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中文 > 惊鸿云生 > 7.会吃人的传说
  “在官家开门先祖那一代,我想想啊应该是有三四千年了,据说当时有一个自称是从魔界来妖怪,可以化作风化作雨无孔不入厉害得很,只要他不高兴就会屠掉满城的人,老人们说那时候的建康血流成河,尸横遍野,乌鸦满天飞,当时仙京不知道派来了多少厉害的神仙都成了他手下的亡魂......我还听老人们说,他会专抢一些童男童女回去,有时候晚上还能听见孩子的撕心裂肺的哭声,你们猜怎么着,隔一段时间那声音就没了,接着他又会去寻找新的孩子,你说这不是被吃了还能怎么着?!”

  “我去你丫的!大白天讲什么鬼故事,怪瘆得慌的,客人他妈的都要被你吓跑了!”店掌柜的一个巴掌轮在店小二的后脑勺上,拍的他眼冒金星站都快站不稳。

  慕乔仙又是很豪气地把一袋银子放在桌上,特意关注了对面带帷帽的男人,见他没有要离开的意思,反而有待下去继续听故事的意图。

  “让他说完,我就喜欢听鬼故事。”

  店掌柜的一见到这一袋子钱,态度立马就不一样了,刚才还拉得老长的脸马上就变成了一副谄媚的样子,转头就对小二吩咐道:“你就乖乖的呆在这,把故事讲好了,其他的客官等你伺候完了这位再去,知道了?”

  待到店掌柜拿着钱袋走后,慕乔仙又拿出几锭银子放在店小二的手中,“拿着,这是你应得的。”

  “诶!好嘞!”店小二失落无奈的脸上再一次挂上生气勃勃的笑容。

  店小二刚要接着讲,一只修长的手拿着一袋银子放到他的面前。帷帽下传来低沉清晰的男声,说不上有多好听,但一定是能让人听过一遍就忘不掉的迷人的声音,声线充满诱惑,语气却是冷冰冰的没有一丝生气。

  “旁听许久,一点薄意。”

  这就,没了?慕乔仙莫名其妙的盯着这个说话冷冰冰样貌看不清的男人,转念一想他说的话和她应该是一个意思,只是出手比她还阔绰,看着那么鼓的钱袋应该装了不少钱吧,怎么说至少也是一个富家公子,前提当然是这里面不是装了一袋子的铜板。

  店小二收下满满当当的一袋子钱后讲的更加带劲,面红耳赤好像有人跟他急似的,唾沫星子到处飞,看这架势他是准备讲完这一票子就找个老婆过日子去算了!

  “当时有几大仙门世家联手准备除掉他,但是你想想啊,连天上下来的神仙都拿他没办法,光凭咱们这几个人不就是去送死的吗。哎哟!我听说这几大家族灭门的灭门,没落的没落,一时火光冲天呐!几天几夜都扑不灭!”

  “后来呢你讲了这么半天跟官家有什么关系?”

  “您别急嘛,这不就讲到了。传闻中官家的小女儿也被这个妖怪给抓走了,当时的官家还只是个小门户,家里就这么一个女儿,被抓走了能不急吗?坏就坏在当时有名望的仙家没几个残存下来的,剩下的也都不敢淌这趟浑水。有意思的来了,就在官家人急得焦头烂额的时候,这个小姑娘竟然被完好无损的送回来了,甚至在往后的十几年里,那妖怪就像是人间蒸发了一样,再也没有出来兴风作浪过,你说奇怪不奇怪?”

  “待女孩到了二八年华闺中待嫁的时候,来了一个长得好生俊俏的翩翩公子,点名道姓要娶官家女儿,你可不知道,这位公子就是当年的魔界妖怪啊!这官家人能知道吗?高高兴兴的把女儿嫁过去后就再也没有音信了,我听说啊这个姑娘也逃跑过,但是被妖怪给抓回去了,最残忍的是他屠了她逃亡时到过的每一座城,就连当时最强大的墨家,为了保护她都惨遭灭门,啧啧啧,要是官家和墨家成了还能是一段千古佳话呢!”

  “结局就更是传奇了,就在她被抓回去的一年后,她自己又浑身是血的回来了,她说,魔帝已除,天下安定。说完就暴毙身亡,多好的一个姑娘啊,就这么香消玉殒了,真是可惜......不过啊从此以后就真再没有那妖怪的消息了,还真像她说的那么回事,天下安定了好多年。”

  官家的女儿吗?慕乔仙若有所思地摸了摸眉角,手指有意无意地转着茶盏。要说这传闻流传了也有几千年了,怎么传到店小二这里还能这么详细?总之她觉得这个传闻处处透露着说不出的异样。

  “知道的挺多呀,那你还知道这个官家姑娘叫什么吧。”

  慕乔仙本来只是想碰碰运气,也没抱太大的期望指望他会知道,没想到这个店小二还真是神了,竟然知道,“官笙。”

  千年了竟然还有名字流传下来,这个官家小姐还真是深得民心啊,慕乔仙压下想要勾起的嘴角,也是,谁让她解决了这么一个混世大恶魔呢,少说也是要让芳名流传百世的。

  “请问,官家府邸在何处。”

  一直都只是正襟危坐在对面喝茶听故事的男人终于开了一次口,开口就抢了慕乔仙想要问的。

  “哦,就在五里外,翠微楼旁边就是了。”

  “多谢。”

  还是这么冷冰冰的,好像谁欠了他似的。不过声音这么好听,帷帽下又是什么样子呢?慕乔仙伸出手撑在桌子上,把脸托在张开的暖心上,不知道为什么她突然对这个沉默寡言的男人来了兴趣。他们俩都在寻找同一个人,虽然抱着各自不同的目的。她不用探查这人是哪一界的,他若是有心隐藏,无论她怎么试探都不可能试探出什么来。

  既然这个人到官府是明察,那她就来个暗访,半夜三更正是翻墙入宅的好机会,古往今来不管是偷鸡摸狗的九流之辈,还是夜深偷溜出门撒欢的公子哥,必定都会等到一家人睡得最熟的时候,悄悄翻墙进出。

  真是想不到飞升了这么多年,她好歹也是个上仙,今天却又要干回老本行,难怪说天道好轮回,命这东西你真是躲也躲不掉。

  “这官家是修成了皇宫吗?怎么这么大!小偷进来了都出不去,真是绕死了。诶?这地方怎么长得这么眼熟,怎么,我怎么又绕回来了!”怎么说慕乔仙进来也有小半柱香了,愣是在一处打转,看哪都长一个样,“修建这个宅子的人脑子是不是有病,不是有病就是有强迫症,都建成一个样算是怎么回事!不怕走错房看见什么不该看见的吗?多不健康!”

  又过去了一个时辰,还是没找到官楼的房间,慕乔仙干脆使出隐身术,一个一个房间进,至于会看到些什么就不是她能决定的了,毕竟世界之大无奇不有嘛。

  官府占地广人多房间也多,但大多都是空房,积了好几层厚厚的灰,有的房间里都已经生出了蜘蛛网,估计是家仆仗着没有人检查就偷了懒,哪天被发现了还可以说是漏掉了混过去,像这么大的宅子总不会是由一人打理,偶尔漏掉几个也在情理之中。

  她前进方向是通过房间的整洁程度来判断的,通常越是靠近主卧打扫的次数就会越多,也会有人定时检查,就像现在慕乔仙在的这个房间,桌面上的灰尘只有薄薄的一层,应该是一个月打扫一次的房间,但还是没到主房圈。

  慕乔仙走到下一个房前,正准备开门进去就听见里屋里传来女子隐忍的娇喘声,声音不大,时隐时现,可是再怎么小,在神仙面前就如同放大了几百倍,更别说是在夜深人静的晚上了!

  伸去推门的手僵在半空中,火烧的感觉从耳根子爬到脸上,像被人用鞭子抽在脸上的火辣辣的疼,她颤抖着把手迅速收回来,转身就飞也似的逃离这里。

  “很正常,这很正常!这么大个宅子,这么多的人,男欢女爱你情我愿的事情多了去了,总是需要内部消化的不是?我都活了几百年,还会在意这些小情小爱的事?可笑,我逃什么?”慕乔仙一面安慰自己,一面又是腿吓得发抖,“倒霉,真是倒了八辈子霉!”

  慌乱中她也不知道乱跑到了哪里,到了一座和其他房间修建的不太一样的房子前。

  大门要比普通的木门高出许多,门前石阶下立着一对石灯,石灯的柱子上各雕刻着一朵栩栩如生的九瓣石莲。是建康官氏的图腾没错了,看来这间屋子的主人身份不一般,不是少爷的住所就是贵客的房间。慕乔仙想的是先进去看一眼再说,就算不是她要找的,也离得不远了。

  慕乔仙猫着腰在门外听了好一会儿,百般确认房中没人,也没听见机关转动的声音后才轻轻推门进去。

  房中漆黑一片伸手不见五指,辛亏慕乔仙视力超群,不然还得等到白天再来一趟。她的指腹在桌面上轻轻划过,不沾染一片尘埃,许是每日都在打扫,辗转来到书房,书架上竟然也是一点灰尘都没有,若不是看到了砚台中干涸已久的墨汁,她真要以为这间屋子每天都有人住了。

  杀害官楼的手段非常,绝对是故意而为之,不是杀了解气一了百了的方式,更像是带着某种惩罚的意味。断子绝孙,这是有怎样的深仇大恨才会把那玩意儿割下来泡酒。慕乔仙一想到要把身上某个部位切掉都替他疼,她发誓,像这么残忍的事,她是绝对不会做的,最多就让他几天下不了床而已。

  无意间慕乔仙在书架上看到了几本不得了的书。

  官氏秘法。

  木龙古籍。

  奇门遁甲七十二局。

  这官氏秘法就不用说了,肯定是家族不传秘术。至于木龙古籍,是一本难得的极品古籍,天下也就不到五本,她曾经在昆仑山看过一本,因为当时还认不得远古的文字便没有继续读下去,这也成了她的一个遗憾,只是没想到这个官楼还是一个好读书的主,连这样绝世难求的古书籍都有收藏。

  奇门遁甲就更不用说了,九天玄女开创奇门遁甲时共有四千三百二十局,传到现在不过十八局,这官家小少爷的房里竟然藏着一本七十二局的奇门遁甲,实在是不可思议。

  慕乔仙惊喜地拿起那本奇门遁甲,随便翻到一面,即刻入眼的春宫画面吓得她手一哆嗦,三本书都掉到了地上。

  “我的天哪!这都是什么?奇门遁甲,都,都是这种内容的吗?”

  当然不会是!这哪里是奇门遁甲,就是一本罩了空外壳的三十六春宫图!掉在地上的三本书脱去了外衣,都露出了藏匿其中一言难尽的画册。

  这个官楼真是太能了,虽说春宫图挂在墙上放在书架里都有避火的作用,但哪有成册成册的!难怪他会被人用这种方法杀死,指不定就是招惹了哪家的姑娘被人寻仇了。

  “少爷房里好像有什么动静,过去看看。”

  门外巡逻的门生听见了书本掉在木板上的声音,一个个都警惕地握住了腰间的剑,分别向门窗两处靠近。

  混乱中慕乔仙捡起地上的书,趁着开门的时候逃了出去,一路飞奔。眼前突然出现了一间房,她想都没想就藏了进去,惊慌之后才突然想起凡人是无法看到她的,所以她跑什么呀?

  “我好像听见门那有动静。”

  这声音,还有这说话的语气、感觉都好熟悉呀,慕乔仙忍不住回想到。她这是误闯入了谁的房间?

  “哪儿有什么动静,只有你,叫的真骚。”男人喘着粗气挑逗的说到。

  “讨厌啦!”

  活,活的春宫图!慕乔仙终于想起这声音为什么这么熟悉了,可不就是之前在门外听到的娇喘声嘛。

  大吉大利!大吉大利!我不是故意闯进来的。我看不到!我听不见!这回只是一瞬间就红透了慕乔仙的整张脸,似有沸水在她体内翻腾。

  “羽宁,轻点,我疼。”

  不堪入耳的欢爱声充盈在慕乔仙耳边挥之不去,吓得她赶忙封闭了自己的视觉、听觉和嗅觉。

  今天出门是不是没看黄历啊!几百年都没经历过的都攒齐到今天一起发给我了是吗!不带这么玩我的,我错了还不行吗?我以后一定随身带本黄历,衣食住行都按照上面的来,放过我行不行啊!

  此地不宜久留,三十六计走为上计!

  封闭了三感的慕乔仙凭借着进来时的方向感,原路摸回门边,直到跑到了院墙边才敢深深吸了一口气,仿佛死过了一遭。

  都是什么事儿啊!欺负我不懂是吗!

  慕乔仙凭借着矫健的身手,一个翻身,干净利落且漂亮地平稳落地。

  “哼!有什么了不起的,本仙还不屑于干这种低俗的事呢!”出了官府慕乔仙就可以放开声破口大骂,一口气憋在肚子里还没骂够,心情还没舒畅,转身看到一直恭候在这的人,差点没一口瘀血吐出来。手上也没把住,顺手带出来的书又掉在了地上。

  帷帽?茶馆的那个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