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中文 > 惊鸿云生 > 13.重回九重天
  关于记载归云剑的那本古籍就放在她在九重天上的寝殿中,只要她的玖兮宫还在,那本书就一定没有丢失。那么现在唯一需要解决的问题,就是怎样偷偷潜回天界还不被发现,她可是记得那天她逃走时天音是怎么说的,她敢说,只要天音说得出来就一定做得到!

  她猜测,从她出事以后,她的宫殿就会被严加看守,派守的天兵只会有增无减,要想在他们的眼皮子底下偷溜进去,虽然有些难度,但不是办不到。唯一的担忧就是天庭有可能布置的天罗地网,就凭她现在的修为,进去了就相当于自投罗网,一点都不带马虎的!

  慕乔仙一个人在集市上漫无目的地游荡,四周是热闹的叫卖声,夹杂着商家和买主喋喋不休的争吵声,处处透露着热乎劲儿,而她却是感到前所未有的孤寂。

  “这个纸片人是你,这个纸片人是我,我们两个要演一对夫妻......”

  她正巧路过一堆玩纸片人的小孩,见着有趣便停下来看看。

  “谁要跟你演夫妻,我不要!”

  梳着羊角辫的小女孩嘴巴一撅,腮帮子一鼓,眼看着就要生气了,拿纸人的小男孩连哄带骗的安慰到,“为什么不?你看这个梳着辫子的就是你呀,我们两个穿着的衣服不就是夫妻穿的衣服吗?你不跟我做夫妻谁跟我做?”

  他说的头头是道,话语间透露着一股子聪明劲。

  但是女孩也不傻,说不愿意就是不愿意,执拗得很,指着那两个纸片人说:“纸片人都是你做的,还不是你想画成什么样就是什么样!反正我就是不想跟你做夫妻,你拿来,我要自己画!”

  在一旁看戏的慕乔仙看着看着就笑出了声,现在的小孩子啊真是越来越精明了,谁说女子不如人,看着吧,想骗她哪有那么容易!

  要论手艺,不得不承认女孩子的做工就是比男孩子的精细,从小女孩稚嫩的小手上不一会儿就变出来个跟她一模一样的小人儿,惟妙惟肖,不比男孩子做的那个,粗制滥造。

  “看吧,这个是我,只有我做的才能是我自己,从现在起,我可以让它代替我去做任何事情!”小女孩骄傲的脸蛋高高扬起,得意地看着一众眼神羡慕的小孩。

  女孩的话像一道电流,席卷全身。一旁的慕乔仙顿然开悟,一拍脑袋,她想到该怎么混入九重天了!

  想进入九重天就必须经过天门,而在天门的两旁驻守着两只神兽,只有非天界的人闯入时这两头神兽才会现身。

  按照常理来说她即使触犯了天条也仍是天族的人,想要通过天门理应上是没有什么问题的,但也不能掉以轻心,如果她被下令通缉,就有可能在天门就被拿下,所以她得随时做好打不过就跑的准备。

  慕乔仙没有显出自己的形态,还是和往常一样极速飞越天门上空,她深知越是当作什么都没有发生过,就越是容易浑水摸鱼。

  果然,所有她担心的事情都没有发生,就是这么轻松地让她进入了九重天,可为什么她总觉得哪里跟平常有些不一样?

  她尽力隐藏自己周遭的灵力,更是得避免偶遇什么神仙。因为在九重天这样一个灵力充沛的地方,所有外来的的灵力都会更容易被发现,就是说,除了九重天酝产的灵力,所有神仙自身的灵力都会像白纸上的一滴墨,格外显眼。

  得先找个地方藏起来。

  她找了一颗最显眼的仙树,藏在茂密的枝叶中。

  往往就是这样,越是显眼,反而越不容易引起注意,因为见得多了就懒得再去看一眼,因此擦肩而过。

  慕乔仙找了个舒适的位子倚靠在树干上,拿出一张红符,指尖聚集一点灵力,在符纸上画了个可爱的圆头短身小纸人,剩下多余的纸屑也自动消散。

  食指点在眉心,拇指缓缓点在食指的第三节处,慢慢抽出一缕神识附在小红人身上。即刻它就像是活了一般,动了动双手双脚,甚是活泼可爱。

  她做的这个纸人,可以把它所见到的一切呈现在慕乔仙的眼前。

  “去吧,完成你的任务。”慕乔仙举起纸人,在它的耳边轻轻说道。

  小纸人灵活的跳下树,东躲西藏的向目的地进发。

  这个纸人术是她自己研发的,通常的纸人只能做些简单的指令,并且需要施术者时刻操控,麻烦得很。而慕乔仙的纸人在它原本的基础上升了级,加入了她自己的神识,也就是给了它自主意识,能够脱离操控自行完成任务。

  视野中已经出现了玖兮宫,说明它已经到了玖兮宫周围。纸片人只有不到巴掌的大小,根本不会引起永远只会目视前方的天兵的注意。它贴着墙顺利潜入了宫中,别看它虽然腿很短,但疾行的速度绝不亚于任何一匹宝马!

  小纸人靠在一根柱子上抬头向上看,它肯定是看不出什么花样来,但慕乔仙却可以通过它的眼看到上空遍布密集的天网,脊梁骨飕飕的发凉。还好她有远见,没有选择自己动手,否则她就真的是有去无回了!

  藏书阁在左边的偏殿里,为了防止有人偷偷潜入,她曾经设置了一个机关,将玄关处隐藏在了悬梁顶上。搁在以前她都是用归云开的机关,可现在,现在她想想都后悔!

  什么狗屁机关,设那么高有病吧!不知道宫殿的顶比一般的房屋都要高吗?她爬一层就相当于两层,这让她怎么上去啊!以前她是脑袋进水吗,该整的人没整到,反倒是给自己以后挖了个巨大坑!纯属自作孽不可活系列!

  她找了一面没有什么阻碍物的墙顺着就想往上爬,结果是爬三步掉四步,她可算是体会到蜗牛爬树的无奈了,想当年的蜗牛应该也是像她现在这么绝望吧。

  墙面不是一般的滑,按这速度,等它爬上去,九重天估计都要改朝换代了,得想个别的办法。

  她环视了一圈,看到了两旁各有一处大片的落地帘,想当初她还是觉得这么布置会更有仙境的气息,没想到现在却成了她的救命稻草!

  说时迟那时快,小纸人顺溜的爬上了窗帘,好在纸人不会累,要不了一会儿就爬到了头,一脚踏上房梁,就像是一只脚已经迈入了成功。

  历经千辛万苦总算是来到了机关的面前,于是,她又愁了,怎样才能让一个纸人使出四两拨千斤的力道呢?

  树上的慕乔仙气得把树干当成了出气筒,一拳砸上去连大树都要抖三抖,哗哗的往下掉着仙叶,铺了一地的仙路。

  她尝试着让小人原地起跳,试图用向上的冲击力来打开玄关,然而撞了几遍,撞得纸片人的脑袋都瘪了,玄关还是一动不动,好端端的杵在那,像是炫耀似的。

  豁出去了!慕乔仙一咬牙,将小人身上一半的灵力抽出,聚集在头顶上,奋力一击。那一半的灵力注入到玄关里,化作巨大的冲击力,成功打开了藏书室的门。而抽掉一半灵力的代价就是,失去一只眼的视力。

  然而纸人还是不及真人,除了能看能听,能打能跳,其余的一切感官都是不存在的,根本无法察觉到在它灵力驱动的那一刻,触动了警报。

  它顺利的溜进了藏书阁,抓紧每一分一秒,以百米冲刺的速度冲向那本书所在的书架。

  记性好就有这么个好处,不会耽误时间,能够快准狠的找到目标。

  眼下,小纸人已经贴在了剑云古籍的书面上,她记得是在多少面,但是找起来还是需要时间,她不能再使用灵力,必然只能是一面一面的碰运气。

  她这一次运气似乎是受到了上天的眷顾,通过取中法试了不到十次就找到了所在页。只是贴在纸张上,看的字大不说还很少,想找到她要找的还需要花一番功夫,然而时间没有给她这个机会,第一批的天兵已经冲进了藏书阁,开始大肆搜索。

  糟了!没时间了!慕乔仙心中暗惊,仔细想想就猜到是刚才动用灵力的时候惊动到他们的。

  慕乔仙料到这些天兵还不会注意到书页中,更加争分夺秒的看起书来。

  “不是......这个也不是......怎么都只记载了归云,出云的记载都去哪了?等等......找到了!”慕乔仙一脸欣喜,皇天不负有心人总算给她找着了!

  “出云剑,模样与归云剑无异,秉性却和归云剑背道而驰,是一把毋庸置疑的......凶剑......”短短的半面一字一句从她的嘴里读出来,她甚至都不敢相信她看到的,瞳孔慌乱的闪烁,似乎是在逃避。

  归云是仙剑,而出云却是凶剑,也就是说,破云的灵气全被归云剑继承,而出云则是继承了它所有的怨气,成为了一把最凶最恶的剑。

  “都让开!”

  天音从天而降,乘着风落入玖兮宫的藏书阁,灿黄色的纱裙轻飘飘的铺在地上,不染一丝尘灰。

  琵琶入手,音至形灭,慕乔仙的小纸人瞬间就被抽出了古籍,死气沉沉的掉在她的脚下。

  天音轻轻挥手,小纸人就吸入了她的手中,不要一瞬她就从小纸人上感受到了慕乔仙残留的神识。

  “不在这,以方圆十里为界,一草一木都不要放过。”天音一甩手,顷刻手心的纸人就化为了灰烬,她风风火火的走出玖兮宫的大门,消失在了众目睽睽之下,留下一缕仙雾。

  被发现了。慕乔仙出奇的镇定,她早就料到会有这样的结果,也清楚自己不是天音的对手,立刻跳下树往天门的方向跑去。

  “我说过,既然逃了,就不要回来。”天音忽然就出现在她的面前,从虚无中缓缓向她走来,她乘风出场的那一刻翩若惊鸿,惊艳到了慕乔仙看她的眼神。

  她精致的脸上眉头微皱,像是看到了什么让她心烦的东西。

  今天的她梳起了精致的发型,戴上了金冠叶羽,配着一对雕刻精细的耳坠。这样精致美艳的天音仙子慕乔仙还是头一次看见,说不定她刚刚正在参加什么天宴,突然收到消息就火急火燎的赶了过来,眼看着是要将所有的火气都撒到她的身上啊!

  “我也说过我没有杀人,你不也没有听。”慕乔仙丝毫不让步,即使面对绝对压制,她的眼神中也没有丝毫的恐惧,“你受命于天界来惩罚我,可曾想过我是不是真的凶手?如果你杀错了人,你不会因此而感到愧疚吗?让真正的凶手逍遥法外就是你想看到的吗?”

  “人证物证俱在,你还想狡辩!”

  “哼!”慕乔仙一声冷笑,“不就是有人看到了一个跟我一模一样的人么。难道你忘了,这世上还有易容术吗?想造一个跟我一模一样的人又有何难。”

  “归云剑烙下的伤口就是铁证。”

  终于说到点子上了,慕乔仙苦涩地一笑,真相竟然因为被人遗忘而成了杀人的利器,这是多么的令人悲伤。

  她说:“这就是我要回来的原因,你在天界呆的时间那么久,难道会不知道归云剑还有一把双生佩剑吗?”

  天音的瞳孔忽的放大,她知道,她当然知道!因为破云就是经她手毁灭的,没有人比她更清楚了!!

  当年她看到慕乔仙使用归云的时候就已经吓了一跳,因为破云认主,就算分裂成了两把剑,也只能为它们认定的主人所用。

  所以,慕乔仙,你到底是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