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中文 > 黑魔法使 > 第264章 仇怨

  布鲁吹出的狂风有多强,贾罗是知道的。

  没能造成啥破坏,并非招式不厉害,只是地下基地太过结实。

  布鲁能否轰破天花板,贾罗心里没底:到头来还是得靠他,我咋就这么没用?

  只要放下巴克,贾罗就能腾出手来,施展【死亡风暴】:他都这样了,要是丢下他,我还是人吗?

  时至今日,贾罗仍在意一件事:我是人,不是怪物!

  人和怪物的根本区别,是什么?

  怪物只懂杀戮?

  得要什么样子,才算是人?

  尽管有受到神子的影响,贾罗还是希望,自己是个人!

  我是个人,他对我还有用处,我不能丢下他不管...

  贾罗使出的【大黑炎术】,只烧死了十多只巨鼠。

  【死亡风暴】没法动用,他只好继续释放黑雾。

  不巧的是,他努力释放出的黑雾,竟在一瞬间,全都消散。

  连同护在他身前的障壁,也都消失了:糟糕!

  此番状况,让贾罗如临大敌:高级种?

  高级种是广大冒险者的噩梦,即便贾罗晋升了D级,也没有绝对的把握战胜。

  眼下还是白天,绝大多巨鼠在熟睡,贾罗好希望前来的,实力别太强。

  远远瞧见欧格时,他的脸色阴沉无比:它果然还没死!

  当初逃出下水道后,贾罗就有想过,欧格可能还没死。

  欧格的气息强大了不少,让他非常慌乱:布鲁应该搞不定它,该怎么办?

  奇怪,它这么厉害,当初..我是怎么逃走的?

  欧格一发话,众巨鼠立马退出大厅,不过它们并没离去。

  欧格走进大厅后,倒没着急出击。

  欧格一副随时会暴走的样子,贾罗很明白,他在想什么:我又杀了不少它的同胞,恐怕很难善了了!

  【臭小鬼,一段时间不见,你倒是变强了不少嘛!不过终究还是得死!】

  兽人语作为大陆的第四大语言,偏偏没在人类中普及。

  对于魔物而言,兽人语是第一大外语,有时还会是唯一的语言。

  贾罗倒是想学,偏偏学不会,兽人文歪七扭八,发音还很怪,很难发得准。

  即使放在龙之塔,也没啥人会。

  只能说,兽人语既是魔物的特有语言,也是它们的通用语言。

  贾罗是听不懂,但能猜出欧格在说啥:“我没想对你们怎样,是你们非要逼我这样!”

  “如果肯放我们走,我保证不会再来你们这!”

  欧格听不懂贾罗的话,倒是有名哨兵听懂了:【大人,他想要我们放他们走..】

  【哼,我都来了,你还想走?】

  由于近期杀了不少人类,欧格的性情,变了很多,他比以往要更为嗜血。

  先前没着急动手,不是他在顾虑大厅里的尸体,而是他在酝酿某个杀招。

  相比于贾罗、布鲁,欧格更在意的是咕噜:上回吃了些亏,这回一定要先毁了那根破骨头!

  欧格此次要毁灭的对象,是咕噜!

  【地狱撕裂爪】,是个极难掌握的招式,哪怕是巨龙,会此招的,也不多!

  只见他身形一闪,贾罗还没反应过来,就连人带骨杖被轰飞。

  咕噜本就裂痕多,在欧格的无情轰击下,看上去随时都会报废:“啊!布鲁,给我吹死这混蛋!”

  言语不通,贾罗没指望欧格能放过他。

  先前说的话,只为缓解下情绪。

  是的,欧格给人的压迫感,太强了,贾罗难免有些紧张。

  本以为能争取些时间,见欧格说打就打,贾罗只好动用术式【棉花】:既然没法躲,那就把伤害降到最低!

  在欧格面前,耍花招是没用的,障壁也防不住。

  【棉花】有诸多奇效,情急之下,贾罗用出了它。

  身体一轻,欧格的利爪还没杀到,他整个人就飘了起来。

  欧格的杀招很强,可没法撕破黑斗篷。

  可哪怕有斗篷防护,贾罗还是被伤到了。

  欧格就那么一抓,差点废了他的肩膀:嘶..!它怎会这么强?

  斗篷经由千千婆婆修补,防护性能极高。

  可面对欧格的利爪,斗篷竟差点被撕破。

  斗篷被刮出不少划痕,让贾罗很是心疼:布鲁,拜托你了!

  布鲁早跳离贾罗的肩膀,他一直在蓄势。

  就算贾罗不说,他也会出击:“啊嘛嘛嘛..”

  布鲁原本要使出的,只是加强版空气.炮,蓄势许久后,威力非常强。

  他的咆哮声,造成了实质性的破坏,整个大厅剧烈晃动,地面裂痕频生。

  他的咆哮声不停回响,好些巨鼠当场被震晕。

  欧格哪怕是高级种,也承受不住,直至退出两百米开外,才缓过劲来!

  贾罗离布鲁不远,他也有受到波及。

  脸色难看不说,还咳出了血来:好强!

  这算是音波攻击吗?

  贾罗还好,昏迷中的巴克,就要惨得多。

  好在他没彻底变成疫鬼,始终留着一口气...

  咕噜脱手后,贾罗便在极力召回。

  咕噜也渴望回到他手里,只是这回损伤得太厉害,他没法飞到贾罗身边:【切,连只野兽都能伤到我,我啥时候..变得这么窝囊了?】

  消耗最后一丝魔力,贾罗总算召回了咕噜。

  布鲁持续喊了近半分钟,有些吃不消,喉咙更是无比难受,可以说,他这回算是拼尽了全力!

  正当他要补充些能量时,欧格再度杀来。

  欧格有着强悍的体魄,伤恢复得很快:【通通给我死!】

  欧格此次要动用的,贾罗有些印象:【爆裂飞箭】

  由于术式还没解除,贾罗仍飘在空中。

  他还有伤,面对密密麻麻的飞箭,他没法躲。

  布鲁累得不行,也没法应付。

  就在这危急时刻,大厅的天花板,塌了!

  砰砰砰!

  等欧格从废墟里爬起时,贾罗已不见踪影。

  贾罗的去向,不难猜,肯定是躲在上一层。

  欧格只需奋力一跳,就可继续追杀贾罗,然而他却没这么做:【来人,赶紧把这里清理干净!】

  天花板将要轰塌时,贾罗出了招。

  魔力亏空的情况下,他只能动用负面能量。

  可惜没能搞死欧格,就只是让欧格衰老了些!

  仅一瞬间,欧格就老了十多岁。

  若非有挂在腰上的神奇玉佩,他必死无疑。

  对于巨鼠来说,恢复生命力很简单,只需吞食足够多的食物即可。

  他的情况,起码得要三个月,才能恢复好:【该死的人类!我迟早要撕碎了你!】

  得益于欧格下令停止搜捕,贾罗躲藏好后,没再有巨鼠找来。

  虽说如此,可要是到了晚上,那就未必了!

  强行调动一丝负面能量,给贾罗造成了极大的负担。

  幸好在术式解除前,布鲁带他躲进了小房间里:“不行,我得睡会,帮我看好他们!”

  布鲁不是神,贾罗昏死过后,他也睡着了。

  倒是这时候,乌丸醒了:“好黑!咦?你们咋伤得这么重?”

  此前的动静,虽没传到地面上,不过整个基地南区,都有被波及到。

  做好最拿手的八宝饭后,千秋就在门口等着。

  可惜她没能等到布鲁!

  小心为奎克处理好伤口,她认真问道:【到底是怎么回事?】

  两小家伙面面相觑,即便他们不说,千秋也能猜到些:【唉,真是可惜了!】

  【有些事,我本想问问那小家伙,只可惜..还没来得及问!】

  忙着做饭时,千秋有在琢磨一件事:虽然很淡,但还是能闻出,布鲁的身上,有她非常熟悉的气味!

  千秋有个好姐妹,某一天,这位好姐妹被大人物看中了。

  对方搬出南区后,就很少有听到她的消息。

  直到五个月前,对方突然拜访。

  再过不久,好姐妹死去的消息,便传进了她的耳中:她的孩子,一定还活着!

  布鲁经常和怀特玩游戏,难免会有怀特的气味。

  布鲁此前拿出的零食,寻常人很难拿得出手。

  千秋猜测她好姐妹的孩子,应该是被什么人给收养了:想想也是!

  唯一的活路,只能是把孩子送到外面去!

  这么说,她是因为触犯规定,才死的?

  刚忙活完,就瞧见多玛带着伤回来,千秋淡淡问了声:【怎么回事?】

  听完多玛的讲诉,千秋提议道:【这里已不怎么安全,等过几天,我们就搬家!】

  【搬家?母亲大人,我们要搬到哪去?】

  【你们的父亲,好歹是个将军,他会为我们安排好的!】

  【切,那个只会喝酒的混蛋啊!母亲大人,我们就算要搬家,也没必要靠他!】

  啪!

  千秋的一巴掌,把多玛给打蒙了:【不管怎么说,他都是你们的父亲,最好注意你的态度!】

  千秋对多玛向来很严厉,会这般,只是希望多玛能出息些,从而不再依靠他人。

  【章节未完,当前页面不支持此浏览器,请更换其他浏览器打开本页面即可正常阅读】

看过《黑魔法使》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