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中文 > 洪荒之圣道煌煌 > 第四百六十六章 天后生产,小本本记上共工名

第四百六十六章 天后生产,小本本记上共工名


  “天皇陛下!”

  一尊妖神行至帝俊身前,躬身一礼,而后起身言道,“天后、天妃,两位娘娘行将生产!”

  帝俊闻听,从容放下手中公文,眸光幻灭,天地皆颤,“我知道了。”

  他缓缓起身,平静吩咐,“传我旨令,天河水军搬运周天星斗大阵,匀出部分力量,守护合虚宫,护卫天后、天妃生产期间的安全。”

  天皇念动,便是喝令玄黄,金口玉言,自然驱动宇宙规则,化作至高法旨。

  纵然未能极尽大一统,天上地下尽皆慑服,只是星之宗,妖之主,仍有不可思量的威能。

  刹那间。

  星河转,岁月移!

  京兆亿乃至无穷无量的妖兵妖将,尊奉回荡了古今未来的至高妖皇旨意,转动了亘古星辰……那浩瀚的不可思议的威能,甚至使岁月在天后天妃常驻的宫殿那里偏移改道,成了一片虚无之墟,是最强大的守护与隔绝,连太易大罗都无法窥探个究竟,除非他们亲身打进去,自无中生有,演化出一条道路!

  只是……

  这么疯狂的举动,真就把天庭的巅峰强者当成死人了?

  天皇!

  东皇!

  鲲鹏!

  白泽!

  还有那羲皇伏羲,大司命东华帝君……这两个虽然很成问题,在许多“明眼人”的眼中,一个是青帝太昊脚踏两船,一个是白帝少昊左右横跳。

  广个告,真心不错,值得装个,毕竟可以缓存看书,离线朗读!

  可终究,一个在人族那里已然退休,一个还在“装”着忠臣,尚未明着跳反。

  天庭出事,他们如何会坐看?

  定然要出手,表示表示。

  六尊太易巨头,共同构成了如今妖族天庭的巅峰力量,是这一个庞大族群的顶梁柱!

  再搭配周天星斗大阵的拱卫……

  谁敢来,就敢埋!

  不过……

  “帝俊这家伙,真是太小觑我们的器量了。”

  人族王庭里,女娃小小的个子,坐在威严庄重的储君宝座上,脚没能着地,悬在半空中一晃一晃的。

  她一脸的不屑和愤慨,对着老神在在的“父皇”风曦控诉,“我们是这么没品的人物吗?”

  “岂会趁着别人妻子生产的关头,进行出兵侵略的行为,甚至派出高手团,袭击天庭本部,坏人子嗣?”

  “至于这样比防贼还要戒备一千、一万倍的姿态防御,连观察卜测推算都不给?”

  女娃语气激动。

  “嗯……”风曦侧头听着女娃叫嚷,眉头肉眼可见的纠结了一小会儿,沉吟了片刻。

  最后,他终是一声轻叹,一只手从旁边的兵符上移开,另一只手下了手中的日记本,揭过了某一页。

  在那一页上,记述着往昔岁月中某年某月某日发生的事情,被风曦重点标记。

  ——迟早要报仇的那种标记!

  毕竟哪怕是到了今天,风曦也没法放下那桩仇恨。

  他,差点喝酒被呛死?!

  当年的风曦很弱,连下黑手的人是谁都不知道……可如今,他知道了!

  百般艰辛的查证、推演,终于明了真相——帝俊这厮没跑了!

  知道了仇人,一切就好办了。

  尤其是这种,新仇不断的仇人……彼为天皇,我为人王,阵营相对,干就完事了!

  新仇旧恨加一块,风曦越看天庭,那是越不顺眼。

  君子报仇,十年不晚;小人报仇,从早到晚。

  风曦自觉他,他是一个能完美兼容君子和小人两种在报仇态度上的能人,既具有超记仇属性,清单一拉,别说十年,十个量劫都没问题;同时,还能从早到晚的琢磨着,要用如何的方式去报复,以牙还牙,以眼还眼,让对面留下同样刻骨铭心的记忆!

  现在,他等到了!

  他打算做的事情,跟女娃口中鄙视的行为嘛……却是差不多。

  趁着有天后天妃生产的特殊时期,天庭凭空有了一个弱点,他与祖巫一并行动,直击天庭,让皇子公主出生即死亡,帝俊的多胎战略必须继续后延。

  同时大军开拔,攻伐天河,争取一举拔掉这些年来天庭扎下的一个个驻地堡垒,取得战局上风!

  这是最顺利的结果……其实,哪怕是只实现其中一个,风曦也觉得值了。

  可惜……可惜。

  风曦看着女娃,略有些无奈的摇了摇头。

  这小祖宗,能跟他想到一块去,本是一件好事,但……具体行为,却是天差地别。

  他风某人,讲究百无禁忌,女娃?却有着底线存在。

  ‘只是……兵不厌诈啊!’

  风曦心底轻叹,‘抓住一切机会,赢了,才是最重要的。’

  ‘之后,再怎样施展仁义都无所谓——那叫强者的宽容和怜悯。’

  ‘你现在这样心慈手……’

  “再说了!”

  就在此时,女娃愤慨、冷笑的声音继续响起,回荡在这间空荡荡的大殿中,“帝俊,你知道吗?”

  “你的两个老婆,跟我的关系可不比你差!”

  “你那么提防,有用吗?有用吗?”

  女娃碎碎念着,逐渐的趾高气扬起来,“你看你连究竟该防谁、该怎么防,都不清楚吧!”

  “我不仅不想伤害羲和常羲,还希望她们能再接再厉……”

  女娃的话音慢慢低下去了。

  风曦旁观着这一幕,心中的某些想法便是戛然而止。

  心慈手软……不不不。

  ‘娘娘她……其实也是腹黑的紧啊!’

  风曦眼神古怪。

  ‘这暗线发展的水平,不一般呐……’

  他稍稍想想祖巫的序列中,有哪些神神秘秘的家伙……忽然间,嘴角微微勾了起来。

  ‘或许……’

  ‘天吴和祝融的猫腻……我已经明白了……’

  风曦眨眨眼,将这些想法藏在心底深处,没有说出。

  最后抬头看了看星光灿烂的天庭宫阙,他便低下了头,按部就班的处理诸般公务。

  直到某一刻。

  “哼!”

  一声冷哼震动大千,星光从亘古星空中垂下一线,神威却无量无极,若宇宙倾倒,让星海流淌世间。

  与之相对应的,则是四海晃荡,沧海无垠,卷动宇内,海天一线,穷极道貌,迎上了一线星光。

  “轰!”

  群星移位,沧海桑田。

  这是两位巅峰大能的瞬息较量!

  “嗯?”

  风曦和女娃都抬头,望向了外界的天地……与他们相同动作的强者,数不胜数。

  “哇!”

  女娃惊叹,“苍龙这家伙,这么胆大的吗?”

  “孤身一龙,竟然试图窥探内幕……啧啧,帝俊得生气了!”

  “有些奇怪诶……”

  女娃歪着头,一只小手拖着下巴,做沉思状。

  “兴许是人家这些年,一直对妖族的节节小胜,心态膨胀了吧?”风曦笑着猜测道,眉梢轻挑,“而且,苍龙好歹是混巫族的……诸位祖巫的奇葩法相,挂件不是龙就是蛇,影响力巨大。”

  “他招惹本来就是对头的妖族,我们还能看着他被打死不成?”

  风曦摇头,“不过,他心里应该也有谱,不会太过界。”

  他看向虚空深处,正有一条似能横贯古今的苍青龙身横击万古,与一只若能焚尽诸天的金乌对峙。

  龙祖龙身舒展,无量无涯,他驾驭着世间万水……甚至到最后,都不是单纯的水了。

  天地之间,一切江河湖海听其号令——

  九天星河也是河!

  时间长河也是河!

  元气大海也是海!

  虚空大海也是海!

  宇宙诸象,大道诸貌,都被苍龙的水之道给包容进去……而后,龙身一崩,一抽!

  虚无自化,诸天自生!

  在虚无中推动先天五太演变,成就无边大域,一切规则随我制定……这是太易的层次,有最恐怖的力量!

  与之对应的,是天皇帝俊冷眼看去,身后展开金乌法相,大日的光辉照耀永恒。

  在许许多多的神话里,都流传着这样的说法——日,最贵,最重!

  它的光辉,是一切生命诞生的源头;它的轮转,是时光转动的凭依……

  如果说,苍龙的手段,是大包容,大覆盖,直至大一统,是无上的神道终极;那帝俊,则是超然的,照耀一切,播撒光辉,引领着宇宙和生命的运转前行。

  而此刻,这两种终极碰撞了!

  那是最宏大的道象,是无尽的毁灭在凝聚浓缩;也是最微缈的波澜,因为连毁灭的规则都被重新制定,交战的余波根本不会牵连到这一方天地时空中。

  自衍虚无,于其中对峙……两尊强横无边的古神大圣,落在诸神眼中的身形都模糊了,让外人难以洞察清楚具体的过程。

  “不能闻道观战,诚可憾矣。”

  不知有多少大罗叹息。

  这种大人物的交手,演道争锋,实在是太难得了。

  只是,他们不知道、甚至是那些好奇观望的太易大罗也不知晓的是……

  那正在打起来的两尊巫妖巅峰强者,另有隐秘。

  ……

  “苍!”

  帝俊语气冰寒,“我的妻子生产,你却来闹事?!”

  “闹事?不不不。”苍龙淡然,“我只是觉得,这是一个很好、很合适的光明正大交流机会,顺带着还能洗清一些嫌疑,摆脱一些未来的纠葛。”

  “哦?”帝俊怒急了,反倒是笑出声,“这么说,我还得感谢你喽?”

  “那到不用了。”苍摇头,“我只想要趁此机会提醒你,时间宝贵。”

  “围杀东华的事情,不要拖得太久太晚。”

  “你很着急。”帝俊淡漠道。

  “有点吧。”龙祖并不否认,“火师那边最近使的烂招有些多。”

  “不走寻常路,专挑奇门小道钻。”

  “靠牵线搭桥、婚姻做媒,来凝聚人心……这像话吗?”

  “跟火师走,妻子/丈夫到手……拿下半身来影响上半身,也是没谁了。”

  “这就罢了。”

  “到了现在,更过分!”

  “大大咧咧的鼓捣明星偶像,后羿那家伙天天在我面前晃悠,晃的我心烦……”

  “晃悠便算了……竟然还有小道谣言放出,他与天帝之女彼此间互有情愫!”

  “这是要做个大钉子,把火师的风彻底吹到我龙师的地盘里!”

  “这对你,对我,都不是一件好事。”苍龙看着帝俊,“我拉拢手下,保持报仇的心态,可不容易。”

  “当白帝在人族中的影响越深,到时候遭难……恐怕有一些大巫,不会坐看,改变主意。”

  “所以了。”

  “你若还想杀白帝,就赶快点。”

  苍龙提醒。

  这是他此次如此明目张胆打上天庭的原因,还挑了那么一个特殊的时间点。

  当然,在这背后,还有他一些不好详说的内幕。

  自然是……事后洗白嘛!

  你看。

  他苍龙如此的凶残,杀上了天庭,要打杀天后天妃,坏其子嗣——这是多大的仇恨?

  这般的仇恨下,事后他又如何会跟天庭方面勾结,一起围杀白帝少昊呢?

  对吧?

  道理说不通吧?

  尽管这说不通的道理,只是面对普罗大众的,对于高层一览无遗……但这就足够了。

  他苍龙,也只是做做个样子……当凶手的同时,客串一下热心的观众,协助案件处理。

  这其实,就是拿帝俊做刀了,演一场戏。

  这般道理,帝俊也懂。

  认真仔细的上下打量了几眼龙祖,最终天皇点了点头,“好,我知道了。”

  “不过,我不希望这样的事情,还有下次……算了。”

  帝俊似是想到了什么,便是改口,“无所谓了。”

  “大家各有立场,自当无所不用其极……就希望到头来,谁也别怨,谁也别恨。”

  “手段不如人,死也活该……不是吗?”

  天皇淡笑。

  “是极!是极!”龙祖也是跟着笑了。

  “那,就这样罢。”帝俊伸手,向前一按。

  龙祖心有灵犀,也是伸出了一只手掌。

  “嘭!”

  震动古今的巨响声中,伴着两道身影的分开,还有两道刺目的血光迸射,映入强烈关注的诸神眼里。

  “高手!高手!”

  “彼此!彼此!”

  两个影帝闷哼着,退回到各自的地盘里,就此止戈。

  【章节未完,当前页面不支持此浏览器,请更换其他浏览器打开本页面即可正常阅读】

看过《洪荒之圣道煌煌》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