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中文 > 我成了血族始祖 > 第456章 被囚禁的女神,苦苦等待王者归来的破晓信徒

第456章 被囚禁的女神,苦苦等待王者归来的破晓信徒


  破晓之城老城区,靠近山岳边缘一处不起眼的居民楼此刻异常地安静。

  因为这处居民楼处于不重要的边缘地带,周围既无军事设施,也没有粮仓宝库,所以不论是巡逻队还是其他人对此都不怎么关注。

  深夜凌晨,没有月光照耀的破晓之城依旧灯光明亮,不过因为这栋居民楼并不重要,所以周围街道上只有不多的几盏照明灯。

  而漆黑的环境下,这两盏照明灯非但没有提供足够的亮度,反而让周围的气氛显得有些压抑。

  稀稀疏疏~风吹过街边的树枝,周围的环境更阴冷的几分。

  在一队巡逻队经过此处不久之后,一个披着斗篷的神秘身影借助着角落的昏暗,悄然走向了这栋不起眼的居民楼。

  街边的灯光透过树梢影影绰绰的散射而下,在空地上照映出大片大片的光斑。

  那个神秘的斗篷人却犹如幽灵一般,哪怕站在灯下也没有丝毫的影子......

  随后更惊人的场面出现了,神秘的斗篷人面对厚厚的居民楼视之于无物,径直穿透了墙体深入地下,片刻之后,虚无般的斗篷人来到了一个在地下深处的地下室中。

  从地下室的挖掘痕迹来看,也许已经拥有百年的历史了,这绝对不是短时间内挖掘出来的。

  甚至于外面那栋居民楼都是建立在地下室之上,完全把洞口堵住了。

  换而言之,这个地下室已经是一片死地,不跟外界联通。

  也幸好当初挖掘之时留下了一个隐秘的通风口,不至于让地下室内滋生毒气。

  而此刻这个不为外人知晓的地下室内,周围摆放着大大小小的木制储物格,上面各种稀奇古怪的魔法材料密布,像是这里已经成为了法师的魔法实验室.....

  但最让人诧异的还是地下室最里面,紧贴墙壁的位置一个巨大的铁笼被半镶嵌在充满了魔法波动的墙壁上。

  而这个大铁笼之中,年龄约十七八岁的少女正在被印刻着铭文的魔法铁链捆绑住了双手双脚,甚至连脖子上也被拴着镣铐。

  魔法铁链很长,四肢和脖子的锁链都是分开的,被捆绑住的女孩倒是有一定的活动空间,不至于被限制死。

  此刻这位样貌让人惊艳的少女神情萎靡,身上的长裙也布满了肮脏的污渍,像是受到了虐待之后的猫咪,楚楚可怜的蜷缩在铁笼的角落中。

  当穿着黑色斗篷的神秘人出现在地下室之后,少女也终于像是活了过来,缓缓抬起头,那双琥珀色的眼睛露出几分无法掩饰的怒焰。

  但她刚想有所动作时,铁链上的铭文瞬间亮起,强行把她体内的力量给驱散了。

  感受到身体的异样,女孩眉头紧皱,声音像是在沙漠中干渴了半个月般沙哑。

  “你把我困在这里足足半个月了,说出你的目的,骑士与谋杀之神——斯图·亚特!”

  说到斯图·亚特这个名字,话语中充斥着无法压抑的怒火。

  黑色斗篷下的斯图·亚特那双银灰色的眼睛微微一动。

  “夏苪丝......哦,不,应该叫你芭丝特,对吧?我高贵的女神......”

  语气带着强烈的兴奋和无法掩饰的快感。

  “猫与欢愉之神,呵呵呵呵呵呵......还真是让我感到兴奋。

  没想到吧,自由的,骄傲的猫女神也有一天会被我圈养到笼子里......”

  猫与欢愉之神是诸神中最为跳脱的一位神灵,她性感,她妖娆,她高冷,她行事捉摸不透,她喜欢享乐,她喜欢一切有趣的东西。

  曾经的斯图·亚特就曾追求过这个女神很长一段时间,但是格守骑士守则的他怎么可能会让这种追求欢愉和有趣的猫女神心动?

  所以斯图·亚特甚至连正眼都没被芭丝特看过。

  不过现在一切都不一样了,曾经高不可攀的女神此刻就被他关在笼子里,他甚至可以对她做一切他想要做的事。

  鞭哒曾经的女神,蹂躏曾经触不可及的对象......那种心理上的刺激感每每想起来就近乎疯狂。

  这就是力量,不是吗?

  拥有力量,就能拥有一切。

  如果他还是那个石板的骑士之神,哪怕芭丝特站在她面前,他也只能暗自伤神。

  但是,他已经不再是那个无能的骑士之神了,现在的他,拥有了掌控命运的力量。

  抓捕到了曾经的追求对象,把高高在上的女神拉下神坛之后,此刻的斯图·亚特内心极度膨胀了起来。

  听到图·亚特肆无忌惮的嘲讽,芭丝特脸色变得十分难看。

  作为一个自由自在的女神,此刻被囚禁在一个铁笼内,那种失去自由的感觉让她怒火中烧。

  此刻心中不由得浮现出几分懊恼,天知道她半个月之前在破晓之城内遇到斯图·亚特时内心有多兴奋。

  大灾变来临,她失去了力量,不得不在这灾变后的世界中隐藏自己,小心翼翼的恢复力量。

  在这样的背景之下,她内心十分不安的时候,遇到了斯图·亚特,那位曾经追求过她,一直彬彬有礼,十分绅士的神灵。

  虽然对于循规蹈矩的骑士之神她并没有兴趣,但对这位一直以来都格守诺言和捍卫心中正义的神灵,她还是很放心的。

  所以很轻易的就相信了斯图·亚特。

  但最后的结局却是......这位曾经的骑士之神变成了骑士与谋杀之神,对方格守的骑士守则也成为了一个笑话。

  “斯图·亚特,谋杀神职虽然暂时遮盖了你内心的正义,但是我相信骑士的荣誉能让你找回丢失的光芒......

  回来吧,放弃谋杀神职,那不适合你,我曾经的挚友......”

  芭丝特眼神定定的看着斯图·亚特,尽最后的可能劝解。

  斯图·亚特一愣,随即这位曾经视荣誉为生命的骑士之神却像是听到了这个世界上最好笑的笑话一般,开始疯狂的大笑起来。

  肆无忌惮的笑声带着几分癫狂在地下室不断回荡,像是一个从疯人院内跑出来的病人......

  “哈哈哈哈哈哈......放弃?......

  哈哈哈哈哈哈......骑士的荣耀?......”

  大笑足足持续了数分钟之久,直到芭丝特感到内心冰冷之时,斯图·亚特像是有人掐住了他的喉咙一般,非常突兀的停止了笑声。

  然后他猛地掀开遮盖住脸庞的斗篷,露出了一张被铭刻着灰色神秘铭文的脸庞,铭文散发的黑暗气息让那张英俊的脸庞带上几分暴虐。

  斯图·亚特露出真容之后快步上前,双手砰~一声死死的抓住铁笼的栏杆,手背的青筋一个根根的暴起,脸上充满了暴戾和愤怒。

  “放弃?!你让我放弃谋杀神职?!”

  双手猛地拍打在铁笼上,语气近乎歇斯揭底!

  “放弃我现在拥有的强大力量继续当一个被你们嘲笑的骑士之神?!”

  “愚蠢!!”

  哐当~巨大的撞击声让里面的芭丝特心中一颤,猛地往后蜷缩,身上的锁链相互摩擦发出清脆的声响。

  脸上的恐惧表情像是一只受到了惊吓的猫。

  此刻她真正的意识到,曾经正值的骑士之神已经死去了......现在这位,是拥有谋杀神职的陌生人。

  看着笼中女神慌乱的模样,斯图·亚特脸上露出几分难以述说的变态快感。

  “看见了吗?芭丝特!!这是力量,是我从未拥有过的力量!!

  高傲的你,现在也只能成为我圈养的猫!

  这一切都是谋杀神职带来的。

  一切都是那么美妙......

  现在的我,是你的主人,你没有资格对我指手画脚!!

  哈哈哈哈哈!”

  看着芭丝特惊慌失措的表情,斯图·亚特既有报复的快感,也有掌控他人命运的成就感,这位骑士与谋杀之神此刻近乎迷醉了。

  “你到底想做什么!”

  芭丝特强忍住内心的不安怒吼道。

  此刻癫狂的斯图·亚特让她从内心感到了恐惧,那是面对一个疯狂邪神的恐惧。

  她彻底放弃了内心最后的幻想。

  这个家伙,绝对是从内心想要成为的邪神,而并非被蛊惑......

  斯图·亚特猛地抽身离开牢笼范围,脸上的疯狂骤然收敛,表情在极短的时间内恢复了平静,像是刚刚那个疯狂大笑的狂人跟他毫无关系一般。

  这种巨大的反常让牢笼内的芭丝特恐惧立刻加重了几分。

  “想要做什么?我想要你!”

  斯图·亚特银灰色的眼眸带着狂热的占有欲。

  贪婪而疯狂。

  “我不仅要你,我还要成为最强大的神灵!我要在旧日灾变中,成为所有人都恐惧的存在!”

  “你是在做梦!”

  “做梦?不,做梦可梦不到这么美妙的事。

  旧日已经降临,那些曾经高高在上的神灵已经跟我们站在同一起跑线了,甚至有些强大的神灵比我们更弱小!

  谋杀之神之前是中等神力,现在不一样死在了我手里??

  只要我能不断的谋杀神灵,那么力量就能不断的获得提升,毕竟谋杀神职现在属于我!”

  斯图·亚特情绪越发的高亢。

  “而且你不觉得现在我们所在的这座城市,非常适合作为在主位面的大本营吗?

  只要我控制住这座城市,就可以不断引诱那些降临主位面的神灵过来送死!

  而你,就是我的诱饵......

  猫与欢愉之神,你知道你的诱惑力有多大吗?

  那些听闻你消息的神灵,我想有大半都不会放过如此机会......

  等我占据这座城市,我会把这里变成一座死亡陷阱,那些神灵都将成为我的猎物,谁都不例外......”

  听到这话,芭丝特猛地想起斯图·亚特此刻的称谓......骑士与谋杀之神。

  虽然这个想法此刻很粗鄙,但如果真的被对方完善下去,她莫名的感觉到也许对方真的有机会不断猎杀其它神灵。

  谋杀神职十分特殊,只要用阴谋杀死敌人,就可以掠夺敌人一部分力量,谋杀的目标越强大,能掠夺到的力量将越强。

  曾经不知道多少神灵死在谋杀之神的手中。

  “斯图·亚特你不会得逞的!

  其它的神灵不会上当,你也不可能占据这座城市......

  这座神奇的城市,绝对不是你可以颠覆的!”

  斯图·亚特冷冷一笑,把披风从脑海后方拉上,重新笼罩住了他的脸庞。

  “一座伪神建立起来的城市......也能给你自信?

  我的计划已经开始了,芭丝特。

  当我占据这座城市的时候,我会一点一点占有你!我的......女神。

  哈哈哈哈哈哈哈......”

  伴随着一声狂笑,斯图·亚特的身影再次穿过坚硬的岩壁,消失在了地下室内。

  现在的芭丝特他还有用处,他暂时没兴趣干......那啥。

  而且品尝到力量的滋味后,他对曾经苦求而不得的女神已经失去了大半的兴趣。

  他来这里更多的是满足他曾经被无视,被瞧不起,现在翻身做主人之后的装比需求。

  有些东西就是得不到才最美,得到了就没意思了。

  当斯图·亚特的身影消失在地下室内良久之后,芭丝特的脸色才略微好转。

  可她扭头四顾,看着用神力锻造的铁链和身上的锁链之后,内心莫名的感到无穷的恐惧。

  向往自由的猫,在此刻失去了最珍贵的东西,似乎,没人能拯救她了......绝望在缓缓吞噬她的内心。

  ——

  ——

  ——

  离开地下室之后,穿着黑色斗篷的斯图·亚特像是幽灵一般游荡在破晓之城内。

  许久之后,他并没有在某个不起眼的角落隐藏,反而是堂而皇之的进入了一间血族独有的庄园。

  来到庄园卧室,斯图·亚特非常熟练的把身上的斗篷脱下放到了自己的空间储物袋中。

  然后伸手一挥,从空间储物袋内取出了一个闪烁着昏暗光芒的灰暗面具。

  面具像是人皮一样轻薄,上面散发着极为邪恶的气息。

  这位骑士与谋杀之神眼中露出几分满意,径直把面具戴在脸上。

  在带上面具的那一刻,一股无法形容的力量从上面迸发。

  斯图·亚特的身体在这一刻开始扭曲、变形,几个呼吸之后,刚刚高大的骑士与谋杀之神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原地出现了一个展开着蝙蝠翅翼,口中露出獠牙的血族。

  一个,真正的血族。

  斯图·亚特一边感受身体的变化,一边来到镜子前,看着镜子中的身影,嘴角挂起一个冰冷的弧度。

  在他准备谋夺这座城市之后,就为此做足了准备。

  脸上的面具是他杀死谋杀之神获得的战利品。

  神器——虚幻之脸。

  只要杀死对方,让面具吞噬其灵魂,他就能变化成被杀死对象,而且只要灵魂足够完整,他还能通过面具获得对方的大部分记忆。

  这,就是他的底气!

  但还不算完,斯图·亚特又顺手从腰间隐秘的部位拔出了一把铭刻着神秘铭文的匕首。

  这把匕首上面像是囚禁着无数的冤魂,暴露在空中之后,房间内的温度瞬间冰冷了十多度,其散发的气息恐怖至极,只要盯着匕首就会感受到冻结灵魂的恐怖杀机。

  弑神匕首,谋杀之神的另一件神器,只要能刺入敌人的心脏,就可以直接吞噬敌人的灵魂,封印在匕首内。

  这两件神器曾经伴随着谋杀之神猎杀过无数的神灵,现在,也将伴随他,走向巅峰!!

  斯图·亚特脸上的笑容逐渐疯狂。

  这几个月的时间,他已经摸清了这座城市的脉络,现在,是时候展开计划了。

  这座城市从外界攻破起码要十倍的力量,但他们却有个致命的缺陷,那就是这座城市的主人——卡查尔城主。

  他只需要潜入到其身边,用匕首割断对方的喉咙,用虚幻之脸吞噬其灵魂。

  只要能杀死对方取而代之,那么一切荣耀都将归属于他,谁都无法再阻止他。

  此刻已经转变成为血色的眸子中,杀机毕露。

  血族也许会知晓他们主宰的陨落,但他早已经做好的对策,在猎杀卡查尔城主之前,他会想办法调动血族离开破晓之城。

  等到他杀死卡查尔城主之后,他会立刻掌控破晓之城的军队,到时候血族如果不听从他的命令,他可以直接调动破晓之城的军队猎杀对方。

  甚至他会让那些吸血鬼连破晓之城都进不了!

  以斯图·亚特对破晓之城军队的了解,卡查尔城主只要下达的命令,军队是绝对会执行的,哪怕是让他们猎杀血族!!

  这些低贱的吸血鬼,还能难得住他?

  斯图·亚特对自己的计划信心十足,他为此已经做好了充足的准备。

  “这就是阴谋的魅力,真是让人着迷......”

  这位骑士与谋杀之神把手中的弑神匕首放在舌尖轻轻舔舐,眼神迷醉而变态。

  第一步,了解破晓之城的一切,已完成

  第二步,成为血族中的一员,已完成。

  第三步,接近卡查尔城主,谋杀对方,正在进行中......

  ——

  ——

  ——

  李德看着地板上躺着的半人马之神,表情颇为古怪。

  他原本想要直接奴役这头神灵的,但最后却发现......没用。

  他无往不利的神术——灵魂同化,施展在对方身上,就像是泥牛入海一样,瞬间消融了,没有泛起半点波澜。

  这让他有些蛋疼。

  “难道只能杀了???

  而且好不容易抓个活的神......就这么杀了是不是有点浪费了?”

  “而且这家伙的灵魂也是个宝贝啊,杀了灵魂必然会消散,得先想个办法把他的灵魂抽出来再说......”

  别人是没有好东西头疼,李德是因为东西太好了不知道怎么处理而头疼。

  砰砰砰~

  就在他纠结的时候,敲门声响了起来,片刻后哈里森迈步进入了屋内。

  看着地面上昏迷不醒的半人马之神,这位市政厅议长眼皮直跳。

  他也是第一次见到活着的神灵,这个神灵可不是李德册封的伪神,而是货真价实的神灵,虽然现在力量有点弱,但再怎么弱,那也是神啊......

  “冕下,您打算这么处理这头半人马之神?”

  李德摇了摇头。

  “这家伙没办法用神术收服,我也正头疼呢,杀了的话如果不把他的灵魂抽出来也太浪费了......”

  “灵魂?冕下,枯骨是亡灵啊......”

  “枯骨?那个白痴!!身为一个亡灵,竟然连剥离灵魂的魔法都不会!

  而且就算会只怕也难,神灵的灵魂可不是那么容易抽离的......”

  最后李德无奈的摆摆手,“算了,我先把他封印起来,找到办法了再处理。”

  哈里森闻言也只能苦笑无言,剥离神灵的灵魂,这事我也没经验啊。

  “那些半人马安排的怎么样了?”

  300万的半人马,这可是一笔巨大的财富,用好了对破晓之城的帮助可是极大的。

  “已经安顿好了。

  其中280万人已经运送到了地下世界,另外20万则安排进入了深渊碎石位面。”

  哈里森回应道,“冕下,这些半人马都安排破晓教派的牧师进行了传教,预计在未来半年之内,他们将会全部成为我们的信徒。”

  李德点点头。

  “安排到深渊的20万要密切观察他们的情况,在必要的时候进行轮替,否则深渊的规则会让他们堕入成为邪恶半人马......”

  哈里森闻言意味深长道。

  “冕下,成为邪恶半人马也许并不是坏事。”

  不是坏事?

  李德眼睛微微一眯,瞬间明白了对方的话意。

  思索了片刻之后,点点头。

  “那就放手去做吧,20万半人马,我们还牺牲得起。”

  慈不掌兵,义不理财。

  半人马是守序中立阵营,但如果转变成为守序邪恶阵营能获得战斗力的提升,他并不介意让这些半人马被转化。

  他要的是一支强大的军队,不需要只能吃干饭的饭桶。

  半人马不是穴居人,穴居人没有战斗力可以理解,但是半人马没有战斗力他要来干什么?

  如果是单纯的信徒,一个半人马比5个穴居人吃的都多......他费这个劲浪费粮食吗?

  “是,冕下。”哈里森应答之后继续道。

  “还有一件事要跟您汇报。

  三天前埃米大人研究出了一种新的瘟疫,具有大幅度强化人体战斗力的效果,而且其副作用处于完全可控状态,不会让人丧失理智。”

  哦?

  听到这个消息李德眼睛立刻亮了起来。

  埃米获得他赏赐的瘟疫神职之后可是一直在研究瘟疫,这都快一年了。

  现在终于出成果了吗?

  “已经安排测试了吗?具体效果如何,副作用是什么?”

  “已经安排了,瘟疫的效果非常强大,最高能提升三倍的力量和身体素质,而副作用就是会导致身体畸变,扭曲,成为可怕的怪物。

  因为副作用的强大,短时间内无法应用到我们的军队上。”

  哈里森略微有些遗憾,这次的瘟疫效果非常好,但是副作用也有些蛋疼。

  没几个人愿意变成人不人鬼不鬼的怪物。

  李德却毫不在意,“破晓的军队没办法使用,那为什么不用深渊恶魔来实验呢?

  恶魔为了追求力量,对外观根本不会在意......”

  哈里森笑着说道。

  “冕下,您的想法跟埃米大人英雄所见略同。

  埃米大人已经开始在恶魔身上开始实验了,我只是有些可惜我们血族和其它军队没办法使用。

  毕竟那种强化身体的效果实在是太好了。”

  李德点点头,“好,先进行实验,确定没问题之后再跟我汇报,到时候我们再进行大范围的推广。”

  说完像是想起了什么,目光灼灼的看向哈里森。

  “格林城现在的情况如何了?”

  这段时间他忙着处理矮人山谷旧日邪神,解决矮山丘陵的半人马,一直没关注格林城的事。

  哈里森闻言脸色立刻沉了下来,眼中有着压抑不住的怒火。

  “冕下,那个该死的贵族之神已经发疯了!

  为了对付破晓教派,甚至他出动了牧师和教堂骑士直接动手!!”

  “你们这些卑贱的异教徒!!伟大的贵族之神在注视着你们,你们竟然还敢来信仰这个伪神的教派?!!”

  格林城,南区的一条街道上,数十位佩戴着贵族之神教徽的教堂骑士正满脸嘲讽的推搡着来破晓教堂内祈祷的破晓信徒。

  周围此刻聚集起了不少看热闹的人群在指指点点,大部分都是对破晓信徒的同情,因为这样的场景他们这几个月见的太多太多了。

  “不!!我们是伊洛冕下的信徒,哪也不去!!这就是我们该去的地方!!”

  一个虔诚的破晓信徒满脸怒火的对着旁边的教派骑士大吼,脸上充满了不甘和愤怒。

  这些该死的混蛋已经连续几个月这么肆无忌惮的打压破晓教派了!

  往日里教堂有破晓牧师在他们还不敢如此放肆,但今天是破晓牧师在主教堂集会的日子,就这么短短的时间,这群教堂骑士就占据了破晓教堂的入口。

  “怎么,说你们是伪神的信徒,还不服气??呵呵,这些该死的异端,如果不是伟大的冕下对你们仁慈,你们这些异端早就被我们吊死在教堂大门上了!

  伊洛冕下?呸,一个伪神,有什么资格在格林城内接受信仰!”

  这种渎神的话语瞬间激怒了破晓的信徒。

  “你怎么敢污蔑伊洛冕下!!你这是渎神!!”

  “这个该死的渎神者,应该被烧死!!”

  “跪下道歉,要不然我今天让你知道亵渎伊洛冕下的后果!”

  群情激愤之下,这些破晓信徒朝着教堂骑士就冲了过来,虽然信徒有不少低等级的职业者,但再怎么样他们也不可能是强壮的教堂骑士的对手。

  虽然人数相等,但是很快就一个个被踩倒在地。

  破晓教堂之外,一片哀嚎。

  而路过的居民见到这一幕脸色不禁十分难看,但也没人敢说话,不少人低着头,压抑着内心的情绪,快步离开了现场。

  【章节未完,当前页面不支持此浏览器,请更换其他浏览器打开本页面即可正常阅读】

看过《我成了血族始祖》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