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中文 > 盗墓BG如影随形 > 14.张家古楼
  再醒来时睁开眼就看见了张旭山。

  “醒了准备准备下水去咯。”张旭山提起下水的装备丢在我面前。“检查过了,可以用。”

  “阿坤呢?”

  “张坤被张伏山...不,张宗山带走了,那小子□□做得越发好了,我都没有认出来。”张旭山感慨道,“别磨叽了,再磨叽张坤可就不好了。”

  “你知道阿坤会被带走。”我肯定的说到。“我们的饭菜里被下了蛊虫吧!阿坤给你的水里放了他的血。所以你是假装晕倒,而我,是被你打晕的。盘马和那个张宗山是一伙的”

  “不。”张旭山饶有兴趣的看着我,“盘马也被骗了,他准备的饭菜都是从张宗山的人手里换的。你很不错。能推断出这么多。”张旭山颇有些赞赏。“但是再磨叽....”

  没等他说完,我快速起身背起装备。“走吧。”

  张旭山耸耸肩,背起自己的装备走在了前面。

  “你的另一个下属呢?”我问到。

  “办事去了。”张旭山加快了步伐,很快我们就到了羊角山旁的湖泊。

  我们换上装备,绑走阿坤的张宗山把所有的潜水准备都带走了,但盘马在换购装备时贪图便宜多准备了两套,准备卖出去。我们用的就是这两套。

  “张宗山还真舍得。”张旭山换上潜水服,拿起冷光手电在手里耍着。“这一套可不便宜。换给盘马的价格连尾数都没有。这冷光手电和装备都是德国佬的货。”

  我们穿着潜水衣带着氧气瓶下了水。

  我们下潜着,下水后我看见青蒙蒙的一片石头。随着我的下沉,水底也越来越清晰,我发现水下的石头有深有浅,这里是一处斜坡。

  水底是一大片单调的陡峭石滩,是有大有小的石头。这些石头经年累月泡在水里,诡异的是,这些石头完全是“干净”的,石头并没有生长藻类和螺丝。石滩很陡峭,但是石滩下面一片幽深,下面仍然很深。

  斜坡下方深邃的青灰色的水中,出现了一个巨大而模糊的影子。

  我们向那影子游去,发现他是一间样式古老的木楼,垮塌在我脚下的深沟内,只有一个大概的架子,上面覆满了棉絮一样的沉积物。张旭山朝我做了个手势示意我跟着他后面。我跟在他后面靠近那木楼。张旭山转动冷光手电,我看到这种木楼不止一间,下面还有不少交错的黑影,甚至还有破败的瓦房。顺着这深沟的坡度望下去,石阶,篱笆什么都有,所有的这些都静静地沉在湖水中。

  这是一座沉在湖底的瑶族古寨。

  我和张旭山游到古寨的上端,几乎是贴着高脚木楼顶部。在这个地方看寨子仍然看不清寨子的全貌,但大约能看到整个寨子和巴乃很相似,高脚木楼修建得十分之密,两到三层的木楼中间有一些三人并进的青石小径和石阶穿插着。

  张旭山带我游过破败的高脚楼顶,直奔一座非常巨大的复合式高脚塔楼。

  这座塔楼十分巨大,由好几幢高脚楼组合在一起,而且这栋楼是徽氏建筑,像是汉人建设的。

  苗瑶自古和汉家不两立,分群而居,对自己的隐私和血统非常在乎,所以瑶族里是出现汉人是基本不可能的。就算有汉人,也不可能住在瑶王才能居住的大宅子里。

  再离近了看这座汉式的古楼完全被包在四周的高脚楼内,而且楼顶的瓦片颜色一模一样,似乎是被高脚楼刻意的保护起来,从外面看,根本发现不了里面有一幢这样的古楼。而且这汉楼的规模,非常奇怪,呈口字形状,口字中间是天井,四周是三层的楼宇,底座和外墙全部用条石修建而成。

  张旭山游向汉式古楼的前楼,我挥动脚蹼跟上。前楼内部已经完全腐烂,木质的地板全部坍塌,往上看没有天花板,能直接看到最高的楼顶,尚未腐烂的只有石头部件和一些巨大的粗木梁。大量的杂物掉落在楼底,一片残破。整个楼的内部空间,犹如路边拆迁得只剩骨架的老楼房,又或者是一个巨大而简略的脚手架。

  张旭山游到回壁的上端,上端仍然挂着一副牌匾。张旭山小心翼翼的把牌匾上的附着物擦去,对着牌匾的样子有些虔诚。

  我看到牌匾的落款是张家楼主。

  看来这栋楼有可能是张家族长曾经居住过的。

  张旭山双手合十向牌匾行完礼后就游过前堂出大门过天井到后堂。后堂和前堂完全是一样的情形,后堂的中间也有一块回避。

  张旭山游向雕花的门,拉了一把。这个门没有腐烂的痕迹,保存的很好,而且其实这是一扇铁门。我跟着张旭山进门之后发现后面是一道走廊。往下潜去,下面是一间砖头砌成的地下室,不大,非常的狭长而且一眼望不到尽头。

  砖室砖室的两边摆着很多的铁架子,上面一具一具地平躺着无数铁俑并且几乎每一具铁俑都没有右手。我跟着张旭山游到房间的尽头,尽头的地面上修了一口井,井旁边修有便于攀爬的阶梯。

  我们爬了下去,井内非常狭窄,但异常笔直。井道下面是一条与井垂直的水道。水道里的水流很湍急,没一会儿我就感觉被一股极大的力量往下拉,半秒钟后,已经被拽进了水道里,张旭山打手势让我不要挣扎,我和他一起被水流带走。

  我们被冲到了一块湿润的岩石上。

  “张坤那小子还没找到”一个男声问到,话语里充满了不耐。

  “没有。”另一个男声响起,“没想到那小子那么滑溜。”

  “他娘的,逮到他老子要让他好看!”另一个暴躁的男声响起。

  “这地方就这么大,总会找到他的。”温润的男声响起。

  这一行有四个人。我在心里盘算着。

  张旭山抓住我的手,在我手上一笔一划的写着。

  “我去引开他们。”

  张旭山写完后,我看见他灵活游向另一边,并且故意发出声响。

  “谁谁在哪儿”温润的男声再次响起。

  张旭山弄出更大的声响,然后头也不回的游走了。

  那四人没有迟疑,全部跳下水跟了上去。

  没过一会儿,张旭山又游了回来。他带着我游回了那栋汉式古寨。

  我看见阿坤就在古寨前面,像是等我们有一会儿了。张旭山打了个手势,我们三人一同潜了上去。氧气瓶里的氧气已经快消耗尽了,幸运的是,在氧气消耗完之前我们到达了水面上。

  张历山已经带人侯在了岸边。见我们上岸立马把我们领向盘马原来的高脚楼。把自己收拾妥当后我就去找阿坤了。

  “阿坤...”我想问你怎么知道张伏山有问题,也想问你们的计划是什么。但我终究没开口。是我自己能力不足吧。所以才会被他们排除在外。我觉得我下水根本就是可有可无,我不知道他们的计划和安排。

  “张慕。”阿坤唤道,“你已经没有回头路走了。”

  我看见阿坤清冷的眼神里带了一丝不忍。

  “我本来就没有回头路不是吗?”我反问,“我会努力变得强大。我想成为你计划内存在的有用的人。”

  “我们要回张家了。”阿坤看向窗外。“跟着我会很危险。”

  “我不在乎。”我再强调了一遍,“我本来就是为你而活。危险根本没有办法阻止我。阿坤,我的命是你救的,我现在努力的一切也是为了你。我不会后悔,现在不会,过去没有,以后更加不可能。”

  “你该为自己而活。张慕。”阿坤直视我的眼睛,一向面无表情的脸上带了认真。

  “为你而活,是我的信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