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中文 > 冰与火之魔山 > 0890章 提利昂总督

0890章 提利昂总督


  夜。海王宫。

  布兰·史塔克的小房间内。

  艾莉亚·史塔克来到,她有事要请布兰帮忙。

  “布兰,帮我看看宾。”

  “效忠魔山的雇佣兵百夫长?”

  “不,现在是海王宫的王室将军。”

  “艾莉亚,你发现了他有什么问题?”

  “他是一名杀手。”

  “艾莉亚,要窥见他的未来,是否对魔山不利,我需要一点时间。”

  “我就在这里等着。”

  “艾莉亚,你已经不是魔山的贴身侍卫,你是黑白院举足轻重的天命长老。”

  “在布拉佛斯,我必须负责魔山的安危,他和丹妮莉丝是因为我来的这里,而这一切,也是因为你的原因造成的。布兰,这是你欠我和魔山的,你必须用你的先知能力,帮我看看宾的来历。”

  “好吧,你稍等。”

  布兰·史塔克的目光从艾莉亚的脸上收回,慢慢看向天花板的某处,一动不动。过了好一会,他的两只眼睛开始翻白,最后完全变成了白色的眼白,那呼吸,也渐渐的微弱,最后仿佛停止了呼吸。

  艾莉亚静静的守候在这里,她知道布兰的灵魂离开了这里。血鸦布林登·河文离开自己的身体神魂游离于千里之外,自由进入其他的生命并控制住生命的意志,很多时候借助的是他自己创造出来的三眼乌鸦,不知道布兰的神魂离开身体去窥视别人的未来,借助的是另外的一种什么样的手段。

  对于先知探究未来和回到过去的本事,艾莉亚·史塔克并不了解。

  半个时辰后,布兰的呼吸渐渐回归,瞪着天花板的一双眼白也渐渐转动,慢慢恢复到了正常。

  “艾莉亚,我没有看见宾未来会对魔山不利。”

  “他是谁?来自哪里?属于哪一个杀手组织?”

  “艾莉亚,这些问题,我想你应该去找宾。”

  “什么意思?”

  “你还是自己去找他吧。”

  “你已经知道了他是谁?”

  “是的。”

  “他会不会是铁金库的杀手?”

  铁金库杀手和无面者杀手师出一脉。

  布兰摇摇头:“艾莉亚,当你去找到宾,你想要的一切答案都会有了,胜过我亲口告诉你。”

  “你认为我现在就该去找他?”

  “是的,现在正是最好的时候。去吧,艾莉亚,这件事情,最好的结果,是你亲自去找宾问询。”

  *

  海王宫的广场外面,有一队士兵在巡逻。

  这是宾的队伍。

  魔山采纳了宾的建议,把布拉佛斯雇佣兵团中的所有无垢者挑选了出来,组成了王室卫队,并交给了宾来掌管。宾现在相当于君临城里守卫红堡的长官。

  这是魔山入主海王宫的第一夜,宾亲自率领无垢者士兵守护海王宫并在广场和街道上布置了无垢者巡逻队。

  艾莉亚所到之处,所有的巡逻士兵都对她行礼致敬。

  黑白院的天命长老是国王最信任的盟友。黑白院不属于海王,彼此间没有明确的上下级关系,黑白院属于红神、死神和千面神。

  艾莉亚在长街上找到了宾。

  “宾,我有点事情想向你请教。”

  宾忙称不敢,他命令身边的士兵继续去巡逻,他和艾莉亚来到了一处石拱桥上。

  “宾,你并不是一名将军。”

  “长老,我是。”

  “你是一名杀手,除下你的伪装吧,让我看看你的本来面目。”

  宾笑了,谦卑消失。

  “艾莉亚长老,你要看我的本来面目,需要胜过我手里的剑。”

  宾腰间悬着一把剑。

  “好!拔出你的剑。”

  咻!

  一声轻响,宾拔出了剑!

  这不是一把窄剑,但也不是一把宽剑。这是介于窄剑和单手剑之间的剑,比窄剑宽,比单手剑窄。

  咻!

  艾莉亚也拔出了她的剑;空寂女士。

  空寂女士出鞘,宾忍不住赞美:“好剑!”

  *

  瓦雷利亚钢剑空寂女士,被托布·莫特大师重新淬炼了一番,改变了剑身本来的颜色,却没有改变它的锋锐。

  这把剑是魔山送给艾莉亚的礼物。

  魔山还准备把蓝道·塔利的瓦雷利亚名剑‘碎心’送给艾德·史塔克。碎心才是适合艾德公爵使用的瓦雷利亚钢剑,而史塔克家族的寒冰巨剑,就好像为魔山量身定做的唯一巨剑。

  两剑换一剑,理论上来说,史塔克家族也不亏。

  *

  艾莉亚含胸拔背,右手持剑,左手背负在身后,就好像要翩翩起舞。

  咻!

  宾一剑就刺了过来。

  艾莉亚侧身避开。

  窄剑轻灵,很少有用力量去正面格挡的。要么是闪避,要么是借力打击,都是妙招。

  窄剑并不在力量上占据优势。

  宾的剑虽然较窄剑更沉重,却被他使得如一把窄剑。

  咻咻咻!

  三道剑光突然刺过来,比刚才的一刺快了几乎一倍。

  这才是宾的真实速度。

  叮叮叮!

  三声轻响,艾莉亚的空寂女士如穿花蝴蝶一般,剑尖点在了对方剑身上,把刺来的三剑巧妙卸开。

  通过不发的移动改变方位,然后侧击点刺,是窄剑的精髓。

  普通的剑手,只需要一个点刺,就改变了对方的剑式,遏制住了对方的攻势。

  但宾的剑术太好,太过高超,仿佛他知道艾莉亚的反击方式,三次都是在艾莉亚的剑尖刚碰上力量还没有使足的时候就已经变招。

  这令艾莉亚心里吃了一惊。

  毫无疑问,对方精通窄剑的剑术。

  艾莉亚侧身退开:“你来自铁金库?”

  “你再猜!”宾微微一笑。

  艾莉亚在宾说话的瞬间猛地突袭,一道剑光,直奔宾的咽喉。

  但宾对于咽喉要害早有防备,顺手横剑一封,后发先至,以逸待劳。然而艾莉亚这一剑根本就是虚招,等宾的剑上封,她的窄剑已经下沉,猛刺宾的小腹。这一刺之快,如星光电闪。宾要阻挡已经不能。

  却听见当的一声,宾的剑下沉,好像早就先等着了艾莉亚的这一剑。

  这绝不可能!

  艾莉亚的虚招其实也是实招,只要对方稍微慢一点,她的虚招就会变成突袭咽喉的实招。对方必须真的格挡咽喉突袭,否则就要被窄剑刺穿咽喉。只要对方封住咽喉,那些小腹必然露出破绽,艾莉亚手腕一沉,窄剑就会刺进他的小腹。

  但对方就好像熟悉她的这些必杀剑术!

  瞬间,艾莉亚知道了对方是谁。

  双剑都是快到了极点,双剑相交,火星飞溅中,艾莉亚手里的窄剑化为了点点星光,把宾笼罩在了一片星点中。宾虽然落了下风,却每每在最要紧的关头,却总是恰到好处的隔开艾莉亚的必杀。

  两把剑越斗越快,窄剑轻灵,以变化和速度见长。一旦占据了上风,获得了先手,宾的剑的拙就渐渐越来越露出了差距。如果他使用的是一把窄剑,那就几乎不能落败——虽然剑术上落于下风,但艾莉亚要想杀掉他,则几乎是不可能的。但宾输在了剑的沉重上面,一把沉重的剑跟着一把轻灵的窄剑斗速度和空灵,那差距只会被一点一点的拉开。

  叮的一声轻响后,艾莉亚的窄剑快了那么一分,指在了宾的咽喉上。

  宾的剑在外围,无法回去救援。

  他的剑僵立在空中,人站着,不再动作,也无法再动作。

  “你死了。”艾莉亚说道。

  “是的,我死了。”

  “你得教我无面者最高境界的易容术。”

  “我可能教不了你了,你是黑白院的天命长老。”

  “我是长老,你是不是必须得听我的命令?”

  “是,长老。”

  艾莉亚的剑放下,咻咻两声轻响,两人的剑入鞘。

  “我想知道为什么?魔山并不属于布拉佛斯,他的国家在维斯特洛。”宾淡淡说道。

  “七长老已死,他们也要我死,并计划了火烧黑白院。铁金库毁了黑白院后,将重建他们,新的黑白院将由铁金库来掌管。”

  “铁金库和海王宫,还有黑白院,我们是千年的盟友。”

  “千年已经过去,没有什么是一成不变的。”

  “突然的巨变令人难以置信,我想知道原因。”

  “一名先知的到来,改变了一切。这名先知是坦格利安家族的血鸦布林登·河文,他侵占了我的兄弟布兰·史塔克的身体,主宰了他的灵魂。”

  宾陷进了沉默。

  “你可以不信任我,不信任魔山,但你不能不信任千面神、死神和红神。”艾莉亚的语气变冷,“师兄,凡人皆有一死。”

  “凡人皆须供奉。”宾涩声说道。

  “去千面神殿祈祷,在龙晶蜡烛面前,你会得到平静和启示。改变已经到来,这就是规则本身,不管你能不能接受,一切都无法再重回。”

  “即使如此,黑白院的天命长老,什么时候是一名国王的贴身侍卫的?”

  “我现在不是魔山的贴身侍卫,但我要对他的安全负责。”

  “没有任何世俗的国王能雇佣得起黑白院的长老。一名国王雇佣一名普通的无面者,他都要付出巨大的代价。”

  “师兄,魔山是来救我的。”

  “但我看见的,是他攻取了布拉佛斯。”

  “海王要杀他,他就杀了海王。”

  “那么铁金库呢?”

  “铁金库也要他死。”

  “魔山如果没有进攻布拉佛斯的计划,铁金库和海王宫也不会被先知说动。”

  “魔山会为布拉佛斯带来更先进的科学,更好的贸易,更多的财富,他是光明使者,是红神选中的神子。”

  宾再次陷进了沉默。

  “师兄,你不信任我?”

  “黑白院的天命长老,不能沦落到为一个叫做魔山的人卖命。”

  “我并非为魔山卖命。”

  “你看看你现在的样子,深夜不睡,为魔山查探另一名杀手的秘密。”

  “师兄,黑白院的天命长老的命令你是听还是不听?”

  “听!”

  “那就随我回去黑白院,我有很重要的事情要对你说。”

  “什么事?”

  艾莉亚不答,疾行而去。

  宾站立当地,看着艾莉亚消失在夜色中。

  他是代替七大长老教导艾莉亚无面者本事的师兄,他曾经用名:贾昆·赫加尔。

  *

  天已经大亮。

  但是新国王魔山还在熟睡中。

  虽然是睡在海王宫的第一个夜晚,但毫无疑问,魔山睡得很香甜。

  他昨日战斗了一整天:杀海王的三百护卫;攻击铁金库岛屿;招降布拉佛斯的海军总司令文森,开第一次的政务大会……他的确已经累了。

  在巨龙和丹妮莉丝的帮助下,魔山仅仅只花了一天,就拿下了布拉佛斯城邦。

  巨龙无可匹敌,魔山无可匹敌。

  无可匹敌,魔山家族的箴言!

  数名博士等候在国王陛下的大门外。

  丹妮莉丝亲自敲响了魔山的房门。

  “谁?”魔山的声音还是那么雄浑有力,听起来他好像并不是在睡觉,而是其实已经醒来。

  “国王陛下,你的布拉佛斯的总督来了。”

  “提利昂·兰尼斯特来了?”

  “是的,国王陛下。”

  门打开,魔山出现,他果然已经穿好了衣服。

  早起的魔山,他是一个人在房间里思考什么吗?

  “提利昂呢?”

  “在大厅,国王陛下。”

  “他是一个人来的?”

  “是的,一个人。”

  【章节未完,当前页面不支持此浏览器,请更换其他浏览器打开本页面即可正常阅读】

看过《冰与火之魔山》的书友还喜欢