给糊上,这样一条烟道就被他给弄好了。

  不要以为这样就行了,这只是菜窖这一部分而已,还有菜窖外面,因为方圆要把这个烟道的出口给弄在离菜窖十几米远的芦苇荡里。

  所以在地面上也需要挖一条沟出来,不过这个就比较简单了,先挖一条沟,然后上面用那些残砖破瓦给盖上,再用土给埋着。

  就这样,一条烟道就弄好了,现在方圆在菜窖里烧火,那些烟会从芦苇荡里飘出来。

  当然,能没有烟,还是尽量没有的好,这个就要看你怎么烧火了,如果让柴火充分燃烧,是没有什么烟的。

  只有燃烧的不彻底,才会出现烟气,这个方圆很清楚,也很明白,所以就算是他做饭的时候,也很少有烟气。

  与此同时,防水的通气孔也给弄好了,其实就是给通气孔打了一把伞,而且方圆把通气孔做的很隐秘,如果不是他自己知道,估计也找不出来。

  弄完这些以后,方圆拿了一条麻袋,在麻袋的底部弄了一个洞,然后把两侧也分别开了一个洞。

  把身上的衣服脱下来,把麻袋往身上一套,刚好脑袋穿过麻袋底部的洞,而两边的洞是两条胳膊。

  方圆太小了,而麻袋又太大,没办法,他只能把多余的部分给叠到身上,这样还能增加厚度,然后用提前编好的草绳从腰里一系。

  这样的话,方圆就多了一套衣服,当然,方圆是没有麻袋高的,加上脑袋都没有,所以他把下面多出来的一部分给卷上来,给掖在腰里,看上去不伦不类。

  不过这对于方圆来说根本不算什么,虽然前世他没有经历过这些,但他也不是没有吃过苦的人,这也是他那么快就适应的原因。

  方圆之所以穿麻袋,是他想把衣服给洗一下,要不然味太大了,什么他都可以接受,但是绝对不能接受这个。

  从菜窖出来以后,方圆拿着衣服来到芦苇荡这里,当然,他去的地方离他住的地方很远。

  因为他天天吃的就是芦苇荡里的水,远一点,最起码在心理上可以接受。

  没有洗衣粉,没有肥皂,这应该就是大家所说的干搓吧!

  搓了半天,方圆发现好像根本没有用,就在芦苇荡旁边找了一块石头,然后又找了一根木棍,开始敲了起来。

  还别说,这可是比干搓强多了,一棍子下去,衣服上就会有黑水流出去,不过方圆也知道,不能敲的太狠,要不然衣服都给敲烂了。

  他可就这一套衣服,说句不好听的,破了都没有地方补去。

  半个小时后,感觉到差不多了,在水里又冲了几遍,这才拿着衣服回去,随便找了一根木棍,就把衣服晾起来了。

  帝都十一月份的天气,已经很冷了,今天天气很好,太阳直接晒到身上,让人暖洋洋的。

  不过天气好像就没有不好过,方圆来到这个年代已经半个多月,从来没有一天是阴天的。

  这倒不是说这个年代雨伞少,而是这个年代没有雾霾,在后世,明明是大前天,但是看上去和阴天一样,那是因为太阳被雾霾给遮挡着了。

  把衣服晾上,方圆就进了菜窖,没办法,外面冷啊!只有菜窖里比较暖和。

  就算外面有太阳也是一样,还是没有菜窖里暖和。

  第二天上午,方圆焕然一新走出了菜窖,他不但把昨天洗的衣服穿到了身上,还把头发从后面给扎着了。

  也不知道多长时间没有剪头了,头发长的可以扎辫子了,当然,方圆不会去扎辫子,他只是系了一个马尾。

  方圆今天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去剪剪头,这长头发真的是太难受了,主要是不好打理,特别是吃饭的时候,头发老是披散下来。

  街上是有一家理发馆的,就在街中间,而且理发不需要票,也很便宜。

  再次来到大街上,方圆感觉到一身轻松,虽然他身上穿的衣服还是补丁摞补丁,但是很干净,让谁看到也不会把他当成一个要饭花子了。

  因为在这个年代,穿这种衣服很正常,甚至很多人连这样的衣服都没有。

  在农村,甚至有的一家几口人只有一条裤子,谁出门谁穿,不出门的时候就呆在被窝里。

  方圆这已经很不错了,最起码有一身衣服,而且是全套,只是看上去单薄了一些。

  理发馆里有一名五十多岁的老人,不用说,这位老人就是理发师。

  看到方圆进来,老人站起来问道:“理发?”

  “嗯!”方圆点了点头。

  “五分钱。”可能看方圆是个小孩,怕他没有钱,老人先把钱说了出来。

  【章节未完,当前页面不支持此浏览器,请更换其他浏览器打开本页面即可正常阅读】

看过《重生过去震八方》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