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中文 > 大成国 > 第七十五章 整合

第七十五章 整合


  #送888现金红包#  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看热门神作,抽888现金红包!

  钱文楷说道:“徐妹妹,你有何事要与我说?”

  胡靖童望着钱文楷,心道:一个如此美好的少年郎啊!我作为一个灵魂年龄已有30岁的人,总是有种老牛吃嫩草的负罪感呢。

  想到了这儿,胡靖童便说道:“文楷,昨儿晚上我喝多了有些失态,说了不少胡话,你会不会介意?”

  钱文楷本来见胡靖童非常严肃认真地走过来,还以为她有什么重要的事情要说呢。

  结果胡靖童居然只说了这么一句话。

  钱文楷原本还微微皱起的眉头,顿时便舒展开了。

  他的表情严肃认真,声音却轻轻柔柔道:“你昨晚很可爱,我很喜欢。”

  胡靖童顿时觉得心头一颤,好似有无数细微的电流贯穿四肢百骸,电得她有些酥麻。

  她怔怔地看着钱文楷,一时之间竟忘了自己要说什么了。

  你个小家伙,你要不要这么会撩啊……

  胡靖童的脸颊有一些微微发烫,但同时又有一股甜蜜幸福之感涌上心头。

  原来这就是恋爱的感觉呀。

  我这灵魂30岁的老姑娘,也算是感受到恋爱的滋味了。

  好险,被他撩得差点忘了自己要说什么了。

  胡靖童说道:“文楷,其实我,其实我不是徐秋粮,我也不是李成兮,我其实姓胡。”

  钱文楷眉头微微一扬,眸光中透着宠溺,他不禁轻笑道:“哦?那我要叫你什么名字好呢?”

  胡靖童有些迟疑了。

  她心道:我这是在干嘛?我这样说,他肯定以为我又犯傻病了。难道我真的要跟他说我是穿越过来的?谁会信啊?

  钱文楷见胡靖童一副呆呆萌萌的样子,差点没忍住要伸手去刮她的鼻梁。

  胡靖童想了想便没头没脑地说道:“文楷,不如从现在起,你就叫我金刚葫芦娃,如何?”

  钱文楷终是忍不住用食指轻轻弹了弹胡靖童的脑门。

  他轻声说道:“看来你还真是个小酒鬼,非要把那装酒的葫芦,拿来给自己取名叫金刚葫芦娃。”

  “呃……哈哈,”胡靖童尬笑了一声道,“你真聪明,这都被你猜到了,那酒确实不错。青芳先生进来了,我先回座位上去了。”

  胡靖童顶着满脑袋乱哄哄的想法,回到了自己的座位上。

  算了算了!我如果这样冒冒失失的跟他说我的真实身份,那他真会把我当神经病的,还是以后再找机会告诉他吧。

  胡靖童心道。

  这时青芳先生开始讲课了。

  胡靖童便收敛了思绪开始认真听课。

  今日石正鹰去了福梁州府。

  如今的形势实在是太过纷乱。

  赖新浩下旨将安平由国都改为州府,随意提拔了一人担任知府。

  他自己则带着精锐部队离开了安平,且已经踏上了重回卿重州府的路。

  这赖新浩认为安平风水不好,不利于他的统治。

  他准备待回到了卿重州府后,便将卿重州府改为大成国国都。

  于是安平就这样奇奇怪怪的从一个堂堂国都降级为一个大成国有史以来面积最大的州府。

  福梁州府。

  林弦长在书房内与石正鹰会面。

  如今吴瑾瑜一派已经没了,李成奕也死了。

  林弦长倒是没有什么太担心了。

  只不过为了谨慎起见,避免有心之人揪着一些事情兴风作浪,他们见面的时候还是会低调谨慎。

  “禛国的国界与西成边疆相接,如今禛国的军队已经在攻打西成地界的第八个城池了。”石正鹰说道,“还有那陈慎宽在不断搅局,霸着东成界内的三个城池不放手。赖新浩这边打下了东边的城池,那头又丢了西边的城池。”

  林弦长说道:“禛国这些年休养生息,实力大增。我大成国除非恢复到先帝爷在世的模样,否则大家就真是没有指望了。”

  石正鹰说道:“你糊涂了?小主公不是在吗?她可是先帝在这世上唯一的骨血了,只要她一站出来,整个大成国的百姓定会一呼百应!”

  林弦长闻言当即严正说道:“石兄,这话我想说已是很久了。小主公还是个孩子,你若是将她往风口浪尖上推,岂不是害了她?如今这样的混乱局面,光靠我们这些人马哪里够?那禛国不声不响竟养了十万大军啊!这仗一打起来便是生灵涂炭。你执念如此,又是何苦呢?何况我听说,小主公自己都不想做那个皇帝了。”

  石正鹰一听他这么说立时便生气了。

  他说道:“弦长,我们现下真可以坐在这儿什么也不做吗?你当你真的不站队不参与就可保这我们一方长治久安了?我听说禛国的军队但凡攻下一座城池便会去大肆搜刮财物凌辱女子。他们虽不至于屠城,但也还是害了许多百姓。百姓们对他们那是恨之入骨啊!待那禛国的军队逼近我们福梁州府时,我们又有多少钱粮可以给他们上供?他们若是贪得无厌,那可如何是好?我听说那些被禛国攻下的城池中的钱粮都已被搜刮尽了。”

  林弦长听到这里时便不吭声了。

  石正鹰又说道:“我想过了,我们暂且按兵不动,让他们先打。待他们打得各有损耗之时,我们再出来。毕竟,我们福梁州府距离他们都很远,他们想打过来也不是那么容易。”

  林弦长叹了口气说道:“我们就真没有别的法子了?有时为了一方百姓安居乐业,夹着尾巴做人也是需要的。”

  石正鹰说道:“我大成国共有城池三百九十九座。如今东成地界内已有是好几座城池被赖新浩及陈慎宽霸占着。西成那边已有七座城池被禛国军队占领。我们这些年来招兵买马已有六万大军。倘若小主公出来号令天下,那些拥戴先帝的州府必会响应。我们的六万大军再同那些州府的兵力整合,完全是可以和禛国的军队战上一战的。”

  林弦长听完以后,立时摇了摇头说道:“石兄,你是武状元出身,带过兵,理应知道这带兵之道。我们想要各个州府的地方兵整合谈何容易?大家地域不同习俗不同,有些信道又有些信佛。那些兵士们亦是性格各异,这谈何容易?至少短期内是不可实现的!倘若让这样一群人去打仗,那可真是让人担心啊!”

  石正鹰说道:“弦长,你所说的,我又何尝没想过?以前我们只需想着扶持小主公重登帝位便好,可谁知这天下大乱且是内忧外患。因此,我们也只能是随机应变了。总之,我们不动也得动,但只是这动的时机很重要。这箭已在弦上,不得不发了。”

  林弦长神情沉重,他缓缓地点点头说道:“那依你之言,我们便要先派几个可靠的人分别去联络那些支持先帝的州府。”

  石正鹰说道:“正是如此。我今日找你来,便是想同你商量这人选的事情。此事事关重大,我们须得好好琢磨琢磨。良栋他本也是要同我一起来的,但他现在要去筹备钱粮。徐老哥要照顾小主公也来不了。他们说了,待我们把人敲定了再知会他们一声便是。”

  林弦长说道:“那好吧!我让我们府里的戴团练把合适人选的名单拿过来。”

  石正鹰说道:“好!”

  禛国国都太梁。

  无垢宫圣务殿上。

  一袭龙袍加身的季骁之端坐在高高的龙椅之上,俯视着脚底下的文武百官。

  这季骁之比季桓之大十岁。

  季骁之能文能武,生得高壮,长相也还不错。

  只是他那张轮廓线条分明的脸上总是藏着一抹浓稠的阴鸷之气。

  “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平身!”

  “谢皇上!”

  群臣缓缓起身。

  “诸位爱卿。今日早朝可有什么要紧的事要说的吗?”季骁之说道。

  “皇上,如今我大禛国风调雨顺,国泰民安,”宰相宋一仁行礼说道,“前线又捷报频传,这实乃是我大禛国之福。我大禛国鸿运当头,实在是势不可挡啊!”

  季骁之瞟了宰相宋一仁一眼,心道:满嘴废话,要不是看在你是朕舅舅的份上……

  “嗯,舅舅说的甚好。”季骁之面无表情不冷不热地说道。

  宋一仁当即笑得见牙不见眼。

  季骁之冷着脸,给了贴身宦官一个眼神。

  宦官小庆子即刻会意。

  他说道:“有事启奏无事退朝!”

  整个早朝除了宋一仁废话连篇之外再无人有事启奏。

  季骁之起身去了御书房。

  他坐在书案前望着大成国的地图,对小庆子说道:“这些老家伙!每日上朝便是一个个装聋作哑!如今那九把钥匙的消息,竟是一点都没有,我们精兵处安插在大成国的那些人也是许久都没有传来消息了。那小子跑得倒是快,我昨儿细想了想,他十有八九是去了大成国。”

  小庆子想了想说道:“陛下,奴才也是这么想的。”

  季骁之淡淡看了一眼小庆子,说道:“怎么,你也学了朕舅舅的那套了?”

  小庆子一惊,忙跪地说道:“奴才不敢。只是,奴才方才听了陛下的话也是深深认同。”

  “你瞧瞧你,怎么还害怕了?”季骁之说道,“你快起来。朕便是再狠,对你到底是不一样的。”

  小庆子跪在地上依旧不敢起身。

  季骁之见状便说道:“朕命令你起来!”

  小庆子这才起身。

  这时小庆子说道:“皇上,奴才其实还有个消息要带给您。”

  “什么消息?”季骁之问道。

  “我要说的便是那九把钥匙的事情。”小庆子说道。

  “哦?快说!”季骁之说道。

  “陛下,那九把钥匙已问世了三把,”小庆子说道,“原本我们的人已经拿到了一把,可那个人现在无缘无故的失踪了。因着我们没有找到人,现下也不好说是我们的人的问题,还是有其他的事情发生。另外两把钥匙,有一把是在臻深州府的杜家,还有一把就在那季桓之的身上。奴才以为陛下的推测没有错,那季桓之十有八九就是去了大成国。否则我们精兵处的人怎会在禛国境内遍寻他不着呢?”

  季骁之一听顿时精神大振,他说道:“终于让我听到了一些好消息。对了,前些日子我们收到消息说那大成国李成奕府邸的地底下有地下宫殿,朕在想,那地下宫殿不会就是他们的太祖陵墓所在地吧?那会不会就藏着那本天书呢?”

  小庆子说道:“陛下的推测也不是没有道理的。那本天书如此神奇,定是有很多人想得到的。那个什么太祖将陵墓修在让人意想不到的地方那是太有可能了。”

  季骁之沉吟片刻说道:“这些日子我忙于前线战事,暂时忽略了这个事情。小庆子,你去传我口谕,让精兵处的人想办法去探探李成奕的府邸,还有去一趟臻深州府的杜府。”

  小庆子立刻说道:“奴才遵旨。奴才这就去办。”

  “嗯,快去快回。”季骁之说道。

  小庆子即刻一路小跑着去办事了。

  季骁之望着一路走远的小庆子,不禁自言自语道:“我自坐了这个皇帝以后,总觉得缺了点什么。可我倒底缺了点什么呢?来人!”

  御书房外候着的小宦官立刻走了进来。

  “请问陛下有何吩咐?”小宦官低头跪地说道。

  季骁之便说道:“传我旨意,将那些关在天牢中的逆贼全都处决了,还有就是季桓之那宅院里三楼阁楼里的那些东西便先不要动。”

  “是!”小宦官即刻领命而去。

  长南镇石府书房内。

  石正鹰一人拿着陆宁给他的两把钥匙在手中细细端详。

  他心道:我有时都想看看那天书里倒底是怎么写的。小主公重回帝位之路,实在是太艰难了。有时我自己都不敢去信,小主公能真的重回帝位。

  想到了这儿时,他便想着把陆宁叫来了。

  过了一柱香的时间,陆宁赶到了石府。

  【章节未完,当前页面不支持此浏览器,请更换其他浏览器打开本页面即可正常阅读】

看过《大成国》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