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中文 > 地上道国 > 04988 襄阳学宫

  “襄阳学宫?”

  庾献听了一怔,“这么早就有襄阳学宫了吗?”

  接着庾献反应过来。

  也对,从时间上来看,刘表的确应该开始着手这件事情了。

  说到襄阳学宫,就得提一下董卓的魔幻操作了。

  关东诸侯起兵的时候,孙坚因为荆州刺史王叡屡屡瞧不起他,于是和武陵太守曹寅合伙将他逼死。

  董卓不知发的什么神经,竟然选中汉室宗亲刘表,作为荆州刺史的接替人选。

  刘表得到任命后迅速的奔赴荆州,先是娶了荆州大族蔡氏的女儿,又得到了另一个大族蒯氏的支持。

  控制住当地的局势后,刘表立刻显露出自己的爪牙。

  先是在蒯越的帮助下诱杀了五十五个宗族首领,又袭击他们的部众,彻底消除后患。

  随后,蒯越和庞季手无寸铁的进入襄阳,说降了占据襄阳城的张虎和陈生。

  在襄阳城被拿下后,刘表一时威名赫赫,其他郡县长官都解印逃走。

  除了袁术掌握的南阳郡,刘表很快在名义上控制了荆州剩余的七个郡。

  不过作为董卓任命的官员,刘表的身份颇为微妙。

  他不但没有参加关东诸侯的讨董联军,就算董卓死后,也和李傕、郭汜保持着若即若离的关系。

  和在政治上的沉默相比,刘表的另一个举动则吸引了天下士人的瞩目。

  那就是扩大了荆州的官学,修造起了襄阳学宫。

  要知道这时候北方刚刚经历了黄巾之乱,各郡早就狼藉,甚至到最后就连文华鼎盛的国都洛阳,都没逃过付之一炬的下场。

  这就导致了一个后果,那就是北方的士大夫们纷纷南下,流亡到了相对安稳的荆州。

  刘表虽然在面对西凉军的态度上暧昧不明,但是这捞取政治声誉的机会,却丝毫不肯错过。

  他积极的救助了那些落难士人,又扩大了官学,延揽他们继续研究学问。

  随着美名传扬,越来越多的士人选择在襄阳落脚。

  慢慢的,襄阳学宫的规模和制度已经超过了郡国官学的体制。毫不夸张的来说,单从规模来看,这个新崛起的襄阳学宫已经压了颍川书院一头。

  举个例子来说,汉朝的学问有古文学派和今文学派之争。这两大流派,以秦始皇焚书坑儒为界,各自坚持不同的理念。

  今文派所学的学问,是汉初时仍旧残存的老儒,将所知所学口述,重新整理出来的学问。

  古文派所学的经典,乃是在焚书坑儒之前,就被人收藏起来的儒家典籍。

  古文派的士大夫认为,今文派所学的儒术,经历了战乱兵燹,又是由他人口述转录的,早就已经不是经典本来的样子了。

  而今文派的士大夫则认为,儒家教学本就是由大儒讲学,教育弟子,彼此口耳相传。就算是同样的经典,不同的人也能解读出不同的学问。他们所学的儒术,拥有着完整不间断的传承。和那些早就断代,无法证明真伪的古文相比,今文无疑更贴近儒家的本意。

  这两个学派寻章摘句,彼此争斗,一些有才学的大儒借机阐述自己的学问,又出现了大量的衍生学派。

  这就引出了另一个麻烦。

  后世的学子拿过一本书来一瞧。

  ——嚯,密密麻麻的满本子都是弹幕,甚至还有些毫无意义的666。

  最后搞了半天,大家弹幕看的津津有味的,书里到底说了啥意思,却越发稀里糊涂。

  这种弊端后来越来越严重,一些大儒就开始主动删帖,取其精华去其糟粕,逐渐形成自己的思想。

  然而这些也不过只是一家之言,影响力也只在少数学派内部。

  于是这个时候,刘表就做出了一个具有重大意义的举动。

  ——消耗庞大的人力物力,来修治典籍!

  他模仿当年汉章帝修《白虎通义》的事情,召集了大量的学者一口气对《诗》、《尚书》、《礼》、《易》、《春秋》五经,同时删繁就简,制成了学术史上有重要影响的《五经章句后定》。

  从刘表的角度来看,缺乏根基的他,与其在不擅长的领域同其他豪强争霸,不如争夺士大夫的人心。

  要知道,当年的汉文帝刘恒就是因为宽厚仁慈、名声极好,被平定了诸吕之乱的太尉周勃,拥戴为皇帝的!

  他圆滑的和西凉军若即若离,又以汉室宗亲的身份在关东诸侯那边刷着存在感。

  可惜,这份弯道超车的心思,很快被他的盟友袁绍识破,袁绍宁可推举端方的刘虞称帝,也不愿意支持刘表。

  从时间上来算,这个时候正是刘表全力为弯道超车筹划的时候。

  他的襄阳学宫人才鼎盛,担任五业从事的是声望很高的宋忠宋仲子,担任官学主讲的是天下闻名的司马德操。

  另外还有在州学暂时栖身的綦毋闿和颍容。

  颍容在后世名声不显,可在这个时代,光是颍容就聚徒千人。

  除了这些,还有一些杂七杂八的人才。

  比如说,之前在朝廷担任雅乐郎的杜夔,他精通音律,丝竹八音。

  刘表就让他和孟曜整理雅乐,教授学生乐理。

  邯郸淳,即博学又富有文才;梁鹄,曾经担任过朝廷的选部尚书,他的八分书,就连当年灵帝都很看重。

  【章节未完,当前页面不支持此浏览器,请更换其他浏览器打开本页面即可正常阅读】

看过《地上道国》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