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中文 > 暴君他心有白月光 > 9.第 9 章
  直到走到御花园,楚妍感觉自己的呼吸才稍稍平复了些。

  她本意是想帮宋时安,可似乎并不太成功。

  楚妍微微叹了口气,苦恼的皱了皱眉。

  然而还没等她想出妥帖的办法,见到迎面走来的宋时远。

  “妍妍,又去哪儿淘气了?”他眼中满是温柔和宠溺之色,神色和煦的微笑道:“这几日精神不好,就该在寿安宫好好休息。”

  楚妍见躲不开,抬头认认真真的看着他。

  “在四表哥心里,我镇日里就只会惹事和淘气吗?”

  他表面上说着喜欢,可心里却嫌弃她吧!如果不是为了得到太后和长公主的支持,身为靖国公嫡长女的楚娴,是比她更好的选择。

  外戚势力的强大,过犹不及。

  那双黑白分明的大眼睛清澈见底,透着坚定和执拗,让人无法拒绝。

  宋时远不易觉察皱了皱眉,妍妍今日太奇怪了。

  “当然不是。”那张英俊的面庞对她温柔的笑笑:“我们妍妍实则最乖巧懂事,纵然有人乱嚼舌根,也是她们不了解你罢了。”

  那你呢?

  你该是最了解我的。

  纵然我当了皇后,有太皇太后、大长公主做靠山,伯父是靖国公、父亲是大将军,你担心外戚之祸,可我那时满心满眼的依赖你,除了嫁给你我从来都没想过别的选择。

  所以你用我的死做利刃,狠狠的插到外祖母和娘亲的心上。

  楚妍心里在大声嘶吼着,然而可能永远得不到他的回答。

  她委屈的红了眼圈。

  “妍妍,怎么哭了?”宋时远有点慌了,忙拿出帕子给她擦眼泪。“告诉我,我给你去出气。”

  楚妍不想在他面前失态,泪珠在眼眶中打转,就是倔强的不肯落下。

  “方才小郡主去哪儿了?”他面露焦急之色,问了跟在楚妍身边的人。“是谁让小郡主受委屈了?”

  “回四殿下的话,小郡主方才去了长清殿。”青月道。

  青月是寿安宫中太后身边的大宫女,楚妍这次入宫没带人,是太后拨给她使的,对于青月的话,宋时远没有疑问。

  莫非宋时安让楚妍受委屈了不成?

  自己的九弟想来不会哄人,虽然妍妍帮了他,可他极有可能惹妍妍生气了。自小就被众星拱月养大的妍妍,当然受不了漠视。

  “是九弟冲撞了你?”宋时远稍稍释然,继而柔声道:“他就是那样的性子,你别跟他计较。他为人孤僻,倒不是想要针对你。我替他给你道歉好不好?”

  楚妍定定的看了他好一会儿,才缓缓点了点头。

  宋时远这才舒了口气。

  “妍妍,别气了。”他拿出一个匣子,在楚妍面前打开。“这香料正适宜装在香囊里,你喜欢什么样式吩咐人去做就好了。”

  之前在寿安宫她随手把他送的东西跟人交换,他竟一点儿都没脾气,又特地给她送了一盒香料。

  论起妥帖周到来,没人能比得过宋时远,楚妍愈发觉得意兴阑珊。

  “多谢四表哥。”她敷衍的看了看,很快收起来让青溪帮她拿着。“四表哥,我先回去了。”

  宋时远含笑点点头,道:“妍妍,以后有什么事找我就好。九弟难以打交道,别再冲撞了你。”

  楚妍在心里冷笑一声,面上也不置可否,头也不回的带着人走了。

  不过既然妍妍跟宋时安相处的并不愉快,这里就没什么要担心的。

  望着楚妍离开的背影,宋时远眸色渐深。

  妍妍对他的态度变化很大,是他的错觉么?

  ***

  如果真的是一次能重来的机会,未来的路她还没想好,可她唯一确定的就是绝不会再嫁给宋时远。

  以她的身份,无论是嫁到哪家都绰绰有余,只要不再次嫁入皇家,她会过的很好。

  或者她不一定要嫁人——她的姨母明阳长公主丧夫后便没有再嫁,膝下亦是没有子女,每次见她都是光彩照人,日子过得有滋有味,过年前她就去了京郊有温泉眼的别宫,到这会儿都还没回来。

  楚妍回到寿安宫时,心里已经轻松了很多。

  放下一件心事,楚妍夜里睡得极好,第二日早早就起身,神采奕奕的来给赵太后请安。

  “小懒猫今儿怎么改了性子?”赵太后见外孙女一大早就过来,不由笑道:“在外祖母这儿,你多睡会儿也无妨。”

  寿安宫每日都有宫妃、皇子和公主来请安,她进宫大家都是知道的,若是她赖床不起,岂不是显得外祖母太偏心了?

  楚妍说出了自己的理由。

  “我们妍妍真懂事!”赵太后很是高兴,满脸欣慰的看着她。

  说着,赵太后一叠声的让人去拿那套红宝石的头面来,说她是个大姑娘了,也该用上这些东西了。

  那套红宝石头面总共有十几件之多,上一世也到了楚妍手中,不过那时在她被封为太子妃的时候,外祖母送给她的。

  当楚妍看清匣子内的头面时,眼角忽然变得湿润。

  她有种恍然隔世的感觉,从未如此真切。

  赵太后亲自挑了一支发簪替她戴上,余下的都让人收起来,送到楚妍屋子里。

  等楚妍吃过早膳,赵太后才要哄着她喝药时,舒嬷嬷前来通传,说是九殿下来了。

  楚妍眼底闪过一抹惊讶之色,赵太后却没有意外,神色如常道:“让他进来。”

  “给皇祖母请安。”宋时安进来后,动作利落的上前行礼。

  宋时安的精神看起来不错,腰间系着代表皇子身份的玉佩,一身崭新的宝蓝色皇子常服衬得他愈发身姿挺拔。他神色平和,不骄不躁的模样,倒让赵太后对这个存在感不高的孙子另眼相看。

  看来他并不准备在自己面前博同情,是个硬骨头。

  “起来罢。”赵太后不动声色的笑了笑,神色慈爱。

  楚妍也忙起身,给宋时安行礼。“九表哥安好。”

  “表妹安好。”宋时安还礼,语气仍是淡淡的。

  在一众皇子中,哪怕是宋时琛,对楚妍话里话外透着亲近。唯有宋时安,对妍妍仅仅是客气,规规矩矩的。

  在太后面前,他倒是没再继续称呼自己“嘉宁郡主”了。

  楚妍莫名有点儿失落。

  她想帮他,却有种使不上劲儿的感觉。

  一时楚妍的药送过来了,她想着留给他跟外祖母说话的机会,自己只说要去后殿喝药。

  “看着小郡主不许她多吃蜜饯!”赵太后面上露出无奈且纵容的笑容,一叠声的叮嘱跟去的宫人。

  宋时安目光平和的看着这一切,眼里没有半分嫉妒。

  赵太后在心中暗暗点头,是个心性坚定的。

  然而宋时安不卖惨,自然跟赵太后的话也不多。

  他才想告辞离开时,赵太后却让他陪自己在院子里走走,并吩咐人:“把九皇子的药送来寿安宫。”

  ***

  楚妍耍赖不想喝药,被青月追到殿门外,却看到外祖母和宋时安正站在台阶下望着她。

  她不由红了脸。

  “外祖母、九表哥!”外祖母无奈的瞪了她一样,楚妍早就习惯了。可被宋时安那双漆黑深邃的眸子看着,她恍惚了片刻才回过神来,忙快步走下台阶。

  可她走得急一时忘了看脚下,不小心踩空了。

  就在楚妍闭上眼,以为自己要非得摔在地上不可时,一双温暖手将她拉入怀中。

  宋时安在看到楚妍踩空的瞬间,便飞奔着冲过来,眼疾手快的将她稳稳抱住。

  “多、多谢九表哥。”楚妍睁开眼后,再次对上他淡然的目光,赶紧从他怀中出来。

  差一点儿就要衰成狗啃泥了。

  不过此时的他并不像大家传说中的孤僻冷漠,楚妍默默的想着,刚刚他还出手拉住了自己呢。

  “有没有事?”赵太后吓了一跳,见两人好端端的站起一起总算松了口气。

  一时有人通传,后宫嫔妃来给太后请安了。

  赵太后便将楚妍托付给了宋时安。“时安,看着妍妍喝完药再放她出去。”

  “九表哥,你应该很忙罢?”楚妍企图拖延,她也忘了怕宋时安,甜甜的笑道:“我保证回去就喝,就不劳九表哥费心了。”

  可她未曾料到,既是能隐忍到数年后才夺权的人,定然是意志极为坚定的。

  “青月姑娘,把药拿过来。”宋时安不为所动。

  还真要看着她喝!外祖母也不过说了句玩笑话罢了。

  楚妍垮着脸,可怜兮兮道:“九表哥,你不相信我。”她声音软软的,明明是抱怨,却更像是撒娇。

  宋时安显然是意志坚如磐石的那种人,他跟着楚妍去了后殿,眼看着青月拿出热气腾腾的汤药来。

  “小郡主,奴婢把你最爱吃的蜜饯都准备好了。”青月笑道:“若是凉了,药性就不好了。”

  小几上摆着的装蜜饯的匣子,跟送到长清殿的一模一样。

  宋时安心底泛起一丝柔软的涟漪,原来她把自己喜欢的东西送给了自己。

  即便如此,他面上仍是波澜不惊,还要做“恶人”看着楚妍喝药。

  楚妍眼见自己逃不过,只好不情不愿的端起了药碗。她只是受了惊吓,又不是生病。这些药大抵都是滋补的作用,御医们用来给外祖母交差的罢了。

  该想个什么法子才好?

  正在楚妍迟疑间,忽然外头传来内侍的声音,隐约听到是送药来的。

  楚妍眼前一黑。

  来人看起来像是太医院的人,他手里提着瓷罐。

  “九殿下,这是您的药。”说着,他把还冒着热气、黑漆漆的汤药取出来。

  原来是宋时安要喝的!

  楚妍松了口气。

  只见宋时安没有丝毫迟疑就端起来自己面前的药碗,眉头都皱一下,一饮而尽。

  楚妍目瞪口呆的看着他,她疑心宋时安喝的不是药而是甜汤。她喃喃道:“九表哥难道不苦吗……”

  说着她把蜜饯匣子推了过去,宋时安轻声道谢,却没有要吃的意思。

  楚妍再躲不过,皱着眉捏着鼻子喝完,很快有宫人服侍她漱口。顾不得许多,她飞快的捻起一大块蜜饯,双颊一鼓一鼓的嚼着,像个可爱的小松鼠。

  宋时安面上没什么特别的表情,却在轻咳的瞬间,用手挡住了唇角弯起的弧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