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中文 > 金匮盟 > 第二百一十九章 正道的光

第二百一十九章 正道的光


  董行缓往一路向南,带着晋王赵光义的安全保证,但路上战端已经开了,他虽然有使者的身份,但也尽量躲避宋军——抓住就盘问一天,所有事情就耽误了。

  他在路上的时候,杨师璠已经和徐咏之打了两仗。

  杨师璠一肚子气,打张文表自己明明将略得当,士兵也奋勇向前,但是跟宋军一碰,他的水军陆军完全都不听使唤。

  在三江口,徐咏之率领马步军在岸上禁军,费阳谷和孟天牛带着水军开出来,徐咏之自己都吓了一跳。

  旌旗招展,船只蔽日遮天。

  “我们现在有这么多船吗?”徐咏之问李守节。

  “这是大概三停里的二停吧,还有预备队呢。”李守节说。

  宋军拿下江陵的时候,就又得到了一支水军,徐咏之因为有赵匡胤给予的相机应募之权,李守节就把水军全都补充到了费阳谷和孟天牛的队伍里,大小船只一下子就多了五百多。

  “这得花多少钱啊。”徐咏之心中暗想,这笔饷估计朝廷不会给,又要贴钱了。

  李守节不知道徐咏之暗暗肉疼,水军已经在江面上交战了。

  湖南的水军也不弱,两边对射弓箭当中,堪堪打成平手。

  “火瓶预备!”费阳谷下令,“放!”

  宋军纷纷对着敌船抛出火瓶,这瓶子摔在甲板上,就燃起了火焰。

  这是一种源自西方的古老武器,必要有火油才能发挥效力,比猛油火柜威力小,但是轻便灵巧。

  “灭火!”杨师璠下令道,水手们赶紧把水泼在甲板上。

  “又来了!”有士兵看见孟天牛的船只杀了过来。

  孟天牛的船上,也是人人紧握瓶子。

  “预备水!”杨师璠照方抓药。

  “放!”孟天牛的瓶子摔在甲板上,全是石灰!

  杨师璠的甲板上顿时烟雾弥漫。

  杨师璠大叫吃亏,就在这个时候,他的水手们还把水泼在了空中和甲板上。

  石灰水太滑了,当时甲板上就站不住人了。

  孟天牛的手下穿着树皮鞋跳上敌船,抓俘虏,俘获船只。

  “真是流氓打法!”杨师璠大声骂着。

  “将军,敌人逼近我们的船了!”水手们对杨师璠大声示警。

  “将军,撤吧!”左右一片劝退声。

  杨师璠的船缓缓地撤出了战场,那些被困在战场中间的船纷纷投降。

  “不要多杀人!让他们投降!”费阳谷大声吆喝着。

  三江口和澧州,宋军两次战胜,前锋到达了朗州城下,这个时候,董行缓被宋军抓获,送到了徐咏之的营地里来。

  “将军,有细作。”李守节说。

  “不是细作,是使者。”董行缓大声叫屈。

  徐咏之看了路引书信,点了点头。

  赵普没有让董行缓见官家,跟之前他对徐咏之说的话是一个意思,如果兵不血刃,那开城的时候,官家可能就没有官职去封赏立功的人了。

  “你没有见到官家,那怎么回去交代?”徐咏之问。

  “我见到了晋王。”董行缓听说徐咏之和赵匡胤是义兄弟,是义社十兄弟里的“胜利十一人”,所以觉得晋王和徐咏之也是义兄弟,应该可以给点面子。

  李守节微微一笑,把晋王抬出来压徐咏之,真的是再糟糕不过了。

  “二哥说什么?”徐咏之面不更色。

  一看徐咏之认这个二哥,董行缓高兴起来了。

  “徐兄弟,我跟你说……”

  “放肆!”李守节把眉毛一挑,这个英俊小伙子一瞪眼还真吓人。

  “等等啊,董先生,大家没见过,这兄弟,怎么论的呢?”徐咏之微笑着问道。

  “徐将军你有所不知,晋王已经我的妹子提了亲事,希望能让我妹子做侧妃……”董行缓解释道。

  “你妹子又是谁?”徐咏之问。

  “就是节度使的母亲,董夫人。”

  “我捋一下啊,你就是我义兄的二弟的侧室的哥哥,我可以这么说吗?”徐咏之问。

  “不用这么绕,我就是您义兄的大舅子。”董行缓一脸憨笑。

  “别别别,高攀不起,晋王和我不是义兄弟,我就一个结义哥哥,就是当朝天子,我们大宋官家。”

  “那亲戚总该算吧。”董行缓说。

  “晋王连个信物都没给,我看这最多算个提议而已吧。”徐咏之往后坐了坐。

  董先生当场就傻了,对呀,啥凭据都没有。

  “董先生,你的恐惧,我很清楚,你看见我的副将没有?”徐咏之指指李守节。

  “看见了,长得很好看。”

  “不是让你看长相,李得臣的父亲是大宋的节度使,曾经反对过官家,但是今天,官家能放心地让他在军中任职,做我的副手。”徐咏之说。

  “您的意思是?”董行缓问。

  “不用攀亲戚,别来那些有的没的,你回去赶紧让夫人开门,我代表慕容延钊大人,许诺周家和董家全家平安,我接到的圣旨就是要朗州降服,我们是官军,不是来杀人的。”徐咏之说。

  “那晋王那里……”董行缓还在犹豫。

  “董先生,希望你明白一件事,大宋的朝廷,有官家、有宰相、有枢密院,还有各级州县,晋王管开封府,这里是朗州军前。我个人建议,日后让令妹见见晋王,如果觉得好,再相处不迟,现在答应,未免也仓促了一点。”徐咏之说。

  “将军全我们全城性命,我愿意以我妹相许,大家都是湖南同乡……”董行缓终于明白好赖人了。

  “你就这一个妹妹,不要见谁许谁,我现在一点头,回头晋王不得怪我吗?知道同乡,就知道我不是来多伤性命的,至于婚配,我家里有妻妾,趁这会儿做婚约,都是欺负人,你们到了汴梁,生活安全都有安排,不用担心。”徐咏之说。

  “多谢将军。”

  “得臣,派人把董先生送回朗州城。”

  “得令!”

  董行缓回到朗州,赶紧把自己的经历跟妹子、外甥一说,董氏一听,就下令开城降服。

  徐咏之不流血开了朗州城,赶紧去拜见主帅慕容延钊。

  “城里的事情交给我吧,你带着你的人,去那个地方。”老爷子看看徐矜,自己最看好的徒弟,出师了,这两仗漂漂亮亮,堪称完美。

  慕容延钊说的“哪个地方”不是别处,正是桃花源。

  他知道那里如果还有一支反宋的力量,大军会受到威胁,甚至还会被拦腰截断,这是万万不能的。

  “这是官家给的密旨,告诉老夫说,等到朗州城一开,就拿给你。”慕容延钊说。

  徐咏之赶紧跪下接旨。

  打开旨意,上面写得很简单。

  “带你的兵去桃花源,报仇!”

  从来没见过这么扬眉吐气的旨意。

  徐咏之把行动缓慢或者最近降服的部队都交给慕容老师,自己带着三万精兵,水陆并进,直奔桃花源。

  他的军中可不是自己一人,山字堂和亲戚们都出动了。

  段美美、段梓守、阿脆、田大榜、霍湘、田蔻蔻、陈小幻都来了。

  “小贵妹子还没有到,”段美美说,“难道她不来了吗?”

  徐咏之这次带来了所有的人,因为他知道事关重大。

  张欢道长接来了媳妇儿唐道长,两口子在东京城内护卫宫廷,也是防止李连翘被逼急了跳墙,直接去伤害官家和皇后。

  这支被巫师和英雄们加强过前部有五千兵马,很快就到达了桃源外的山脚下扎营。

  这就是李连翘和老白看见的那支兵马。

  费阳谷和孟天牛率领的船队,就在他们身后,那些船上运载着的,就是那四十多台投石机,这东西死沉死沉的,用马或者马车都难以搬动,就得拆散了用船送进来。

  “舅舅,”徐咏之问田大榜,“我想听听当年隋军进攻桃花源的事。”

  “嘿,你这算问对了人了!”田大榜得意满满。

  “那不是隋炀帝,是杨素带的兵,和你一样,他也选了投石机!”

  杨素可能是祖冲之之后最聪明的人,今天的数学里,还有很多他留下来的痕迹,杨素下江南的时候是兵马总管,他是隋朝的名将,也是著名的数学家和工程师。

  【章节未完,当前页面不支持此浏览器,请更换其他浏览器打开本页面即可正常阅读】

看过《金匮盟》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