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中文 > 提督中年 > 第四百五十三十章 贼窝的提子

第四百五十三十章 贼窝的提子


  “方舟!”这丫头,明显就是在报复呢。

  提尔比茨刚才下她面子的事情,她可给记在了心上,这一转眼,碰到了给他使绊子的事情,就为难到了自己的头上——可为什么是我?

  难道,就是因为我这比较热情的接待她?

  我只是给他介绍一下舰队的基本情况,你在这儿怎么就跟我使上了小性子了。这不是我作为一个提督应该干的吗?

  哎,女人呢,难怪都说唯女子与小人,难养也。

  没想到,就连平时稳重大方的和平方舟,都是一样的会使小性子哈:“你就别吓唬她了,哪有这么惨。提尔比茨呢,这个关于我们舰队的这情况呢,虽然也和她刚才说的有些相似,但是到也没那么严重,反正对于我们来说,在最近这一段时间里,这资源呢,总是不够的,不过舰队里现在可以根据大家的情况,来随时的调整,安排大家使用资源的先后顺序的。”

  没见刚才圣地亚哥就拉着好几船的物资给跑的出来了:如果不经过同意,就她们,哪里有可能从朱八月那里拉出物资来。

  而且,

  提尔比茨啊。

  铁血家,孤独的北方女王嗳!

  一个被围堵的仅仅只能呆在港口里,并且就算只呆在港口里,也同样的就让整个皇家窑子里都惶惶不安,追踪下定决心也要把她给毁掉的存在嗳。

  再加上她现在还受了伤,结合着她的身世,和之前看见的那一个锈蚀的没法看的舰炮。一下子,就有着那种类似虎落平阳的忧郁和凄凉,让人不由得就升起了一丝怜悯之心:“其实现在刚才她说的这种情况的主要原因,就是因为在我们的舰队里的内个现在还没有具现完成的,是一个岛姬,喏,就是屏幕上的内个,嗳,方舟,帮忙给放大一些。”

  这个方舟,这会儿,小脾气还不小呢!

  自己只不过帮着新来的,而且还受伤了的提尔比茨介绍一下舰队的情况,她就竟然有了一些小脾气,都不在像原来一样,看着眼色及时的帮着自己给更换放大视频画面,还得自己喊一声她才动:“嗳,你看,这就是……嗳,对了,方舟……哎,你看,这就是八月的舰体,她就是刚才我说的那个岛姬,看着是不是挺壮观的。也就是因为她的舰体有着这么大,是一个完整的小岛,而且好像还能继续的增加体积,所以,在我们的舰队里,那真是有再多的资源,那也是不够用的——当然,这也仅仅是现在的这一段时间而已,等到以后,这岛姬八月的战斗力出来了,然后咱们就可以……嗳,提子,你在听不?”

  也不怪林建国有着这样的一个疑问,从他开始说话伊始,他是热情洋溢的,但是提尔比茨,她就静静的侧躺在那里,闭着眼睛,仿佛一个雕塑一样,一动不动的,连脸上的表情都没有变化过分毫。

  这不得不让林建国怀疑:这个丫头,说不定,搞不好就把自己的声音当做了‘催眠曲’给用了,然后就在这憨憨的睡着了——唔,就像是小时候抱着的内些小不点儿一样,在心情不好或者是身体不舒服的时候,就非要你在旁边说着话,哄着她才能睡着。

  哪怕是你明明看着她睡得挺香了,可是只要你的声音一停,或者说只要你有着想离开的动作,那么立刻的,她就会瞪圆了一双圆溜溜的大眼睛,一脸惊惶而不满的看着你。

  唔,也是和在学校里课堂上的学生们有的一些类似的——她们,更加的增加了一些主观能动性,可以随时的在睡眠和清醒之间来回切换。

  “唔,”斜斜的撑起一只眼睛,有气无力的瞄了一眼林建国,表示自己并没有睡着以后,提尔比茨的眼帘,又迅速的合拢了起来。

  只是,喃喃的,一句微弱的询问,轻轻地传了出来:“为什么,叫我提子?”

  为……

  是啊,为什么要叫她提子呢?

  难道还要自己告诉她,在游戏里玩家们给她起的外号,或者说是昵称,就是叫做‘提子’:“唔,内个,在我们那边呢,通常都是姓在前面,而名字在后面。熟人之间相互比较亲密一些的称呼,有不少也就是直接的喊对方的姓,然后在前面根据年龄或者关系加上一个‘老’或者‘小’。”

  “你的名字叫做提尔比茨,所以……”林建国有些讪讪的笑了笑,这在双方的关系还不是多么亲密的情况下,直接的就喊对方的外号,确实是有些太过于随便了一些。

  尤其是当对方还是一个年轻而漂亮的女孩子的时候,这样做,按道理来说,就有些实在太过不尊重了一些的。

  不果这个提尔比茨一看就是属于当年不怎么好好学习的那种调皮捣蛋的学生:就是她刚才在说话的整个过程中,她的脸上的表情,竟然能够保持着纹丝不动。

  甚至连说话的时候,如果不是站在他的身边,连连她的嘴唇,都看不到多少活动的痕迹。

  高手!

  这,明显就是有着丰富的经验,会偷偷的聊天传小话的高手啊。

  就这水平,如果不是待在她的身边,亲眼的看见声音是从她那里传出来的,这种说话方式,几乎就相当于传说中的内种江湖奇技腹语了。

  “?”睁开了两只眼睛,抬头瞥了一眼面前的这一个中年男人。提尔比茨又一声不吭的闭上了眼睛,继续像之前那样仿佛睡着了一样的躺在椅子上。

  ?

  这个,是什么意思?

  “那,你要是不反对的话,我可就当做你默许了啊?”虽然平时都显得一副不怎么聪明的样子,但是这种在追女孩的时候,顺杆爬的本事,林建国还是有的。

  在仿佛自说自话的获得了同意以后,林建国也就很自然的把话题转到了目前最重要的事情上:“嗳,对了,提子啊,这个我想问你一点事!你在这里呆了这么长的时间,知不知道,里面有重樱国的潜艇,大约有……”

  回头看了看和平方舟,这一会儿,和平方舟到是很灵性的将平板举到了林建国的面前,上面清晰的显示着之前所得到了有关将圣地亚哥给装走的那个潜艇的数据:“……长度,大约有九十六米,宽度在5米左右,舰体上涂装着蓝白色的海洋迷彩,隐遁能力那是相当的强……”

  提尔比茨的眼睛终于的睁开了。

  而且还瞪着溜圆的看着林建国,显出了一副很是吃惊的模样。虽然没有开口说话,只是她的这一个表情就已经很说明了不少东西。

  “……咦,这么说,你是知道她们了?”林建国很开心,心底的一块大石头也终于得放松了下来:这下,人,就是丢不了了。

  虽然之前大姐头石林瑶她们都已经缀上了那一个潜艇,但是这一直没有一个熟人的话,林建国还是挺担心会出现对方不太好说话的情况的——常年的在一个讲究关系的地方待的时间长了,习惯性的,遇到事情林建国也就首先的想到的是找一个熟人当中间人。

  幸好,现在找到了提尔比茨。

  这一个新加入自己舰队的,铁血的战列舰舰娘——之所以要重复这一点,就是因为,铁血的人,比较刻板,喜欢讲究一些……契约精神。

  这样的人,指望着她,可靠:“她们,是什么人?”

  目前知道的,那些人里面就有两个,一个,是之前哄着圣地亚哥她们跟着走的,还有一个,就是直接将圣地亚哥她们给装进去的潜艇:“我的有两个舰娘被她们哄走了,有危险不?”

  “哦,没事,”

  ……

  然后呢?

  林建国眨眨眼,

  提尔比茨的眼睛依然闭上。

  这……就这?

  然后我这提心吊胆的,满心焦急的,问出来的,也就是这三个字?

  那我还问你干嘛呢?

  有我家的舰娘跟了上去,我自然会知道我家的那个圣地亚哥和维内托两个都没事啊。

  可是你这就简简单单的三个字,还有一个是语气助词,这……怎么又能让人放下心呢:“那个,提子啊,这不是我故意的给你找麻烦,而是,内个你能不能说清楚一点,那一个舰娘她们到底有多少人?平常都在干什么?把我家的舰娘喊过去,她们是想干什么……”

  提尔比茨终于睁开了眼睛,只是看起来仿佛非常不耐烦的瞥了一眼林建国,然后就又闭上了:“她们,没事。”

  又是……好吧,这一次比上一次有进步,多说了一个字……可是这说了和没说有什么区别吗?

  又是那简简单单的没事两个字,然后林建国的问题却一个都没有回答……这个战列舰舰娘,感情是专门的来捣乱的吧!

  我……

  还没等林建国真的蹦起来,内边,和平方舟就又出声了:“提督,大姐头已经找到她们的老巢了。”

  嗯?

  这下不但是林建国回过头来,就连一直躺在那的提尔比茨,也终于的睁开了眼睛:在墙上,和平方舟已经把石林瑶转接过来的视频信号给放到了最大,可以看见,那里,是一片潜在水底的洞窟——或者更确切的说:更像是一个海底的沉船。

  “这里,好像是她的舰体。”面色有些古怪,和平方舟用下巴向着躺在椅子上的提尔比茨指了指,一副怎么都想不到的模样。

  “她的舰体?”同样一脸惊讶的回过头,看了看躺在椅子上面无表情的提尔比茨,林建国也是一脸的难以置信:“这……怎么可能?”

  可是事情就是这么的古怪,

  墙上,石林瑶的视频方位流转,从刚才进去的内个部位,一转,转到了外面的一处位置:在这里,应该是位于舰体的船首的位置,隐约的,在灯光下,还能看到了一个‘宝马’的图案

  也不是宝马的图案了。

  只是图案锈蚀的实在有些模糊,再加上就是位于水下,隐约的,也只能看见大约一半不到的模样:“这应该是右下四分之一左右的位置。你们看,这里,还能大致的看出一个直角海蛇的模样。”

  抬起头看了看躺在椅子上纹丝不动的提尔比茨,科隆的表情有些古怪。

  既有着崇敬,又有着心疼,还有着,是一种激动而悲哀的复杂模样:“扎着马尾辫的直角海蛇,这,应该是提尔比茨号战列舰的船徽。”

  林建国回过头,和和平方舟宁海一起,打量着斜躺在那里的提尔比茨。

  提子,依然眯着眼躺在那里,仿佛一无所知一样。

  “可是,这要是圣地亚哥她们过来的话,咱们怎么会看不见呢?”当着人家的面,围观人家的‘残骸’(好吧,面对着墙上的内个图像,林建国实在是找不到其他更加合适的形容),实在是有些太失礼了。林建国有些尴尬的强行转移话题。

  按理说,现在和平方舟所在的位置,就在一开始发现提尔比茨舰炮的岛礁的旁边。

  这圣地亚哥他们如果进入的是提尔比茨的舰体的话,不可能不看见和平方舟她们,当然也更加的不可能不打上一声招呼。

  “她的舰体,不在这儿。”满脸古怪的看了看自家的提督,又看了看旁边的内个躺在座椅上装死的提尔比茨,和平方舟一时间也不知道该怎么说才好了:“而且咱们找到的,也根本就不是她的舰炮。”

  “不是……”不是她的舰炮,那她在这儿出现是想干什么?

  林建国这时候是真的有些弄不明白了:他不知道,这一个舰娘,不在自己的舰体附近守着,这跑到其他的舰艇的舰炮旁边,这……到底是想干什么呢?

  “谁说这不是我的舰炮了。”一直躺在那里纹丝不动的提尔皮茨,终于,开口了。

  “是……那……”和平方舟默默的拉了拉宁海,让轻巡舰娘闭上了嘴。

  “难道,你们不知道,这舰娘的舰装,是可以拆卸下来的吗?”提子的脸上,露出一副嘲讽的笑容,只是她的那眼神,却看着众人中间的空档处,好一副失魂落魄的模样。

  ……

  轻轻的摆摆手,和平方舟冲着自家提督挤挤眼,示意挺继续的等着提尔比茨说下去。

  “那是我上一次作战的时候,被打坏了的舰炮和舰桥。”终于的打破了漫长的沉默,提子,也就是提尔比茨,开始介绍屏幕上的内个锈迹斑斑的380主炮:“当时,我受伤很重,跑都跑不了的那种。”

  “提尔比茨据说在月24日,被炸坏了舰尾的变速齿轮舱。”怕自家的提督听不懂,和平方舟很贴心的贴着林建国的耳边做出了解释:“然后就再也不能动了。”

  “不是内一次!”大家都在等着提尔比茨说出她自己的故事,所以船舱里还是比较安静的。

  所以,提尔比茨也听到了和平方舟所介绍的内一个有关自己历史的情况。

  这一下,一直冷冷清清的提子,脸蛋一下子涨的通红了:“那……那是……我说的是在这个世界上,和深海作战的时候出现的问题。”

  “哦,”和平方舟点点头,恍然大悟的模样:“也是伤到了变速齿轮舱?”

  ?ヽ(●`∧´)ノ,怎么,就躲不开内个变速齿轮舱的梗了吧?

  “是……是的。”提尔比茨有些羞愧的低下头。

  “哦,历史的惯性。”和平方舟点点头,一副理所当然的模样的和林建国说了一声以后,扭头又看向了墙上的投影:“大姐头,这里你需要注意一下,提尔比茨的两个世界的受伤历史都是变速齿轮舱,而且她的姐姐俾斯麦,也是因为尾舵被卡死在左12度,同时轮机舱破损进水,不得不被迫向着敌人的方向前进。”

  完全无视坐在旁边的内个铁血家战列舰舰娘已经变色的脸庞,和平方舟自顾自的竖起了三个手指头:“由以上的三个例子可以看出,提尔比茨她们的这个舰体,不知道是设计上的错误还是在建造上出了问题,导致她们都在尾部的防护上显得有些薄弱,导致发动机轮机舱附近经常容易受伤,所以在后期的改建上,要着重的注意这一点。”

  “嗯,好的,这点,我记上了,以后看样子需要给她增加上反鱼雷装甲,和反应装甲,以及增加轮机舱附近的减震防冲击能力了。”对于战舰的改装,现在石林瑶的经验已经是比较的丰富了:毕竟‘现实里’有着这么多来自不同国家的战舰作为参考,而在提督网络里,还可以随意的对战舰的结构进行大肆的改装(尤其是这些改装,还有很多都是由舰娘们自行完成,并且还能够随时的报告使用体验,这种种的优势下,石林瑶的水平自然是突飞猛进了。)

  【章节未完,当前页面不支持此浏览器,请更换其他浏览器打开本页面即可正常阅读】

看过《提督中年》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