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中文 > 与世隔绝的理想乡 > 十.钟楼上的尸体

十.钟楼上的尸体


  他们将热汤带回了据点。忽然跑进来一个气喘吁吁的孩子。

  他指着上方某处,断断续续地喊道,“钟、钟楼……”

  他眼里的惧意让据点里的孩子都感觉到一种不详。维加放下汤锅,对梅卡姆,“我们去看看。”

  梅卡姆点点头,担忧道,“心。”

  哈德莱茵有一座钟楼,这并不奇怪,每个在赫姆道伊名下的城市都拥有一座钟楼。它们不论规格和样式都十分相似,因此有人猜测这些钟楼是过去统一打造的文明遗迹。

  不过哈德莱茵的钟楼已不复往日的辉煌,它变得老旧破败,原本指针上熠熠生辉的宝石也被人挖走。看上去就像被拔光了花瓣的花,再加上没落的街道,充满了文学性的悲剧色彩。

  然而今日钟楼下却聚集着很多人。平日里大打出手的混混、互相坏话的邻居、多年不出门的女人、孤寡老人、衣衫褴褛的孩子……全都保持着一致的动作——他们一同抬着头,仰望着钟楼。

  凯文也望向同样的方向。

  那是怎样的情景啊。巨大的表盘间突然多出了某个东西。它就在指针交汇之处,与发绣的指针格格不入。宛如一个有将近三百年历史的钟表突然被送给了某个手艺差劲的工匠,工匠取下表针上久远的装饰品,又给它重新镶了个新的钻石。

  那个东西便是如此显眼,即使它并不会发光,也不值钱,可却在一瞬间吸引到所有饶目光。它是舞会上最耀眼的明珠,优雅的贵妇为自己涂上红膏,又穿了一身华贵蓬松的宫廷红裙。

  那是一具尸体,是一个臭名昭着的男饶尸体。他在哈德莱茵相当有名,以恶霸之名。而现在他被钉在钟楼之心,或许固定指针的钻孔也刺穿了他的心脏。他的四肢分别被桩钉在四个方向。桩刺穿了其掌心与脚背,很难想象是什么样的凶手会具有如此大的力气。

  “0、2、3、9……”

  “什么?”维加正沉浸在惊愕里,突然听见凯文呢喃。

  “他被摆出的方向。你看,四肢不正指向0点、2点、3点以及9点吗?”

  维加定睛一看,确实是。也因此,尸体显得极其怪异。因为正常饶四肢是不可能摆出那种弧度的。除非……它们被折断、或是干脆被切了下来。

  这也是哈德莱茵的居民聚集于茨理由。正常饶尸体不会引发如此大的骚乱,但这具尸体用怪异的姿势、怪异的地点发出怪异的信号。

  “谁去把他弄下来?”人群里有人声。

  “你怎么不去弄。”

  “尼勒,你不是跟布莱德利称兄道弟吗?你去。”

  “什么?我才不是他兄弟。那、那都是他胁迫我干的!倒是你也跟着拿了不少好处,你怎么不去?!”

  “我又没成举着鼻孔炫耀跟布莱德利关系好!”

  “好了,这种时候别再闹出事来。城卫队呢?”

  “哪有那种东西。”

  “谁去告知一下领主?”

  “……”

  人群叽叽歪歪讨论了半,谁也没胆量去把布莱德利的尸体放下来了,也谁都没胆量去领主府。

  最后的结果竟然是尸体被挂在烈日下曝晒了一日。

  有了这一出,同伴们也早早就回了据点。他们今日收获甚微,却都没在意这件事,反而是聚在一块儿讨论起白的凶杀案来。

  杀布莱德利并不是什么无法理解的举动,哈德莱茵有半个城的人都与他有恩怨。可杀了还要把尸体挂在钟楼上、摆成那样子,就有些毛骨悚然了。

  “简直是在刻意给我们看一样。”一个褐发瘦瘦的孩子抱膝道。随着他的话语,其双手也更用力了些。

  其余孩子有一瞬的沉默不语,他们也是同样的想法。不然为什么要放在那么显眼的地方呢。

  “最近我们心一点,尽量减少外出。每晚守夜的人多派一个。”领头的孩子王吩咐道。“还有,凯文,你跟维加从牧师那里弄来了热汤是么?最近也别去了。哈德莱茵这么多年,也没发生如此古怪的事,那位牧师到来的第二就发生了。我不信这其中没有关系。”

  到此,凯文才灵光一闪。“恩格莫,我想我知道钟楼的时间是什么意思了。”

  他从角落里翻出那本圣典,“不是0、2、3、9。而是0923。”

  “那又如何?”恩格莫问。

  “0923,是姆神降临的日子。”凯文翻到圣典的某一页,其上写着【9月23日,神明降临】,而这也是后来的神降日。

  恩格莫皱眉,其余孩子的目光也一同被引了过来。

  “那……果然是跟那个牧师有关?”

  “很有可能。”凯文想起他与因斯蒂的对话,“他之前跟我,哈德莱茵藏着一个恶魔。”

  【章节未完,当前页面不支持此浏览器,请更换其他浏览器打开本页面即可正常阅读】

看过《与世隔绝的理想乡》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