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中文 > 首辅大人有妖气 > 第九十六章 生前身后

第九十六章 生前身后


  “就像小七之前说的那样,人确实只需要等一个契机。只是很多时候大家不知道它到底是没有来,还是已经错过了。”冯嫣轻声道,“你既然确定自己有,又为什么要一直做这么多无谓的尝试?”

  “就是因为不知道它到底是怎样的契机,所以才要一直尝试啊,”小七叹了一声,“要不然万一机会已经砸在我头上了,结果我却没有反应过来呢?”

  冯嫣笑起来,“那……它就不是你的契机。”

  ……

  “我算是大概听明白了,”魏行贞停下了脚步,“其实昨晚什么事也没有,只是天师连出了两卦不甚吉利的卦相,就想着拿我再来抵个数。”

  “也不能这么说,连着几卦大凶的情形我也不是没遇到过——只是当时隐隐有个……直觉罢了。”

  “什么直觉。”

  “……说不好,反正不大对劲。”

  “现在对劲了?”

  “啧,也难说。”

  “……”魏行贞稍稍挑起左眉,“我没心情在这儿和你猜谜。”

  “哈哈哈魏大人。”杜嘲风笑了笑,“虽然你活了两世,但有些话我还是得提醒你——想救下冯嫣的性命欲速则不达啊。你好容易这么正大光明地来一趟六符园,就没什么地方,想领我一道去看看的吗。”

  “能看的我自己都看过了。”魏行贞低声道,“从这园子修起来的时候开始就反复看过了。”

  “此言差矣,”杜嘲风悠哉悠哉地捋起自己一根长须,“既然你还是找不到冯嫣上一世的死因,可见还是有什么东西看差了么。”

  魏行贞稍稍颦眉,没有接话,他看了看前后的山路,“我们现在在往哪里走?”

  “六符顶。”杜嘲风答道,“那儿能望见整个六符园和半片岱宗山。”

  “你又要去山顶。”

  “居高临下好说话。”杜嘲风轻声道,“俯瞰着地形,也可能会有一些灵感——不然当年我师父为什么最喜欢在那儿打坐。”

  “因为你师父懒。”魏行贞轻声道。

  杜嘲风一下没反应过来,“啥。”

  魏行贞望着前路,“周室朝廷不许修士在岱宗山横越飞行,再高的山也能徒步或乘车马。只有六符顶对侧就是断崖,白无疾每次打坐都是先偷偷溜下山,然后直接从底下飞上来,这样没人能看得见——”

  “你少在这里一派胡言!”杜嘲风停下步子,“我师父他——”

  魏行贞站在原地,静静等着杜嘲风反驳。

  四目相对,杜嘲风握着拳头,哼了一声。

  “罢了,我跟你争这个干什么……走走走。”

  六符顶上,一片开阔。

  杜嘲风开启了自己的灵识,并取出了纸笔,将眼前的六符园与它土地下纵横交错的石道依次画了下来。

  魏行贞站在一处石岩的边沿,俯瞰着脚下的六符园。

  这一世的六符园已经完全变了格局。

  但他永远也不会忘记这里从前的样子——在冯嫣二十四岁生辰的那一晚,她殒命于此。

  “你要以前说这一带的地形能天然融成一个阵法,我是肯定不信的,”杜嘲风轻声道,“不过殉灵人既有办法做到在山体中蛀洞,那又另说。”

  “上一世的殉灵人没有这么成气候,”魏行贞轻声道,“才烧完了明堂就被一网打尽了,哪像现在这样搞出这么多名堂。”

  “世间命运环环相扣,这一世魏大人在朝中搅出这么多风雨,自然也会带来一些变化。”杜嘲风看向魏行贞,“对了,上一世也有那只小赤狐么?”

  魏行贞摇了摇头。

  不过这个他自己就能解释——第一次离开幽都山的时候,他根本没有细看雷殛碑和刻录石上写的什么,只是囫囵吞枣地扫了个大概,就下山了。在那之后,每一次回幽都,他兴致来时会去雷殛碑附近转转,至于对于刻录石上记载的种种世间法器,他依然毫无兴趣。

  但这一世不一样,他认认真真记下了刻录石上的每一件机缘,并且逐一前往发掘,或占为己有,或将若干机缘连同附近的山河湖海一道夷为平地。

  所以这只迟来的三千岁才会找上门来。

  ——他确实一口汤也没给它剩下。

  一旁杜嘲风收起了纸笔,魏行贞看了他一眼,“画完了?”

  “嗯。”杜嘲风点头。

  “你记录了这么久的六符园地形图,也没有新的线索,会不会方向错了?”

  “魏大人又有更好的方向么?”

  魏行贞不答。

  “魏大人听没听过一句话,叫‘一力降十会’。”

  “嗯。”

  “像你这样的有力者,自然不在乎所谓的‘会’,但你未免也太小看‘人’了。人既是万物灵长,自然有他的长处。”杜嘲风轻轻指了指自己的脑袋,“不论是智计,还是阴谋。”

  “比狐狸还要狡猾?”

  “何止,”杜嘲风笑道,“比豺狼更凶恶比蛇蝎更狠毒,比羊羔更天真比猎犬更忠诚的……都是人啊。”

  【章节未完,当前页面不支持此浏览器,请更换其他浏览器打开本页面即可正常阅读】

看过《首辅大人有妖气》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