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中文 > 盗墓BG如影随形 > 11.探索
  张海客小心翼翼打着火折子的探着。

  我看着阿坤,我不知道为什么阿坤会留下,阿坤总是面冷心热。这么久的相处,张海客也成功的成为了我们的朋友吧。

  “有什么机关吗?”张海燕问到。

  “十八弦的变种,复杂了很多。”张海客道,这只圆盘下面装着鲁班发明的平衡器,稍微有一点震动,圆盘就会倾斜,但只要圆盘的重量一发生变化,小铁珠滚出了圆盘,圆盘立刻就会恢复平衡。滚出圆盘的小铁珠打到下面的铁丝上,一路弹跳,每一条丝线都会触发一处机关,这里有几百条丝线,一路弹跳触碰的丝线不同,一次能触发七八种不同的机关。

  “你们还能坚持吗?”张海客转过头问道。

  “能。”张海涛沉声道。

  张海客又转回去再次打亮火折子,从百宝囊中掏出一块磁铁放到圆盘上方,小铁珠就全部被吸到了磁铁上。张海客小心的把磁铁收回来,敏捷的翻身下了钢丝。

  什么都没有发生。

  大家不由的松了一口气。

  “很轻松嘛。”张海燕扫了蹲在石壁上的我们。

  “张海客,不错呀。这个机关破的很迅捷。”我夸了一句。

  张海客转过头对我笑了笑,笑容里满是求表扬。

  我竖起大拇指,“接下来也要小心。”

  张海客做了个了解的手势,又带着三个人靠近那匹铜马。

  “张海客,牛逼啊!”张海礼三人都往那个溶破的洞口里看,看到里面密集的丝线后都露出咋舌的表情。

  张海客笑了笑没出声。

  “这里有几百条线,是不是这个房间里装了几百个机关?”张海涛打起火折子望墓室角落扔去,很快墓室角落都被照亮了。“这里怎么可能有那么多的空间?”

  张海客正了神色,转头看了看四周。跟张海涛张海礼讨论了一番后四人都爬上了石壁。

  “我们想上来扔个小石头打一下这些丝线,看看会有什么结果。”看到我疑惑的表情张海客解释到。

  “哦。”我点点头。

  张海客袋子里掏出一个铁珠子,用手指一扣,大拇指一弹,就把铁珠弹向火折子发光的地方。

  张家人的听力极佳,我们每个人都听到了窸窸窣窣的声音。

  三到五秒之后,忽然,整个墓室一震,所有人都看到地面的青砖发生了变化。地面的四个地方,有青砖凹了进去。

  地面上出现了一条往下的通道。通道应该非常陡峭,说起来应该更像一口通往地下的深井。

  “这到底是什么地方?”张海客喃喃自语到。

  “喂,张坤,你知道吗?”张海燕转头问阿坤。

  阿坤摇摇头。

  “管他,冲吧。”张海礼拉住还想说什么的张海燕。

  “小孩子家家别鲁莽。”我挑了挑眉,“先试探试探。”

  我跳下石壁,一直是张海客他们在忙活,看得我也心痒痒,想要运动运动。

  阿坤也跳了下来。

  “”我疑惑的看向阿坤。

  “一起。”

  我和阿坤一起试探了一番,发现没有危险后朝他们挥挥手。我们一行人再次进入墓室,来到了那条通道的边上。通道很深而且很怪,通道最开始的部分,用青砖加固,但再往下就是黄土了,看起来竟然像一个盗洞。

  “不是盗洞,是临卡。”阿坤说到。

  临卡是当盗墓贼发现一个特别难以进入的古墓时,设置的临时地下休息站,他们会在里面囤积粮食和装备,在地下长期作业。往往越是修建的精细的临卡,就代表这里有难以下手的古墓或者超大型堡垒式的古墓。

  “借你肩膀用一下。”张海客踏上张海涛的肩,打起火折子看房顶上的东西。“这真的是一个临卡。”

  “临卡怎么可能是这个样子的”张海燕说道,“这里可是倒着的。”

  张海客解释到临卡倒着建可能是下面有东西需要镇压,而且可以用来休息和保护刚盗出来的冥器。张海礼又就这个机关提出疑问。张海客分析机关可能是警报器,一旦震动下面的门就会打开。

  “我们进去探一探。”张海客打头,其他人尾随。

  盗洞几乎是笔直往下,我跟在阿坤身后用双脚当刹车一路往下滑去,迅速滑到了盗洞的底部。

  盗洞的底部是一个圆腔,另一边横切的黄土中出现了令一道砖墙,已经被人打破,令人奇怪的是,打破的口子竟然只有拳头大小。

  “看来上次的人,是想把这个窟窿重新堵上,但剩了这么个孔最后没完成,原材料还撒在这儿呢。”张海客踹了踹散落在地上的材料。张海客弹了只火折子进去,火折子掉进去后瞬间熄灭了。

  “伸一只手进去。轮到谁了?”张海客环视我们。

  “张坤。”张海涛说到。“不过还是我来吧。”他脱掉外衣露出手臂,张海客从背包中取出一只马腿剪,卡住那个窟窿口,压上了自己全身的力气,就问道:“留几寸?”

  “最多一只手掌。”张海涛道,说着就把手伸到了那个窟窿里开始摸索。

  所有人屏住呼吸不敢说话,这是一个很危险的举动,一旦窟窿里有什么异变,张海客会压下马腿剪,把他的手剪断,弃卒保车。

  但张海涛摸了几下,就把手缩了回来,所有人都看到他的手臂上沾满了绿黑色的泥土,里面似乎非常潮湿。

  “是个人顶着这堵墙。”张海涛道,“这面墙的另一面,靠着一个人,是具革尸,里面全是这种烂泥。”

  张海涛摊开手,露出手中的一团污垢,简单用水洗之后发现这是一块怀表。

  怀表已经完全坏了。张海客把它翻过来,看到怀表后面的钢盖上雕着一只麒麟。他翻开表盖,看到里面的针早就不走了,在表盖的内侧有一张照片,照片上是个陌生的男子。他看了看,却皱起了眉头。

  我也瞅见了照片中的男子,总觉得面容十分熟悉。我看见阿坤也愣了一下。

  又讨论了一番后,我们举起撬棍和棍子打烂了这堵墙。

  我们打起火把鱼贯而入。

  砖墙之后是一个巨大的石厅,除了他们这一面是砌砖,其他的部分全部都是大型的条石,但也看不出是什么材料的石头,整个大厅里灌满了泥浆,四周有一条非常斜的石沿,可以行走,那具尸体就坐在石头沿上。

  张海客把尸体翻看了一番。

  这个巨大的泥浆池子里,躺满了这样的尸体。

  “没其他出口了。”我快速环绕四周后说道。

  张海客说道:“边上的人淹没的部位高,中间的人低,这个泥浆池是个斗型,泥浆下面应该有通往其他地方的口子。”

  张海客又翻出怀表,“这是张坤的父亲。”

  “怎么可能”我不敢置信。我想起来为什么我觉得这个人熟悉了,我每次去乾院找阿坤时,这个人都会鬼鬼祟祟的出现!如果是阿坤的养父,不应该早就死了吗?

  阿坤仍是面无表情,似乎没有一丝触动。

  “我小的时候见过。”张海客又指了指泥浆池里的尸体,“这些死去的人,都是张家人,你们仔细看看这些尸体的脸和手,全部都有张家人的特征。”

  查看了尸体后,张海礼三人都面如土色。

  “张坤的老爹死了我是知道的,但家族里对于这些死亡都讳莫如深,咱们这一次恐怕被骗了,这个地方是有人安排我们来的。”张海客顿了顿,“张坤,你把我们都框到这儿,莫不是想知道你老爹的死因”

  “不。”

  “不对。”张海涛跳入泥浆池,“脖子断了,这些尸体身上有很多伤。”他道,“这里发生过很多打斗,而且,用的是张家人杀人的方式。这些人里有被谋杀的,而且,杀死他们的也是张家人。这是一个咱们家族内斗的现场。”

  “你们认为的我的父亲,其实也不是我的父亲。”阿坤看向我们,我看见阿坤的眼多了一丝朦胧。

  “那你是为什么把我们骗来这里”张海燕质问到。

  “是我提议来这里的吧。”我走到阿坤身边,“阿坤并没有骗你们来这里。你们答应来这里,是大家共同讨论的结果不是吗?”

  “我需要下到这个地方来,我太小了,很多事情我做不到。”阿坤看着张海客说道,眼神没有留给我一丝。

  “这个泥潭之下,有蜘蛛网一样的甬道,全都被淤泥灌满了,但每一段甬道都有各自房间相连,可以休息和呼吸空气。其中有几个房间有很多你们需要的东西,你们用这些死人的装备,前进四到五个房间,就可以完成考验了。”阿坤顿了顿,“然后你们就回去吧。”

  “阿坤,你想要去很深的对吗?我不会一个人离开,你去哪儿我去哪儿。”我握紧拳头。阿坤总是想甩开我....

  阿坤没有理会我,只是告诉张海客,这个奇怪地方之下的整片区域,就是泗州古城的遗址,最起码有四层叠着埋在他们脚下,他们所在的只是第一层。这座古城,张家三十年前就在经营,康熙年间一场洪水冲完之后,古城就被淤泥掩埋直接消失了,大多数财务都未清理出来,所以淤泥之中的好东西非常之多,在遗迹中,只要往里探索几百米的距离,他们就可以满载而归。

  “不然我和张慕陪你去吧?”张海客说道,“咱三人也一起走这么久了,你一个人张慕肯定不放心,我也不放心。”

  “你们留下来只是累赘。”张坤拒绝道,“这里的一切你们都不了解,你们拿了东西快些回去,否则,危险不仅来自于这里,让张家人知道你们来了这里,你们也不会有好下场。张海客,把张慕带回去。”

  阿坤说完后就跳入几步就跳入了污泥之中。一下翻了下去。几个气泡从淤泥中翻出来,扑腾了几下,阿坤的身影消失得一干二净。

  我猛然跟着跳了下去。

  阿坤,不是你说不要我就会不去的。我一定要一直一直陪着你。

  张海客低声咒骂一声后也跳了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