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中文 > 论自带外挂的好处 > 第四百的三章 动荡的空间

第四百的三章 动荡的空间


  顾予期为何会加入战局,高阳臣稍微一想就能明白其中原因,但这些原因此刻并不重要,所以他没有兴趣去过多思考,愤怒和仇恨让他只想杀了对面的高姓修士。

  他当初决定下界寻找剑灵,一为追求世间至强的力量,二为的便是他的父母、家族。

  可如今父母都死了,还和家族有脱不开的关系,这于高阳臣来讲无意于信念崩塌,几百年来的坚持瞬间没了意义。

  半空中的打斗十分激烈,各色的灵光在上方闪烁,溢出的庞大灵压气势逼人,童言只是站在不远处观战,就能感觉化神气息的压迫之力。

  这种灵压于她没有什么影响,只是其中蕴含的强大力量,诱发了她身体本能的防备姿态。

  她凝神看了片刻,发现顾予期和老鬼加入后的战局呈现胶着状态,并不如理想中的往一边倒。

  只因他的雷系刚好克制鬼气,和老鬼配合时难免有些束手束脚,偶尔总被对方寻到弱点突破合围。

  高阳臣从开战就是全力赴战,同为化神期,高姓修士也不得不拿出真本事来应付,原本仗着修为高出他几分有着胜面,不想突然多了一个化神鬼修和元婴剑修搅局。

  他的优势已然失去,反被三人压着打。

  高姓修士被打压的生出了火气,骤然释放一个金鼎在上方,将一应攻击全部阻挡在外。

  有这么个古怪的金鼎现身,对面三人居然暂时难以突破他的防御,而他却可以不受限制的攻击他们。

  高阳臣认得这是一件防御仙器,在它的防御中,同修为之下的任何攻击可以抵消十分之八,而且时间至少可以坚持一刻钟。

  生死战斗中就是一秒都极其重要,更何况是一刻钟之久,他们长时间无法突破金鼎的防御,很快就会被动的被对方逐一击破。

  高阳臣抬起有些颤抖的手擦去脸上的血迹,神色沉重的望着金鼎一路破开鬼气的封锁,势不可挡的冲过来。

  死亡他从来不惧,只是可恨心魔缠身,修为受限无法飞升,不能追去上界报仇雪恨。

  可笑他一生自诩运筹帷幄,最后却败在了自家人手中。

  高阳臣目光一厉,泛着寒光的灵剑骤然亮起强光,周围的灵气迅速聚集,整个空间似乎都在他的举动下变的颤动扭曲。

  他在拼命,以最强的杀招要破金鼎的防御,寒渊境内空间不如外界结实,承受不住化神修士的强大破坏力,逐渐开始产生微不可查的波动。

  修长的剑身幻化出一个虚影,携带着高阳臣全部力量迎上冲来的金鼎,两方力量相撞的那刻,周围的空间壁波纹般的剧烈动荡一瞬。

  几乎是亮光爆发的瞬间,童言的耳边徒然响起高阳臣的大喝:“童言!你还在等什么,用神剑剑鞘破开金鼎防御!”

  顾予期因为高阳臣的话看向童言,本能的感觉她这么做会产生不可挽回的后果,当即出声阻止,“别听他说,立刻离开这里!”

  老鬼骨头咯吱作响,看着童言的方向没有说话,因为没有皮肉,他连皱眉思考的表情也做不出来。

  高阳臣额间已经冒出细汗,身上的伤口在压力之下不断涌出血液,他冷笑道:“顾予期你应该明白,她若不动手,我们几个只能等死,我们一死,她也不过是死路一条!”

  顾予期沉着脸,大手捏紧剑柄不语,眼睛直直盯着童言的方向,任何话都不必说了,因为她在听到高阳臣喊话之后,立刻做出判断,拿着厚重感极强的神秘剑鞘一往无前的冲了上来。

  他连阻止都来不及,眼睁睁的看着她持着剑鞘,犹如一把利剑瞬间击在金鼎上。

  力量爆发的那一刻,空气都凝滞了一瞬,金鼎后方悄然裂开一道口子,短短一息后又合拢,一点痕迹也没有的消失。

  也就是这一瞬间,金鼎宛如破壳一般龟裂碎了开,高阳臣的巨剑丝毫不顾及她还未退走,直直往高姓修士身上斩了下去。

  顾予期目眦欲裂,后悔起自己判断留下来生机更大的判断是否正确。

  分明不是被高阳臣锁定的目标,剑光下的童言仍感觉到一股窒息的压力感,她本能的抬手,挥动剑鞘挡下攻击,却还是被犀利的剑气砍的直坠下地。

  顾予期飞快的冲过去接她,快要抓住人之际,一股危险的气息冲他而来,他不得不闪身片刻,也就是这一秒的停顿,前方坠地的童言被高姓修士强行抓住。

  “哈哈哈……我看此人才是真正的剑灵,高阳臣你刚刚竟然敢骗我,实在可恶!”

  高姓修士胸前有一道高阳臣斩出来的恐怖剑伤,若是再深半寸,足以将他的皮肉全部割破,露出里面的内脏。

  可如此重伤之下,高姓修士仍能擒住童言,与高阳臣有一战之力。

  童言的脖子被他掐住,手中的剑鞘已经被他强行夺去。

  四周铺天盖地的鬼气包围这里,模糊着周围的视野,童言趁着对方分神看剑鞘之际,手中悄然弹出一个半死不活的透明物落到他身上。

  那正是刚刚她在树上收获的透明毒虫。

  这种毒虫原本对化神期作用不大,但此刻高姓修士身前有个巨大伤口,毒素能轻易侵入他体内,控制他几息绝对没问题。

  果然,她判断的没错,毒素发作让高姓修士面色一变,身体骤然僵硬了几息。

  童言抓紧时机,召出灵剑直接刺穿他扣着自己脖子的手腕,翻转剑身解除控制,然后立刻全速退开。

  才退到一半,高姓修士已经恢复过来,暴怒的朝她攻击而去,童言此时来不及躲闪,准备硬扛下。

  关键时刻,一个黑影倏然冲过来,带着她冲去一边,飞出了攻击范围。

  顾予期死死钳住她的手腕,眼眶泛着些许赤色,心里还未缓过来的恐慌和担忧,让他忍不住沉声斥道:“谁让你上来的!我不是让你走吗。”

  “走了之后呢?”童言抬头追问,面上亦是隐忍的怒色,“走了之后又怎么办,晚点回来给你们收尸被杀,还是躲在哪个角落等他搜过去再死。”

  顾予期被她问的失语,动了动有些苍白的嘴唇,说:“我不会让那样的事情发生。”

  说不会就不会吗?她信他的承诺,却对眼前的局势不够信任,她不想赌,只想用自己的力量拼一拼。

  不过他的担心从来不是错,童言放缓了气势,过去抱了抱他,“你不想我死,我又何尝想看着你们去死,你总是让我逃跑有什么意义。”

  顾予期沉默下来,片刻后回抱住她,沉声道:“那你要小心。”

  随后两人分开,共同赴身战斗。

  没了金鼎又身受重伤的高姓修士已渐渐露出败象,可长时间的僵持让双方都觉得吃力。

  缓气的时候,童言的神识探入和罩周围的鬼气中,隐约察觉到灰色下隐藏着未知的危险,却又难以区分是鬼气还是其他原因造成的。

  她有心想提醒一下顾予期他们,然他和高阳臣一前一后配合围攻高姓修士,自己若开口提醒,只怕他会分心。

  思忖一瞬,童言跟老鬼提议收了鬼气,虽然有鬼气封锁区域能让他们占据优势,可同样会阻碍他们的视野。

  老鬼也感觉到空间的不对,提醒童言道:“空间…不稳,你要当心。”

  童言愣了愣,立即查看周围,视野清晰的四周空间,在三人的剧烈打斗之下剧烈波动,某些地方不时的裂开拳头大的空洞。

  空间壁震碎后会形成空间裂缝,若不小心被吸进去,空间愈合之前还未能出来,人将会永远落入空间洪流中去。

  不知道想起什么,童言的脸色瞬间变得惨白,抬头望着顾予期的方向,唇瓣细微颤动。

  回溯小镜,原来曾经在镜中看到过的画面,竟是现在的场景?

  仿佛验证她的猜想,刚刚还在开合的空间洞,蓦然逐一镜面般的裂开,一个个巨大的空间裂缝出现在半空,如破了洞的气球,疯狂往外吐气。

  与此同时,上界的某处荒野之地,天空中劫云聚集,雷声轰隆作响。

  劫云下密密麻麻的围着一堆人,不过他们不是来观看他人渡劫的,而是奉域主之命,前来追回被盗走的神器回溯之镜,以及尽可能的捉拿窃贼。

  可看到劫云下庞大的妖狐之身,九条巨大的狐尾铺天盖地的占据大片天空,追来的人纷纷怀疑自己能不能完成这两个任务。

  他堂堂一个九尾天狐,为何要跌份的盗取域主的神器。

  众人不解之际,一个站在最前方的青年上前了几步,他一头黑发半束半披,锐利的凤眼似笑非笑时带着几分邪气。

  “苏九,交出回溯之境,硬闯我域主府一事可既往不咎。”青年的语气平淡,似乎并不怎么在乎丢失的神器。

  【章节未完,当前页面不支持此浏览器,请更换其他浏览器打开本页面即可正常阅读】

看过《论自带外挂的好处》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