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中文 > 金匮盟 > 第二百二十九章 金锁蛟龙

第二百二十九章 金锁蛟龙


  在混沌世界的第六天,徐咏之的胡须已经垂到了咽喉下面。

  确实像一部留了五六年的胡子。

  “别说,你留胡子还挺好看。”李连翘说。

  “你再废话,我就直接揍死你。”徐咏之说。

  这件事还真的能做到,在这个山鬼娘娘定制的宇宙当中,巫术是没法使用的,以徐咏之的功夫,徒手杀死李连翘真的没有难度。

  “你舍不得的。”李连翘笑了笑。

  “我只是怕你臭在这里,太影响我的生活。”徐咏之说。

  “行啦,两个人一起生活,还多一个人拉屎呢,也是很臭的。”李连翘说。

  徐咏之皱了皱眉头,这么粗俗的话,段美美和小贵绝对不会说出来的。

  “你一定在想,这么粗俗的话,我的女人一定不会说的,对吧。”李连翘看看徐咏之的表情,笑着说。

  “哼。”

  “徐公子啊,你还是那样无法跟人亲近,你自己问问自己,真的爱那两个女人吗?”李连翘说。

  这话有毒,徐咏之觉得,只要动了念头去想,这一招就是自己输了。

  “一个是跟了你太久,习惯了,就忍不住收用了;”

  “另一个是被你救了,你就觉得她的幸福和你相关,就留下了。”

  “你在女人面前,太被动了,你唯一一次主动,就是对我吧。”

  “这么多年过去了,你想想当时的状态,不是你死皮赖脸,哪有后来的这些事儿?”

  李连翘的话,都传入了徐咏之的耳朵里,这世界就两个人,谁也躲不开谁。

  “如果是显德五年说这话,你说的可能对吧。”徐咏之说。

  “但是接下来的几年,我和她们,是深深相爱的,我们彼此依靠,彼此吸引。”徐咏之说。

  “傻子,怎么可能有吸引?你的身体是不是出了问题?”李连翘说。

  “你是什么意思?”徐咏之问。

  “你对你的两个女人,只怕是都没有欲望吧。”李连翘说。

  徐咏之没有说话,自己夫妻间的事情,不能告诉这个人。

  “那又如何?”徐咏之问。

  “我给你植入的那个念头很管用对吧。”李连翘说。

  “管用,我确实没法杀你,下不去手。”徐咏之说。

  “不,你搞错了,”李连翘笑了,“你杀不了我,是旧情未了,我真的没在这件事上为难你,我植入你的那个念头,是你只能对眼前的这个女人有欲望!”

  果然如此!

  徐咏之以前有很多怀疑,但今天终于明白了。

  难怪和小贵可以,和美美不行。

  因为在自然规则当中,小贵仍然被当做一个男性!

  “所以,你就算出去,也还是会让她们继续守活寡,徐公子,你还是跟我在一起吧,我再也不为难你了,我还会帮你,我还可以跟你生一个力量最强大的儿子,让我们的儿子做巫师世界的主人都不够,这孩子可以当皇帝……此外,出去之后你也就三十多了,和我真的算是年齿相当,这下也不觉得亏了……”李连翘说。

  “滚!”徐咏之懒得理她,心里反而轻松了很多。

  他一直担心的是,自己真的不爱段美美了,或者是在嫌弃她的身体,但今天他明白了这件事的真相,这不是自己的错,也不是段美美的错。

  “要出去,要找到她们,她们已经几年没有见到我了,我要和他们团聚。”徐咏之心里暗暗地想着。

  他轻轻地敲打这这个小世界的边缘,出手之处,像是坚硬的牛皮甲。

  对了,那把龙骨战斧还在腰间。

  他轻轻地抽出那把战斧。

  “你别动!”李连翘的语气中带着惊慌。

  “怕我杀了你是吗?”徐咏之盯着他的表情。

  “你冷静一点……”李连翘说。

  “我是想着出去,至于你,你的账,我出去之后会跟你算。”徐咏之说。

  “要算早就算了,你这个人根本不识数。”李连翘说。

  徐咏之不理她的撩拨。

  “你呢,你难道也想在这里耗上十年?”徐咏之问。

  “有你陪着,我愿意呀。”李连翘说。

  徐咏之摸索着一切可能的缝隙、路径。

  这里沟渠、下水道什么的一无所有。

  虽然在角落处放了一个恭桶,但打开空空如也,哪怕用完了这个恭桶,盖上再打开,就变得清洁如新了。

  这对巫师而言都不叫事儿,更不要说神仙了。

  这个世界在往外抛东西,那就一定还有能够进来的地方。

  徐咏之趴在“墙壁”上,一点一点地摸过去。

  没有,没有,还是没有。

  最后,他摸到了李连翘的身边,这个女人贴墙站着,自己差点就碰到她了。

  “死心啦?”李连翘伸手去摸他的脸颊。

  他闪身躲开。

  “还是认了吧,其实你可以随时离开的。”

  李连翘把裹在身上的羊皮往地下一扔。

  徐咏之目不转睛地看着她。

  “你看,还是想对吧,虽然好几年了,但见了还是馋,男人都是这样。”

  他伸出手去,轻轻地触在她的肩膀上。

  李连翘已经闭上了眼睛,她的胸口起伏着。

  终于等到了!

  徐咏之把右手手掌整个放在了李连翘的左肩上,抓住了她的臂膀。

  “还是熟悉的感觉,你知道我等得多辛苦么……”李连翘喃喃地说。

  徐咏之把手腕一收一带,李连翘失去平衡,就是一个趔趄。

  “天呐!”

  李连翘刚才站立的地方,有一个小小的,非常细的闸口。

  像是一个通风管、又像是一个喊话器。

  “你这个混蛋!”李连翘满脸通红,又羞又怒。

  “省省吧,这么多年了,大家都知道对方的斤两了。”徐咏之用战斧尽力向那个闸口挥舞过去。

  一声巨响,这个灰色的混沌世界就好像裂了一道缝。

  脚下的地在开裂,墙壁也已经开裂。

  与其说是一个世界,不如说这是一个鱼缸、一个气球,当世界被劈开的时候,就出现了大规模的能量外泄。

  徐咏之和李连翘就这样被卷入了混沌时空的乱流之中。

  有一句话,叫做“扭开金锁走蛟龙”,说的就是这一刻,徐咏之知道这一下九死一生,但必须要试试,但李连翘却觉得自己被卷入了危险当中,大声叫骂了起来。

  “徐矜你这个小贼!”

  徐咏之从噩梦中惊醒。

  自己在哪?不知道。

  他看看自己的身上,破衣褴褛。

  身下,全是干草,这是一个阴暗的地牢。

  不,比地牢大得多,这是巫师的实验室。

  “主人,”一个执事模样的人在向一个黑袍巫师汇报。

  “所有的药物,都已经在人的身上试验过了。”

  “怎么样?”黑袍巫师说。

  他们说的是桃花源一带的口音,难道自己又回到桃源了?现在应该是舅舅在管事吧,那就安全了,但用药物来试验人,又是怎么回事呢?

  “大多数人都死了,只有两个人活了下来。”

  “是什么人?”

  “那边草堆上的男人,用药后已经有了使用巫术的微弱能力。”

  “那个石床上的女人,用药之后一度昏死过去,不过她的反应最好,已经几乎是一个巫师了。”

  “现在能问他们吗?”

  “都还没有醒。”

  “给我看着,我们做的,是前所未有的伟大事业,霍家一定不会亏待你们的!”巫师说完就走了。

  执事看了看装睡的徐咏之和昏睡的女子,也先退了出去。

  “霍家!”

  霍家没人了啊,霍家现在只有霍湘和阿脆两个人了,就算赶紧让段梓守入赘嫁入,也不过三个人而已。

  这风格确实是巫师的实验室,徐咏之心下狐疑,看见执事也走了,就悄悄走到石床边。

  这是一个穿着薄薄纱衣的少女,看上去不过十三四岁,这姑娘长得很好看,一时觉得有点眼熟,却不知道到底在哪里见过。

  徐咏之试着唤醒这个女孩。

  “哎,醒醒,姑娘,姑娘……”

  他用手背去轻轻碰姑娘的脸颊。

  女孩眼睛挺大,倘若睁开眼睛,应该是灵动的吧。

  【章节未完,当前页面不支持此浏览器,请更换其他浏览器打开本页面即可正常阅读】

看过《金匮盟》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