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中文 > 剑出北冥 > 第九百零五章 潮落万剑归

第九百零五章 潮落万剑归


  尧崇松开了对于沧浪剑阵的把控。

  白梧心虽然心中有些讶异,但也觉得理所当然。

  剑阵的掌控虽然被尧崇松开,沧浪剑阵积蓄的剑势却是极完美的保留了下来,也没有任何松懈的感觉传出,而且仅仅过了一瞬,剑阵便似乎又有了一名指挥者,这个新的指挥不如尧崇那般有条不紊,却是将积攒的剑势都以完全破釜沉舟的状态攻向了她。

  不用多想,自然是那个崇明剑的剑灵做的事。不过这一次落下的沧浪剑阵锋芒与声威明显更盛,而且毫无保留,摆明了不留任何余力,哪怕是她,也必须对其投入几分注意。

  这是打算殊死一搏?

  白梧心心中如此想着,旋即将目光移向尧崇本人。

  剑阵能够发挥多大的力量,很大程度上取决于掌控剑阵的人,尧崇虽然给那剑灵铺了路,但她的水准较之尧崇实在差了不少,估计长期耳濡目染之下也只看了些皮毛,不过就是这点皮毛,已经将剑阵的剑势与锋芒都维持的不错,便值得她稍稍费些气力应对了。

  剑阵的攻势,顶多只是用来分散她注意力与力量的手段,真正的最后杀招,必然来自尧崇本身。

  “就让我看看,现在的你,有多少能耐吧。”

  白梧心握紧双拳,径直冲向尧崇。

  不同于相比男性修行者大都更加注重招式华美程度的某些女性修行者,白梧心的战斗风格可谓是质朴,甚至是毫无美感,一切动作都没有一丝一毫的多余,花里胡哨的奇招更是在她的身上绝迹,她所施展的,只有绝对的力量与速度,而拥有了这两者,她近乎天下无敌。

  余昌平所擅长的是力量,被她以更强大的力量正面摧毁。

  高阳嵩擅长的是速度,依然被她以绝对的力量压制。

  原本她凭借着绝对的力量压制,足以傲视群雄,至少就算天道联盟的阵营之中尚有能够战胜她的存在,现在在向她发起挑战的也只有尧崇,而在面对尧崇之时,她会将速度与力量都爆发到极致,再不会有任何保留。

  无论胜负生死,这一战,她都战的酣畅淋漓,毫无遗憾。

  白梧心的拳头算不上大,如今如玉功覆盖全身之时,看着就像一个小型的玉雕,很是可爱。

  然而当这个拳头真正落在某样事物之上时,那件事物必然逃脱不了被粉碎的恐怖结果。

  她的速度实在太快,以至于剑阵最前列的四把剑纵然借着剑势冲出了最快的速度,依然还差了一些,没能在她对尧崇出手前触及她的后背,这一幕几乎要将操控着剑阵的姬魍从崇明剑中吓出来。

  那一拳实在太快太猛,就算她是灵体,也完全看不清其中门路,只能确定以目前沧浪剑阵的速度,根本无法在尧崇被白梧心攻击到之前落在她的身上,尧崇现在手中无剑,拿什么去挡这女人如此恐怖的一拳?

  要是尧崇就在这里被当场轰杀了,她一辈子都不会原谅自己,而她也不可能舍下他去做一个真正的孤魂野鬼。

  不过只是一瞬间,她已经从自己的胡思乱想之中清醒过来,虽然依旧无比紧张,却是努

  力不让沧浪剑阵受到自己情绪的影响。

  她在尧崇的识海中早已常驻许久,尧崇的诸般情绪,就算不通过崇明剑与崇明剑魂进行感知,她也能判断个八九不离十。

  尧崇现在的心情很平静,似乎……还带着一丝兴奋?

  那他一定有办法应对白梧心。

  而且他丝毫不担心沧浪剑阵,对她可谓是十足的信任,那她怎么能让他失望?

  姬魍迅速放下心来,在她的操控下,崇明剑本身在剑阵之中开始直冲向前,在不影响到整座剑阵剑势的情况下,尽可能的突至沧浪剑阵的前端,而包括弑天剑在内的四把“先锋”,已经带着整座剑阵灌注而来的剑势,即将落在白梧心的后心。

  白梧心恍若未闻,那一拳依旧毫无凝滞的打出,她所等待的同样是尧崇的应对,只是姬魍想的是配合尧崇,而她则打算将尧崇的抵抗一并摧毁而已。

  她也期待着尧崇的抵抗。若是尧崇无法阻挡她的攻势,以往的她哪会对她青眼有加?

  就在白梧心的拳头距离胸口仅有分毫距离之时,尧崇动了。

  一双仿佛揽尽天地灵力的手轻飘飘的荡来,携流云之势护在胸前,正是无岸剑峰标志性的功法之一,流云手。

  流云手本身包罗万象,难以用招式去形容,相比于沧浪剑,它的变化更加复杂,几乎没有人能够摸清其真正的轨迹,作为传自五散仙之一,酒仙江月白的功法,必然有其独到之处。

  手中劲力刚柔并济,其中更有来自体内妖丹的妖力流转,这一记流云手,已是倾尽尧崇的全力。

  尧崇的流云手造诣本算不上低,但精于剑道的他在流云手的造诣上,首先便要逊上高阳嵩一筹。

  高阳嵩在面对白梧心的时候,便没有动用流云手,因为这根本没有意义。

  纵然云集一片云海,被其一拳击中也会完全破碎,在高阳嵩看来,这种无谓的防御除了徒耗灵力,没有任何作用。

  就算尧崇的仙阶修为较之刚刚晋升的高阳嵩还要稳固一些,全力运转的流云手也没有抵挡住白梧心拳头的可能性。

  但就算会被破开防御,终究还能抵抗一时。

  尧崇要的,就是这个“一时”。

  下一瞬,沧浪剑阵轰然落下,无数锋锐剑气倾泻在白梧心玉背之上,仿佛万千箭雨落于坚石,虽有大半飞剑无法突破其防御一分一毫,终究有些剑能够成为她真正的威胁。

  比如包括弑天剑在内的四把主剑。

  比如在沧浪剑阵群剑的助力之下,速度与威能都在迅速提升,即将落下的崇明剑。

  强悍如白梧心,此刻也不得不将一部分天地灵力覆盖后背,阻挡沧浪剑阵的攻势,那原本可以一以贯之,却被流云手勉强阻挡的拳头并未减弱半分,但因为白梧心的分神,原本那种势如破竹的情况也并未就此出现。

  尧崇的双手之上,无数血花绽放。

  流云手汇聚的灵力似流云飘荡,勉强将白梧心的那一拳拦下,其中恐怖的冲击力却依然有三成落在他的双手之上,光是这三重力道,已经足以将他拥有天

  地灵力加持的仙躯重伤。

  双手剧烈痛楚随血花一道绽放,尧崇本人却是面色不变,眉心似有一点光芒显现。

  与魂斩时因为灵魂波动而出现的光点相似,这一次的光芒一闪即逝,但不同的是,无论是它的出现还是消逝,似乎都没有对当前的局面造成任何影响,至少白梧心并没有分神去注意这个。

  真正的影响,出现在这场战斗的场地之外。

  天道联盟的第一队中,几乎所有剑修都将目光望向自己的佩剑上。

  龙渊,正意,秋水,寒冥……无数宝剑在同一时刻开始震颤嗡鸣,不论是真正的有灵之剑还是只是品阶稍高的凡品,都仿佛受着某种力量的驱使,想要暂时脱离主人的掌控,前往某个方向。

  同样的场景,还发生在天道联盟后续尚未跟上的队伍中。

  北冥修会心一笑,一拍腰间寒冥:“去吧。”

  寒冥剑在半空之中划出一抹流光,直接落向尧崇的方向。

  而就算没有他这无比快速的表率,第一队的剑修都是见识广博之人,哪里想不到其中猫腻,纷纷放任自己的佩剑飞向尧崇。

  高阳嵩虽正在接受治疗,亦是以心念驱使龙渊剑随众剑而去,在心中感慨了一声之后,索性闭眼假寐,面上笑意复杂。

  他很清楚尧崇现在在做什么,又是凭借着什么吸引这大片区域的飞剑向他汇聚而去。

  事实上,如果他可以做到的话,他一定也会这么做。

  可惜,他晋入仙阶的时间太短,虽然尧崇也很短,但在这个天道桎梏无比放松的时代,尧崇早已毫无阻碍的真正明悟了仙阶的奥妙,更何况他在尚未晋入仙阶之时,师父师娘都已经属意将无岸剑峰交予他了。

  他想要追上去,恐怕真的要猴年马月咯。

  【章节未完,当前页面不支持此浏览器,请更换其他浏览器打开本页面即可正常阅读】

看过《剑出北冥》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