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中文 > 盗墓BG如影随形 > 6.黄金棺
  之后我们开始了枯燥又聒噪的赶路之旅。

  我们是从长白山出发的。

  我上辈子也为找寻张起灵的足迹来过长白山,但还是觉得如今眼前的长白山最美,皑皑白雪覆盖高耸挺拔的山,没有太多人的痕迹,洁白得近乎神圣。想起书中张起灵跪雪山,我内心也多了一丝敬畏。大自然的造化钟神秀,自然是让人惊艳的。

  “阿坤,长白山真的好美。”

  “嗯。”阿坤望向长白山,眼神深邃。

  “张慕,你就这么没见识,亏你还是主家的人。”自从张海客知道我是打架狂魔之后就开始各种找茬,据我估计,是真的想和我打一架看看谁更厉害。少年,总是热血沸腾的。

  我仍然选择无视他。

  “喂,张慕!”

  张海客表情有些气愤了。“你一直不理我是几个意思”

  “一个意思。”我丢下这句话后就继续找阿坤搭话。

  张海客也没再理我,默默走到阿坤的另一边。

  “阿坤,我们是去洛阳吗?”

  “张慕,你也太看得起自己了。洛阳这些地方是老派的古墓重地,估计盗墓贼特别多,虽然我们跟这些老江湖打斗时未必会处于下风,但对方毕竟心狠手辣、杀人如麻,而且现在是火器横行的时代,我们有什么胜算”

  张海客还是忍不住怼我。

  我觉得很奇怪,每次张海客都会被我气到表示不想跟我说话,但又总是继续怼我。现在的少年都这么口是心非啊?

  “那去哪儿?”

  “我看啊,我们不如去江浙一带寻找一些埋藏比较浅的小斗,看看能不能有好运气。毕竟我们就三个人,而且你和阿坤才十三岁。盘缠和干粮又不够,我看我们就省吃俭用一些。”

  “我才十二。而且,谁说盘缠不够”我拿了几块银元在他眼前晃了晃。

  张海客像是又被气到了,又没有再理我。

  我也不在意,把银元装回行囊里。就我所知,这一路上会一直没有收获,直到被阿坤引去了西边的马庵村。

  就当和阿坤一起出来度个假吧。和男神一起出来度假。我美滋滋的想着,和阿坤一起真好。

  到了山东后,我们就开始了坐船之旅。

  我拿起在山东那边顺手买的周村烧饼和德州扒鸡递给了阿坤。

  “阿坤,你试试,这些是山东的特产。”

  阿坤默默接过,只是把烧饼掰成了两半,递给我一半,又把扒鸡的腿撕下来一起递给我。

  “生病了?脸很白。”

  我一愣。我以为自己掩饰得很好。我是一个坐船就晕的人,不是吐到昏天黑地,而是做什么都提不起劲也吃什么都吃不下。没想到阿坤竟然发现了我的异常。

  “没。只是还不习惯。”

  阿坤从行囊里拿出一个草药包,递给我。

  “闻闻就好了。”

  “好。”我接过草药包。“我没事的。”

  阿坤没有再说话,只低头吃着东西。

  习惯被无视的张海客也没吭声,只是凶狠的啃着干粮,仿佛在撕咬谁似的。

  连续坐了两天两夜的船,我觉得全身都要散架了。

  上岸后好几天我才缓过来。

  在上海一带徘徊了几天后,我们三人就摸到了一个古墓中。

  这是我第一次下墓,难免心中有些紧张和激动。

  这是一座在深山老林的墓。

  我们能摸到这里还多亏了因为没有盘缠又不肯向我低头的张海客。因为偷了村民的饭菜,被村民养的狗一路追赶到深山老林中。碰巧就看见了在林中的盗洞。

  在备好下墓要用的工具后我们回到了这边。

  爬进盗洞的最深处,有一块青石砖底压着接下来的通道。张海客默不作声的爬在前面。这块青石砖底不算大,我们双手用力的向上顶,想要把石块顶开。在努力了十几分钟后,青石砖底露出了一条缝。张海客用撬杠翘起缝隙,我们三人一同慢慢把青砖敲碎。终于慢慢清出了一个勉强可以供人通过的口子。我们三个麻利的爬了进来。

  我们进来的地方像是一个甬道,只不过这个甬道肉眼可见的盗洞就有四五个。而且甬道里满是破碎的类似弓箭的东西。

  “这么多盗洞,还能有好东西剩下吗?”张海客说到。

  “不管了,先看看。”我打着手电率先走在了前面。

  我们通过甬道之后,就进入了一个正方形的大殿。大殿的地面分为三阶,墓道内有一砖铺地面,比墓道高;其后又比之前高;其后又高出不少。大殿内空旷无比,只有四根柱子竖立着。大殿中心放着一只木质箱子,已经被打开了。我扫过大殿的墙壁,平砌错缝,转角处竖有仿木半圆形立柱。

  “这是南宋的墓。”阿坤说道。

  我简略的扫过墙壁上的壁画,看见壁画里的人物上身用朱衣,下身系朱裳,即穿绯色罗袍裙、衬以白花罗中单,束以大带,再以革带系绯罗蔽膝,方心曲领,挂以玉剑、玉佩、锦绶,着白绫袜黑色皮履。果然是南宋官员的穿着。

  “这也太干净了吧!”张海客走上三阶地面,“按宋墓的样式来说,地面分为三阶:墓道内有一砖铺地面,比墓道高出6厘米;其后又高出6厘米,4块方砖平砌;其后又高出12厘米,平砌方砖,形成棺床。可是这里什么都没有,连个空棺材都没有。”

  “会不会这不是主墓室只是个幌子”我问道。这里是在太干净了,况且连棺材都没有。“总不会是棺材木料珍惜,一同搬走了吧?”

  “说不定呢?”张海客又继续往后走,“你们看,后壁画着假门假窗,确实没有了。”

  我走到中央那个木箱子处,诡异的是,大殿干干净净,连棺材都没有,但木箱子里竟然还剩下了浅浅的一层珠宝。

  我伸出手想摸两个出来,阿坤拦住了我。

  “别动。”

  张海客听到动静后也来到了大殿中央。

  很朴素的一个木箱子。看起来没有一丝出彩之处,而且箱子上也没有强行开锁留下的痕迹。

  “会不会是东西太多带不下了?所以剩了些不值钱的。”张海客看了看箱中剩下的那些珠宝,颜色不显,就大小而言最大的那颗宝石才米粒大小,形状也是乱七八糟,毫无美感可言。

  “要是把棺材都搬走了,怎么会还剩些东西。”我表示出质疑。

  只见阿坤用木棍轻微的转动了木箱子。

  后壁上出现了一张门,大小形状都同我们刚刚所见画上去的假门一模一样。

  阿坤走在了前面,我和张海客跟上去。

  穿过后壁的门后我们进入了一个更大的殿中。

  殿中央有一湾水池,隔开了前后两个部分,水池里还有盛开着的红色花骨朵。一具雕刻精美的金黄色的棺材停放在后半部分。在微弱的光下,棺材显得金光闪闪。唯一可以通过水池的桥上横躺着好几具尸体。尸体上看不见伤痕。

  “这座桥不能走。”张海客探到池边,“这些尸体上没有伤口,但表情狰狞,双手掐着自己的脖子,有可能是窒息而死或是被什么东西寄生而死。”

  我看见后边竖立着两根木柱子,说道:“不然我们用绳子圈住木柱然后爬过去。”

  “我来吧。”

  张海客拿出带钩的麻绳,走近池边,瞄准木柱后就甩了过去,钩子扎进木柱中,绳子也围木柱绕了两圈。张海客又把另一头绳子绑在了旁边的木柱上,紧了紧绳子。

  “我先过去,如果有什么危险,你们看我手势行动。”

  张海客爬上绳子。

  “注意安全,有危险就往我们这边退。”我嘱咐道。虽然老是拌嘴,但我知道张海客确实是一个善良又勇敢的少年。每次行动他都会冲在我们前面,就算有危险他也不畏惧。

  张海客点点头,小心翼翼但也稳固无比的向水池另一边爬去。

  没有任何异常,张海客爬了过去。

  看到张海客的手势后我也爬了上来,阿坤就在我身后。

  爬到水池中央时,张海客略带惊慌的声音传来,“退,快退!”

  我看见水池中央的红色花骨朵开出了妖艳的红色花朵,花朵中央缓缓飘出白色絮状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