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中文 > 逃生片场 > 第1896章 归乡

  皮影戏从出口走出,后方便传来轻微的滑动声,圆形转盘缓缓关闭。她屏住呼吸,微微侧头,将注意力集中在耳朵上,等待着可能会出现的脚步声。

  嘀嗒、嘀嗒,时间缓缓流逝。

  滑动声完全消失后,她才松了口气,接着,她来到转盘前,检查是否有与上方类似的机关,不过并没有发现,这是一条单行道。

  不过,对跟踪乌有的她来说,反而是一个好消息,这意味着她与乌有偶然相遇的可能性降低不少。

  平复内心的担忧后,她沿着唯一的出路继续向前,她的背紧贴着墙壁,随时准备使用影之主的切换效果转换身体的伤势,虽然很可能没有时间用出。

  黑暗、深邃、压抑,通往渊底的道路让人越发不适。这样持续了约半个小时,前方豁然开朗,皮影戏发现自己来到了一处宽广的地下空间中,前方的地面上静静躺着十几口石棺,石棺呈圆形摆放,像是在守护中间的一片空地。

  她走了几步,发现脚边有着与上方一模一样的怪异植物,忽然,咔咔的声音响起,她咽了口唾沫,连忙半蹲在地,偷偷观察周围。咔咔声并没有因为她的躲藏而消失,反而越来越响,石棺正在缓缓打开,不过声音来得快去得也快,石棺开启一个扇形缺口后便停止移动。

  断断续续的呢喃声出现在地下空间,散播着一种说不出的怪异氛围,像是有什么东西在呼喊一般。

  皮影戏慢慢站起,一点一点向石棺走去。这部电影,无论是为了前往光阴冢,还是救下千江月,她都不可能再选择躲避危险这条路线,不管前方有多危险,她都必须直面,并且,从中活下来,这不仅仅是为了整个团队,也是为了她自己的梦想,那隐藏在内心深处,被梦中所引出的朴素愿望——团圆。

  她走到石棺前,慢慢探头,向石棺内望去。

  漆黑的石棺中,有什么东西在蠕动,但因为光线过暗的关系,看不太清楚,甚至,她都不清楚微弱的光线来自何方。

  刚才听见的呢喃声从石棺内传出,正是里面的东西所发出,过了一秒,呢喃声变成了咕哝声,像是在吹泡泡一般。

  犹豫再三,皮影戏选择将帽灯打开,她后退半步,开启帽灯。明亮的光线出现的瞬间便将石棺内照亮,也将石棺内不知名的东西展露在她面前。那是一滩肉泥,虽然外形依然能看清人类的模样,但是几乎已经融为一体,如果不是蠕动的方式让双手与身体分开少许,皮影戏甚至无法想象出双手的位置。

  塞满半口石棺的肉泥表面漂浮出乒乓球大小的气泡,之后破裂。咕哝声正是来自于石棺中的肉泥。

  皮影戏看着堆积在一起的肉泥,脑海中浮现出人体的模样,瞬间,她感觉一阵反胃,不过,在地狱电影的经历已经让她能够适应眼前的恐怖模样,不至于失去行动能力。她后退两步,拉开距离,之后,继续向石棺阵的中间走去。

  路上,两侧的石棺都在缓缓打开,而等她靠近石棺阵中心,右侧的石棺中,已经有肉泥沿着石棺内壁爬出。

  皮影戏看着右侧爬出的肉泥,帽灯的灯光照在肉泥上,在肉泥中间部分,两颗眼球正从肉泥中挤出。

  “啊……”

  气泡从肉泥中飘出,破裂后发出一声呼喊。

  “咕哝!”

  听到这个声音,皮影戏表情一愣,她确信自己听到的声音只是一个模糊的拟声词,然而,她的理解却是“千江月”三个字,像是有一股力量在她脑海中,将对方的话语翻译成正确的意思,她眨了眨眼,瞬间想到了原因——地狱电影。

  地狱电影在帮她翻译,正如先前黑猫告诉她的信息,这个电影世界并非只是一块踏板,而是还隐藏着其他秘密,这个电影世界,很可能与千江月有关,甚至很可能就是千江月一直在寻找的地方。

  可是,想到这一点的同时,皮影戏却感觉心中一紧,如果是在平时,她会很感兴趣,但是现在,在得知鹰眼的世界后,不知为何,她的心中也十分害怕,因为她担心自己的世界可能也是同样情况,能够得知自己死期的世界,如同时钟般精准的死亡,无论如何,她都无法将她的世界理解为一个普通的世界,至少在她参演的众多电影世界中,并未看到如此“和平”地解决矛盾的方式。

  “咕哝咕哝,咕哝咕哝?咕哝咕哝”

  一连串的气泡声飘入皮影戏耳中,同时出现的还有地狱电影的实时翻译。

  “灵魂?”皮影戏微微皱眉,她马上明白过来,是刚才钢铁之翼背着千江月从这里经过,这说明她的路线没有问题,“……但是千江月他……”她想说些什么,可实际上,她对这件事根本没有任何了解,而且,她认为千江月也不了解。

  这时,她想到了之前在幽暗森林中千江月和她聊过的事情,作为演员,无路是她的世界还是鹰眼的世界,都属于地狱电影的地盘,但是千江月不同,千江月所在的世界相当于电影世界,是终焉之地的地盘,如果换一个角度,可以认为千江月是“间谍”。

  正如在初遇告诫会时,千江月一直提议钱仓一去卧底一样,很有可能,他才是卧底,来自终焉之地的卧底,只不过被地狱电影抓到,并且将计就计。

  恍惚间,她感觉有一张铺天盖地的大网将一切笼罩,从深空到地底,从过去到未来,一切的一切,都想早已经设定好的程序。

  或许是听到了皮影戏的声音,肉泥的咕哝声不再传出,接着,肉泥重新回到石棺内,像是察觉到眼前的人并非它要找的目标。

  【演员皮影戏,你可直接与跨越体交谈,获取捷径路线!】

  地狱电影的提示适时响起。

  皮影戏深吸一口气,右手抬起,擦了擦脸,接着,走到石棺边缘,伸手将移动的石棺盖拦住,瞬间,石棺内传出一连串的咕哝声。

  这些声音,地狱电影没有明确翻译,只是给了两个字——求饶。

  虽然是肉泥在求饶,但皮影戏内心也并不舒坦,眼中的肉泥轻微抖动,不断堆积展开的身体让她不自觉与自己对比,反胃的感觉再次出现。

  她等了两秒,开口对石棺内的肉泥说道:

  “我是……千江月的队友。”

  她发现肉泥的抖动在减轻。

  “我得去救他。”

  “你知道捷径在哪吗?”

  肉泥的颤抖渐渐平息,咕哝的声音重新出现。

  “咕哝咕哝”地狱电影将兴奋的语气也翻译了出来。

  “咕哝咕哝咕哝咕哝”

  皮影戏看着石棺内的肉泥,缓缓伸出双手,她的指尖触碰到肉泥的表面,触感与猪肉十分相似,很滑,虽然十分柔软,但是略微用力就能够感受到肉质的坚硬。当她触碰的时候,肉泥的咕哝声十分剧烈,气泡从表皮溢出,密密麻麻,如同防震泡沫。

  奇怪的是,地狱电影却没有进行翻译,可即便不翻译,皮影戏也能够猜到,眼前的肉泥一定十分痛苦,但她没有选择。她按照肉泥说的话,将肉泥抱起,肉泥像一条毛毯一样,铺在她的手上,虽然抖动剧烈,但似乎在竭尽全力维持平衡,不影响她的搬运。

  很快,她来到左侧墙壁位置,由于有帽灯在,她很快便找到肉泥所指的位置,一个只有拇指大小的深洞。

  “咕哝咕哝。”

  皮影戏想了想,将肉泥抬起,紧贴深洞,接着,她感觉肉泥在不断扭动,贴近深洞的位置在不停向前钻,很快,有一部分挤了进去,只是,表面的气泡越发浓烈。见到这一幕,皮影戏微微将头转开,不忍继续看下去。

  大约等了五、六秒,她发现手中的肉泥轻了不少,于是她将头转了回来,发现肉泥的大半身体已经钻入深洞内。深洞内,隐隐有蓝色光芒溢出。

  哐的一声,墙壁缓缓移动,一扇几乎与墙壁融为一体的石门打开。

  皮影戏平复内心情绪,向刚打开的石门走去,她看了一眼石门内部,接着马上用右手捂住嘴巴。

  石门内是一条向下的通道,只是在通道两侧,布满了无数她刚才抱起的肉泥,这些肉泥如同一个个菌落一般,聚集在一起,而且,从肉泥的蠕动可以看出,这些生物,理应还活着,还有生命,且能够感受外界的刺激。

  她咽了口唾沫,转头看了一眼深洞所在的位置,只是,原先和她对话的肉泥已经完全钻了进去,再没看见任何身影。

  “它们都躲在里面吗?”

  犹豫再三,她还是选择走了进去,不管如何,现在都不是停下的时候。进入通道内后,一股奇特的气味闯入她的鼻腔,几乎让她窒息。她左手捂住鼻子,继续向前走去。

  【章节未完,当前页面不支持此浏览器,请更换其他浏览器打开本页面即可正常阅读】

看过《逃生片场》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