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中文 > 我本初唐 > 一千三百四十二章弹劾

一千三百四十二章弹劾


  卯时一过,门开了!众人开始按照顺序往大殿里走!

  每天这时候,李治便会从他的小屋子里走出来,走在第一个!

  就算是吴王,也要排在他的后面!

  但是今天不一样啊,今天李承乾也到了!

  李承乾不是没有单独的小屋子,只不过他的小屋子已经好久没用了,他来的又没有个准备,虽说经常有人洒扫,可是一些东西也需要换一下了!

  李承乾走的很慢,李治迈步刚出来,又要像以前一样走在前面,可是看到身后的李承乾……

  长孙无忌这时候倒是说了一句话:“晋王,莫要失礼!”

  李治这时候才从见到李承乾的震惊当中清醒过来!

  “太子殿下!臣弟给您请安!好长时间不见,想煞臣弟!”

  李承乾看着拱手拜在自己面前的李治,大概有一刻钟没有说话!

  就这么看着他!李治拱手未起,俩人好像在等着什么!

  到底还是李治年纪小,忍不住了,刚要起身,李承乾哈哈大笑:“哈哈哈!九弟不必多礼!你我本是兄弟,何必如此?”

  “礼仪如此!必须如此!太子殿下请!”

  李承乾看了看他,摇了摇头,叹了一口气:“孤,不愿意如此啊!”

  迈步走在了第一个!

  李承乾走的很慢,也很稳!一步一步,众人看着他的背影莫名的收敛了声音……

  李治有些急躁,看李承乾的背影有些怨毒……

  刚才李承乾说的话可不止表面的意思~你我本是兄弟,为了一个飘渺的机会,就弄成这样,值得吗?

  难道你就不在乎亲情?

  李治的回答是礼仪如此,必须如此!

  他是铁了心了要争一下!而且最后还说了一句~太子殿下请!

  那意思是~只要你不是太子,我就不会争了……

  李承乾知道李治不会退步了,莫名的有些惆怅!

  这时候他才知道李泰等人的好!

  若是他们都如小九一般,有的自己头疼了!

  李承乾特意压低速度,也是有目的的~孤,乃太子!只要我一天是太子,那尔等就一直要站在我后面!

  李承乾一步一步的迈着台阶,随着脚步,李承乾的气势也随之涨起……

  这时候背后的文武不由得感叹~太子殿下这段时间没上朝,不但没有耗尽锐气,反而把锋芒打磨的更锐利了!

  就好比一把宝剑,藏锋于剑鞘之内,一旦出鞘,锋芒耀眼!

  此刻~他依然是朝堂最靓的仔!

  李承乾一到,立刻掩盖了李治的锋芒,虽然李治极力想要表现,可是在李承乾面前,还是什么都不是!

  李治还想坐到原来的地方,可是李承乾看了一眼凳子:“这是谁放的?打扫也不好好打扫,放个凳子在这里!”

  说罢上前,把凳子拎起来,递给了旁边的内侍:“拿下去,下次再乱放东西,小心了你们的脑袋!

  九弟,既然按规矩,你应该站在孤后面,过来吧!”

  李承乾来的第一天,还未正式上朝,先声夺人!撤了李治的凳子,戏弄了岑文本!

  虽然都不是什么大事,可是让众人也知道了,太子殿下不是那么好惹的!

  “上朝!”

  李二端坐龙椅之上,嗯?下面的凳子怎么都没了?雉奴呢?

  抬头一看,李治正站在李承乾身后,由于年龄的问题,身高还没窜起来,被李承乾宽厚的背影挡了个严严实实!

  哎!还是早了一些!

  “雉奴怎么去了哪里?”

  “禀父皇,规矩不可废!刚才九弟也说了~礼仪如此!”

  李二点了点头,没说什么,这事算是过去了!

  虽说李二想让他们两个相斗,可是不想让李治丢掉性命!

  这作为君王怎么能够参拜别人?拜?怎么受得住?

  李治不知道啊,李治还以为父皇能给自己主持“公道”呢!没想到……

  按照规矩:“有本早奏!”

  “臣有本奏!”

  诶?第一个出来的,居然是岑文本!

  “言!”

  “臣弹劾太子殿下,不在自己暖房之中,前往大臣暖房,拉拢群臣,结党营私……”

  “臣有本奏!”

  李二听了正在皱眉头,程知节又出来了!

  本来以朝中规矩,这岑文本没说完话,除了急报以外,不可继续奏本的!

  要不然这个没说完,那个又来奏,皇帝到底是听谁的?又不是菜市场,各卖各的,各不耽误!

  这程知节一个有本奏,不但没按规矩,还请直接打断了岑文本的话,这简直就是打脸一般!

  岑文本就算是在有涵养,也不由得皱了皱眉头!

  “卢国公,若是有本奏你可以等我奏完你在奏!要么就我没说话之前你说!这我说一半,陛下是听你说还是听我说?”

  “陛下爱听谁就听谁呗!你说你的,我说我的,就几句话的事儿挤挤就过去了!”

  岑文本……

  岑文本单手虚引,示意程知节先启奏!

  李二点了点头:“程知节,既然你打断了岑侍中的话,那事情一定很急吧,你先说吧!”

  程知节站在原地:“那个啊,这个啊!那个~臣也不知道奏什么,只不过第一天上朝,不弹劾点儿什么,心里不得劲儿!

  这么的吧,臣弹劾尉迟恭,身为朝中重臣,行偷盗之事,偷了我两套卷饼,还不承认!”

  “启禀陛下,臣没偷!”

  “那个不许你吃的!”

  “俩卷饼而已,你也太小气了吧!”

  “那个不许你吃的!因为这几天我肠胃有些不适,所以那里有些东西,这个给你!”

  程知节递上了厕筹!

  “什么意思?”尉迟恭一脸迷糊!

  “那里面有巴豆粉的!”

  尉迟恭……

  群臣……

  李绩:就说程知节的东西动不得……

  尉迟恭忽然觉得腹中如雷鸣一般,捂着屁股飞奔出去……

  “你看~陛下,是他偷吃的吧!”

  “程知节!”

  李二脸色铁青!

  程知节回头拱手:“臣在!”

  “你!你!你!”李二颤抖着指着程知节!

  李二虽然看似气的暴跳如雷,可是心里却乐得很!

  什么第一天上朝,不弹劾人心里不得劲儿,说的是谁,这不明摆着吗?

  :。:

看过《我本初唐》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