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中文 > 李靖的中年危机 > 第三百五十一一章 不要哭

第三百五十一一章 不要哭


  姜子牙扛着赵公明的身躯,出现在了昆仑山底基地的某个房间之中,赵公明还是昏迷不醒。

  在李靖朝他示意的时候,姜子牙第一时间就果断地选择了离开,因为他知道自己确实帮不上什么忙。

  而且他没有同五行遁术离开,因为他做不到李靖那样的明途,而现在这方天地,进来了这么多轮回者,到处乱跑的风险实在是太大了,所以姜子牙的选择是先回基地,然后在从基地中传送至孟津城,去找木吒哪吒等人。

  也幸亏是他的这个决定,让他成为了当时皇宫广场前唯一一个逃走的人。

  而回到基地之中后,姜子牙做的第一件事情,就是打开了一张光屏。

  他要看看此时这个世界,因为那些轮回者的到来,都发生了一些什么事情。

  他要看看回放。

  只是越看,姜子牙的脸色就变得越难看。

  皇宫广场上,在他离开后的事情,他都看到了。

  孟津城中,伪装成武王姬发的病毒,暴起发难的画面,他也看到了,当黄飞虎死亡的那一瞬间,姜子牙的脸色变得有些苍白。

  黄飞虎和他的交情,或许没有和李靖那般好,但这两年相处下来,也算是能聊得来的朋友了,所以黄飞虎的死,还是还是让他赶到了深深的悲伤。

  姜子牙也看到了西岐城中的混乱和战火。

  而这样的混乱,几乎在这个世界的每一个城市中发生着,那些轮回者,正在摧毁这个世界原先的秩序。

  最后,姜子牙找到了李靖。

  李靖此时正在东海的一座无名海岛之上。

  姜子牙看着那座海岛上此时正在发生的事情,心渐渐地沉了下去。

  或许他是这个世界中,除了李靖之外,唯一知道天地间还有度厄真人这样一位顶级圣人存在的人。

  而原先姜子牙也对度厄真人抱有一定的希望,想着李靖的这位隐藏极深的师傅,能不能成为扭转今日这种局面的关键人物。

  然而,东海那座海岛上此时正在发生的事情,让他的希望彻底破灭了。

  这个世界,已经没有希望了。

  而接下来,天地间不知还有多少人要死去!

  这其中,可能有很多他喜欢或者重视的人。

  比如李靖一家。

  比如阐教那些三代精英弟子们。

  就在这个时候,这间房间的合金房门,悄无声息间滑开了,那名身穿白色大褂的少女走了进来。

  “姜子牙,现在事情的麻烦程度,比原先提升了好几个等级……”

  走进来的时候,少女的神情有些焦急。

  然后,她看到了昏迷倒下地上的赵公明。

  少女猛然怔了一下,接着嘴巴慢慢张开了,一时间她看去有些迷惑。

  “这是什么人?”

  她茫然地指着地上的人问姜子牙道。

  姜子牙没有回头,随口哦了一声道:

  “赵公明啊,剧情人物,你应该知道的……”

  “姜子牙!”

  终于意识到发生了什么的少女,口中蓦然爆发了一声愤怒无比的吼叫。

  “你……你……你太过分了……你怎么可以把剧情人物带进这里来!”

  少女气的胸膛剧烈一起一伏,这幕景象如果换一个时间点,是能让姜子牙无比赏心悦目的画面。

  但是此时的姜子牙,完全没有这种心情。

  他霍然回头了头,眼眶通红,像是一头受伤的野兽般盯着那个少女。

  现在天地间发生的事情,或许对她来说,只是麻烦升级,但对于这个世界的其他人来说,却是生死存亡。

  然后姜子牙第一次用一种更大的声音,对那少女吼了一声。

  “那你自己杀掉他吧!”

  然后他启动了传送功能,身影消失在了基地中。

  少女呆呆站在原地。

  刚才那一个以往一直对她和颜悦色,甚至有些死皮赖脸的青年,却真是有点吓到她了。

  ……

  海岛上的战斗结束了。

  准提道人双目紧闭地漂浮在空中,十八条触手紧紧包裹着他的身躯,飘进了孔宣的五色神光之中。

  然后孔宣振翅朝远方飞去。

  只是飞走之前,他的五色神光中,有一些东西掉了出来,掉在了李靖的脚下。

  不过李靖没有去看。

  他只是看着自己的师傅。

  度厄真人则是看着海面,眼神平静,而他的身躯,已经变成了一道淡淡的虚影。

  “它没有死。”

  度厄真人回头对自己的两个徒弟笑了一下。

  笑容很淡。

  此时这个老道人的身上,已经没有了原先那种狂暴的戾气,也没有了更早之前的那种温和儒雅,因为他已经很淡了,淡得不足以挽留自己身上任何的气息。

  “不过它的伤很重,应该会沉睡一段很久的时间。以前听说西方教的准提道人,每隔一段时间就要沉睡一次,现在想来,毕竟将三个分身放在时间河流的不同地方,是一件负担很重的事情。”

  然后老道士说到这里的时候,微微顿了一下。

  “至于我,则快要死了。”

  郑伦哇地一下哭了起来。

  一个身高八尺的大汉,此时蹲在地上,那张原本极有威势的丑脸,挤成一团,涕泪横流。

  老道人再次笑了起来,他看着郑伦,温言轻声说了三个字。

  “不要哭。”

  声音一如多年般温柔,也像多年之前,他在一座小城的街头,遇见那个流浪街头的小乞儿,然后递给了三天那个没有吃饭的小乞儿一个白馒头。

  “不要哭。”

  当时那个名叫郑伦的小乞儿,接过馒头的瞬间,也是这么哭得稀里哗啦,而度厄真人摸着他的头,同样说了这么三个字。

  那是他们师徒的第一次相逢。

  而现在是师徒间的永别。

  相逢和永别之时,说得却是同样三个字,仿如一场轮回。

  于是郑伦哭得跟悲伤了一些。

  李靖没有哭,他只是呆立在那里,死死捏着自己的拳头。

  刚才的一场大战,其实结束地很快,虽然这可能是这方天地开天辟地以来的最强一战,但真正的战斗,也就是三拳两脚的事情。

  战斗中的玄机他看不懂,只知道准提道人倒下了,被收进了孔宣的五色神光之中,而师尊则变成了一道很淡很淡的影子。

  一开始李靖并不明白这对意味着什么,直到师尊说他快要死了,李靖才知道这一战的结果,是师尊输了,也是这方天地输了。

  当然,此时这些事情都不重要。

  重要的是师傅要死了。

  他的脑中一片空白。

  “好了,我的时间不多了,要几件事情要交代你们一下。”

  度厄真人的声音继续响了起来。

  “刚才我想了一下,这些人到底是什么来历。”

  “其实对于我们圣人来说,都隐隐能感觉到这方天地并不孤独,天地之外依然还有天地,可能是更多的天地,也可能是更大的天地。”

  “只不过以前里天地的这些圣人,错把域外当成了那个更广阔的天地罢了。”

  “而为师我现在很肯定,这些人应该是从那个更大的天地中进来的。”

  “当然,这件事情并不重要,只是刚才突然想明白了,所以这么跟你们提一句。”

  然后度厄真人站了起来,摸了摸犹自蹲在地上嚎啕大哭的郑伦的头。

  “当年我曾经教了你一门秘术,只不过我并没有教完全,因为那门秘术的威力太大,我怕暴露我真正的身份。”

  “现在我已经把那门秘术真正的玄机,都传给你了。”

  此时度厄真人轻抚郑伦头顶,并不是简单地安慰自己的徒弟不要再伤心,而是在传授大道。

  而这件事情,也让他的身躯变得更淡了一些。

  然后,老道人看向了李靖。

  “至于你,我没什么好传授了,如果是这方天地的修炼之法的话,我的东西你永远也学不会,嗯,你的资质实在是太平庸了。”

  度厄像是开玩笑般说着,但李靖一点都笑不出来。

  “不过幸好你也有了自己的机缘,你现在的强大,连我也看不明白,只是临死之前有些好奇,靖儿你的机缘是不是也是来自天外?”

  李靖不知道昆仑山底的那个神秘银色巨蛋到底来自哪里,但现在想来,最大的可能确实是来自天外。

  所以他点了点头。

  度厄真人笑了一下,没有再问什么,然后他递给了李靖一柄小剑。

  说是小剑,其实应该是一种剑形的玉饰,长约五寸,通体黑色,隐泛幽光,剑柄是一头狰狞的猛兽之形。

  “这不是什么了不得的法宝。”

  度厄真人将这柄剑形玉饰放在了李靖的手中。

  “你师傅是真的没什么法宝,唯一的一件法宝定风珠,也已经给了你了。”

  “这东西名叫魔皇令,算是为师在域外的身份的一种证明,凭此可以号令域外亿万天魔。”

  “当然,这东西只有放在为师的手中,才真正会有这种效果,我们域外天地,看得还是自己真正的实力。”

  “这东西你先拿着吧,如果有一天你要去域外的话,或许还是有点用处的。”

  “嗯,我的意思是,哪一天里天地真的没希望了,你可以尝试一下去域外,能不能寻求到一些帮助,但有一点你必须要牢记,那就是在你的实力没有大到圣境之前,千万不要去域外!”

  “因为我的那些族人们呐,要想他们成为助力,就必须要有能够压制他们的实力。否则让他们进入这方里天地的话,破坏性会比现在这些天外来客更大。”

  “好了,该交待的事情,都交待完了。”

  此时度厄真人的身躯,已经淡得快要看不见了。

  李靖的眼眶,终于开始慢慢地湿润。

  “哦,对了,离去之前,我其实还能再干掉一个。”

  “你想我干掉哪一个?”

  李靖只是摇着头。

  “算了,那我就帮你去干掉朝歌的那一个吧!”

  度厄真人最后笑了一下,抬起淡得快要看不见的手掌,轻轻拍了一下李靖的肩膀,柔声再次说了那三个字。

  “不要哭。”

  然后海面上吹来了一阵微风,温熏有如春风,吹散了度厄真人的身体。

  这是一缕横跨天地的春风,从东海深处一直吹到了朝歌。

  朝歌皇宫之前的广场上,天辉王的金色权杖,正直直指着多宝道人,在他的口中,有一段复杂而玄奥的吟诵正念到了尾声。

  当他的吟诵最后一个音节从口中念出时,多宝道人将会彻底地死亡。

  而就在这个时候,有一阵春风吹过了广场,然后广场上所有的天外来客,都被吹散了为了尘埃,包括天辉王。

  春风在广场上来回吹了两遍。

  所以那些天外来客,也就彻底地死亡了。

  然后春风继续在天地间吹拂,吹过高山,吹过平原,吹过城镇,吹过村庄,寒冷的冰川,吹过炎热的沙漠,吹拂在天地间的没一个角落,正如多年之前度厄真人走过的路。

  度厄真人是域外天魔,但总归是这方天地中的生灵,所以在他回归天道的时候,天地用一场春风来纪念他。

  一个域外天魔,在天地的眼中,却温柔宛如春风。

  【章节未完,当前页面不支持此浏览器,请更换其他浏览器打开本页面即可正常阅读】

看过《李靖的中年危机》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