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中文 > 隋末第一狠人 > 第267章政治学院

第267章政治学院


  “都是自家兄弟,该头疼的是别人!好了,都散了吧。”邹羽笑着说道。

  热热闹闹一会,天色也不早了,众人也就不再停留,各回自己家去了,毕竟沐休只有一天。

  “夫君,听说你做了一个粮食放大器!两碗米能出一大盆事物!”刚一回后院,黑素梅就迫不及待的问道。

  “别听下人瞎说,那叫爆米花机,做的就是这个爆米花,又不能饱腹,只是一个零嘴。”邹羽扶着她坐下说道。

  “哦!”黑素梅一听没有那么神奇,一下就没了兴趣。

  “夫君你现在是王爷,怎么还那么喜欢动手,要是有何闪失,你让我们姐妹,还有未出生的孩子怎么办?”白素花起身为邹羽拍拍衣服上的灰尘,面带忧愁的说道。

  “好了,好了,为夫知道了,以后尽量不动手。”邹羽连忙举手投降道,他可不想和孕妇争执,万一惹她气到了,影响孩子怎么办。

  他可是听说孕妇是最不讲道理的,天大地大,孕妇最大。

  “夫君有事,但说无妨,难道我们夫妻之间,还有什么为难的吗?”见邹羽坐下来,欲言又止,为难的样子,白素花关心的问道。

  “这…为夫说了,夫人你们不要生气。”邹羽迟疑了一下,轻轻拉着两人的手说道。

  “嗯!”两人点点头,好奇的看着邹羽,毕竟这么久,还是第一次见他为难。

  “咳咳!那个房老想让我娶一个孺人!”邹羽老脸一红,有点尴尬的说道。

  “我还以为什么事情呢!这事就算夫君不说,我们也打算请房老张罗一下。”白素花松一口气,面带笑意的说道。

  “如果你们不愿意,这事就算了。”邹羽温柔的说道,这也是他的真心话,毕竟要过一辈子,有三个也够了,太多了感情肯定淡泊。

  “夫君说得哪里话,你是王爷,府中就我和姐姐两人,别人还以为我们善妒呢。”白素花认真的说道。

  “本来房老说把孺人和滕都选上,被我严词拒绝了,因此这次就只选一孺人。”邹羽故作正经的说道。

  “不知房老远的是哪家妹子?”白素花仰着脸,好奇的问道。

  “咳咳!是阴尚书府上。”

  “另一个孺人,是为宫里那位留着的吧?”黑素梅眼珠转动,古灵精怪的靠近邹羽问道。

  “咳咳!”邹羽差点被自己口水呛住,连忙假装端水喝。

  “姐姐你说错了,以后啊!那就不是孺人。”白素花幽幽的补了一句。

  “咳咳!我那是迫不得已。”邹羽尴尬的说道。原本以为自己瞒得很好,结果似乎都知道。

  “唉!希望我们姐妹肚子争点气,两个人都被别人一个比下去了,那就难受了。”白素花摸摸肚子,带着一丝幽怨的说道。

  “夫人不要多想,你们在我心中的地位,永远不会改变。”邹羽连忙轻轻的揽着她俩保证道。

  “我也知道,我们姐妹没有靠山,不能给夫君帮助,只要夫君心中有我们就好。”白素花趁势靠在邹羽胸口,伸手按着邹羽的心脏说道。

  “夫人不要胡思乱想,为夫岂是依靠别人的人,况且夫人一直坐镇后方,劳苦功高,何来帮不上忙一说。”邹羽揽着的手,轻轻拍拍她的臂膀说道。

  “夫君又要出征吗?”黑素梅岔开话题问道。

  “不,不会,我一直陪着你们,这次出征,由李尚书负责。”邹羽保证道。

  “夫君还是以大事为重,我和姐姐有这么多人照顾,没有事的。”白素花劝说道。

  “这次只是给梁师都一个教训吧了,谁让他守着突厥人的门户。”邹羽解释道。

  “已经很久没有活动过了!”黑素梅叹息道。

  “别东想西想的,要是孩子有任何闪失,有你好看!”白素花抬起头瞪着她说道。

  “知道了,好像我才是姐姐吧!”黑素梅瘪瘪嘴说道。

  没有管她俩的日常顶嘴,邹羽起身离开了。因为担心伤着孩子,两姐妹早就强烈要求分房睡觉。

  第二天,邹羽来到城外一处校场,这里有挑选出来的一千平均年龄十七岁的少年。还有二十个道士,只不过这些道士,并没有穿道袍,全是穿着文士服。

  这二十个人,是袁天罡特意为邹羽挑选出来的,他们以前都是开香火道观的。所谓香火道观,就是供百姓烧香拜神,并非隐世清休的道观。

  而这二十人又是其中迎客接待,解签算命的人,最擅长就是嘴上功夫,他们能完美的做到邹羽的要求。

  在官职和赏赐的诱惑下,已经整合好就一整套,按照邹羽要求的教材,而他们就是老师,也是教练。

  道士为了读经书,大部分都是识字的,而且他们看的是道家典籍,没有一些儒家的习惯,正更合邹羽的胃口。

  这是一个占地百亩,背靠山林的地方,外面是砖墙围起来的校场,校场后面是几排砖瓦房。

  校场门口是一个挂着一个牌匾,上面写着“政治学院”四个大字。

  【章节未完,当前页面不支持此浏览器,请更换其他浏览器打开本页面即可正常阅读】

看过《隋末第一狠人》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