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中文 > 明末风云之铁血崇祯 > 第七十五章 余波一

第七十五章 余波一


  夫妻本是同林鸟,大难临头各自飞。

  夫妻尚且如此,逐利的西洋人更是如此势,沙面岛上几家商会也不是穿一条裤子,终于有人站出来检举揭发。

  一位矮个子洋人得意的看了眼倒在地上的西班牙人,脱下帽子装模做样微微鞠躬行礼道:“大人!窝这知道一些消息,不知……。”

  有戏!毛文龙转身问道:“哦!请问你是哪国代表?”

  来者矜持的将帽子放在“文明杖”(手杖)上,神情高傲的回道:“将军阁下,窝是英格兰人,受伟大的英吉利、苏格兰及爱尔兰联合共主王国国王查理一世指派,任不列颠东印度公司驻大明全权代表;窝以英格兰贵族的荣誉担保,确实有人进西班牙商会寻求支持;后来那人还到了本代表处,不过为了英格兰与大明的尊贵友谊,本代表严词拒绝了他的无礼要求。”

  什么鬼?一堆乱七八遭的东西!啥英格兰?苏格兰?还有什么兰?

  家里兰花多么?这群“鬼佬”还真能糊弄人!

  毛文龙听的晕晕乎乎,可还在知道正事重要,皱着眉头问道:“哦!既然为了友谊,为何不告知大明官员?分明就是狡辩!”

  面对指责,那英格兰代表很干脆的双手一摊,无辜的回道:“咦!将军,这不可能!怎么你们没收到消息?仁慈的主啊!一定是哪里出了纰漏!窝明明派了通译去总督府,后临时有事去了趟濠镜,昨日才回。”

  无耻!太无耻了!

  西班牙人实在听不下去了,冲上前怒道:“一派胡言,分明是英格兰想夺取伟大西班牙帝国的利益,在这血口喷人!”

  嘿!有戏看了,看你们怎么狗咬狗!

  西班牙人要将事闹大,还有可能暴打自己的盟友;边上的弗兰基人(葡萄牙)和尼德兰人(荷兰)不干了,挡在西班牙人前,指着他的鼻子骂了起来,争到激烈处,几人竟相互扭打起来。

  嚯!看来这西班牙人还真不地道,这么多人要对付他一个!

  热闹看够!毛文龙挥挥手,明军士兵挥舞着刀鞘冲了上去,一顿劈里啪啦的暴打下来,终于将扭打在一起的几人拉开。

  毛文龙看着狼狈不堪的洋人,憋着笑冷冷道:“当本将是空气啊!聚众斗殴,全部关押!仔细搜查商会!”

  至此,广州的乱局算是彻底告一段落。

  “龙旗镇”安然无恙,广东各级官员都松了口气;沙面岛的洋人商会被查抄,意料之外情理之中!各文官全然不会在意,在意的怎么善后。

  南海县佛山镇?早派了一个团过去,扑灭乱民是迟早的事;后台是谁?现在已不重要了,大明已拿到想要的东西。

  巨大的损失怎么往上报?这才是真正需要考虑的地方,不是说要报虚假消息,而是要考虑如何措辞。

  事不凑巧,更大的麻烦事来了,两广总督昏迷不醒,谁写这个奏本成了最大的问题?

  就在大家为难时,不知是事发时故意“躲避”,还是形势变好来“捞功”,昏迷不醒的两广总督杨肇基终于苏醒过来,

  已能和大家伙好好说上几句话。

  似乎一切都在好转,总督府也终于舒展了苦着几日的脸。

  诊断的大夫说却不中听,可以说是噩耗,将总督府逐渐展开的脸又整成“大麻花”。

  总督早年在战场阳气损耗过大,如今这病是以前的顽疾发作引起,已药石无效;之所以还能活到现在,全靠官场一帆风顺、事事顺心那口气撑着。

  什么意思?听不明白吧!

  这就是说话的艺术,直白点说:杨总督早年军旅生涯过于艰苦,受过伤没及时治疗留下了病根,如今顽疾旧症爆发,已没法用药治好!

  说得再直白点:没得救,早点安排后事。

  刚欣喜过望的总督夫人听大夫这么一说,急火攻心当场晕了过去;杨家几位子弟不是从军在外,就是在老家临沂,竟没带一个在身边。

  总督府里里外外如今全靠张国维在苦苦支撑,还真算得是鞠躬尽瘁,让人日渐消瘦。

  杨肇基哪知道自己病情如何,听说第四军主力已回师广州,高兴得还喝了点小酒;兴奋之余想见第四军总参谋长毛文龙谈如何“剿匪”,冲动之举被众人合力拦下。

  事闹成这样,张国维怎么也得为总督的身后事打算;总督问起乱事处理情况,总拣轻得说,有时干脆用假话蒙骗过关;安慰的说广州的事已平息,也没啥损失,总之一切安好,总督勿忧,安心养病。

  杨肇基听着心里高兴,挣扎着起来写完请罪奏章才又昏昏睡去,这一睡就再也没起来,一代英豪就这么走了。

  可怜老将军,戎马一生,忠心为国!由于命运的作弄,闹得这身后事还真不好办!

  张国维没辙,无奈之下派快船请曹变蛟回广州商议。

  第四军军长曹变蛟这时在干嘛?正和海军联手攻打坚固的围屋,对付九龙当地桀骜不驯的大族,演练第四军与海军配合的问题。

  秘密南下的海军总督潘云龙,带着南、北洋舰队各头头,正抓紧时间在新安县九龙半岛一带练军备战,美其名曰为现场办公。

  遇到这种事,能怎么办?

  杨肇基怎么也算军中宿将,明军的一面旗子;曹变蛟与海军的头头们商议后,放下手中的事与南洋舰队提督郑芝虎连夜坐船赶回广州。

  看着挂满白布的总督府,谁也没想到越秀山一别竟是永诀,唏嘘之下问起总督生前之事。

  左右为难的张国维拿出杨督的奏本,曹变蛟看完二话没说,加上了自己的名字,派人连夜加急送往北京

  为啥!做为军人,谁也不希望杨总督去得不明不白!

  至于详细情况与解释,在自己专门的奏本里自然会说明上奏,皇帝怎么处罚那是另外一件事,现在管不了那么多。

  事后统计,前后参与暴乱的涉及广东行省三府十几个县,参与的暴民超过十万,直到崇祯七年底,从湖南、江西来的明军加入,才最终彻底平息乱事。

  闹得最凶的是广州府和潮州府,这两府参与的人数已接近九万余人;死于暴乱的就有上万人,这何止一个“惨”

  字可以描述,财产损失保守估计达六百余万,房屋倒塌上百间。

  不说朝廷要推迟南进战略,战略意图被敌人侦知也是有可能;更不说在外藩面前打了朝廷的脸面,让大明在外藩面前抬不起头。

  不扯几月以后的事,单目前广州府的损失,用广东省几年的税赋(不含关税)还不一定填得平,还不说意外折损了一名总督。

  这样的情况,让崇祯帝怎么处理?又让内阁如何回复?

  现在回到乾清宫,继续讨论广东善后事宜。

  次辅梁世勋不管那么多原因,杨肇基原是武将,怎么也得为他说句话;想定出班奏对道:“陛下!两广总督杨肇基出生于军户,以武举授指挥使;天启二年平定山东‘白莲教’,天启七年平定甘肃内乱收复兰州,期间妙计连出、战功卓著;崇祯二年率军攻下归化(呼和浩特),有力支持陛下平定察哈尔林丹汗部;任职归化总督期间,鼓励屯垦、教化牧民、修建道路、开设工厂,此等功绩令人侧目;改任两广总督,支持荒村重工业区建设也是出力不小,以一武将,能有此成就,放眼大明尚未有第二人。”

  事情一桩桩列出来,朱由检听的伤感不已;看来梁世勋这家伙还不是一无所事,淡然说道:“梁次辅!不用再举杨爱卿的功绩,朕记得他的功劳!”

  皇帝出声,梁世勋行礼不依不饶道:“陛下申斥,臣也要说,杨总督突闻粤乱,不顾年老,不顾安危,仍然亲临险境,这份武勇和忠心……。”

  说到这,这位平时吊儿郎当的次辅已泣不成声。

  首辅李标看了眼内阁其他人,出班奏对道:“启禀陛下,两广总督杨肇基忠心陛下,忠心大明,死于国事;虽小节有亏,尚存大义于世,此乃世人楷模;臣等建议晋上柱国,光禄大夫,谥号武襄,赐御葬(国葬)于乡;以此昌现陛下恩德浩荡,扬大明正气于天下。”

  【章节未完,当前页面不支持此浏览器,请更换其他浏览器打开本页面即可正常阅读】

看过《明末风云之铁血崇祯》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